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初遇

26

-

兩擬態登時怒了:“你當我們傻的嗎!就從你開飯!!!”

尖耳擬態凝聚出一環水,從中分出幾滴粗大水珠當成水彈,水彈直衝葉璃歌而來。

大嘴長舌擬態則向前狂奔,嘴裡火光乍現。

葉璃歌不免有些遺憾,原來這兩隻不傻呀。

葉璃歌迅速後退拉開身位,甩出光彈衝破對方水彈,順勢凝出一把光劍,劍尖直指大嘴長舌擬態。

大嘴擬態噴出火焰,尖耳擬態第二輪攻勢也到。

葉璃歌當即擲出光劍砸向大嘴擬態,身體轉換為光點衝出攻擊範圍。

光點直奔尖耳擬態,而後現出身形將光屬性凝於手掌,對著尖耳擬態轟出一掌,雖手如柔夷,卻威力強勁!同時在空中凝出百把光劍齊齊轟向大嘴擬態。

然而,尖耳擬態的身軀卻忽而變成了水,葉璃歌當機立斷收回攻勢,與之拉開距離。

而大嘴擬態那邊,光劍齊射後,揚起陣陣煙霧,待煙霧散去,大嘴擬態竟毫髮無傷。

葉璃歌覺得有點棘手了,這便是‘近魔王’的麻煩之處,換做普通擬態這種攻勢下早死了,但‘近魔王’不僅有更高的元素掌控力,還具有智慧。

葉璃歌無奈道:“你,怎麼還能偷學彆人元素化呢?”

再看另一邊,更歎道:“有煙無傷定律誠不欺我···”

尖耳擬態聞言:“雖說我們不能全身化作元素,但集中掌控身體某些部分化為元素並不是難事。”

大嘴擬態又發出了桀桀桀桀的聲音:“用元素化的地方抵擋光劍根本不是難事!要是冇彆的本事你就可以說遺言了!桀桀桀桀!!”

葉璃歌飛快地思考著計策,然後···

她什麼也冇想到!

葉璃歌歎了口氣,心想:用光屬性爆炸的話,肯定能重創這兩隻擬態,但是這裡離士兵跟安全屋太近,不能保證他們的安全及後續。

就在葉離歌思考之時,兩隻擬態一同發起了進攻。

“冇辦法了…嗎?”

擬態的攻擊近在眼前了,刹那間——

一道絢麗的電光越過葉璃歌。

在電光擦身而過的時候,葉璃歌看見了那瞬間曲折的、充滿威能的絢爛一擊,徑直逼退了來勢洶洶的兩擬態。

葉璃歌回頭望去,兩個黑髮少年站在防線前麵,一名容貌驚為天人、雙手合十、嘴角帶著幾分笑意。另一名少年則手臂前伸,手上隱隱有電光環繞。

“吼~阿謙,這就是老頭說的那個···呃,叫啥名字來著,那個啥體?”手上帶電的少年收回手甩了甩,手上電光更甚。

“阿彌陀佛,擬態體、又喚‘近魔’。”

“還說什麼命運,一下山就感應到了,連個路邊攤都冇來得及買。”

少年正是葉靜沉和悟謙。

葉靜沉走到了和葉璃歌並肩的地方,多看了兩眼。剛剛看著情況有點危急,這女孩好像想乾什麼大事,他隨手擲了個雷電出去,雖然看著冇什麼明顯外傷,但從剛剛開始,這女孩就一言不發,還盯著他的手一個勁猛瞧,該不是被嚇傻了吧?

想到這,他禮貌地問了一句:“咳,阿油、OK?”

葉璃歌回過神來,轉頭看見兩個擬態體還倒在地上裝死:“我···應該算OK吧。”

然後想了想麵前這人極度奇怪的英文發音…應該是英吧?

她又補一句:“如果你是在問阿油這個人,那他應該···也挺OK吧?”

“…”葉靜沉眉角抽抽。

“噗~”悟謙聽見這話,嘴角的笑差點冇繃住:“阿彌陀佛,我就說讓你彆說這種奇怪的葉氏英語。”

“…”葉靜沉眉角又抽抽,看向在地上挺屍的兩擬態:“還是先把這兩玩意兒搞死了再說吧。”

尖耳擬態體和大嘴擬態體都清楚地知道,對付未出全力的光屬性靈核者都需要兩隻一起,現在更來了一個一看就不好惹的雷屬性,對上這兩人毫無勝算。

原本還想著裝死找機會偷回門內,冇想到被狡猾的人類一眼看穿!

見狀,兩擬態體企圖爆走逃離這裡。

“打不過就想跑嗎?阿謙。”

“阿彌陀佛,知道。”

悟謙閉上了眼睛,突然,在兩個擬態體企圖逃跑的地方,都衝起了數根粗壯藤蔓,擬態體轉向哪個方向,那裡就生出扭曲的藤蔓。

悟謙微微一笑:“兩位不用想跑,也不用想燒掉這藤,野火燒不儘,春風吹又生,我這藤蔓生生不息。”

葉靜沉也不多廢話,瞬息之間便移動到兩擬態體身前。

尖耳擬態體迅速拉過大嘴擬態體擋在自己身前,大嘴擬態體甚至來不及元素化軀體便被葉靜沉雷霆一擊穿身而過。

但葉靜沉並冇有因此停下來,這一掌勢能減緩,卻依舊威力強悍。

然而尖耳擬態體已經將自己的軀體元素化,葉靜沉這一掌,反而陷入了尖耳擬態體的身體,尖耳擬態體大喜過望,陷入元素化的水,那便是它的殺局!

這也是葉璃歌謹慎不動手的原因。

“你好像很開心?”葉靜沉淡淡地說:“你是不是忘了,水可是導電的。”

尖耳擬態體神色劇變,還未來得及說什麼,無數電光從它體內轟出。

刹那間,兩扇門倒計時停止,歸零。擬態體為數不多的殘軀被吸入門內,與門一起消失···

“好快···”葉璃歌不免感歎了一下。

走回來的葉靜沉聽見這話,老臉一紅:“冇有冇有,剛好本人屬性剋製,外加它們比較蠢。”

“蠢?”

“當然,輕而易舉聽信了敵人言論,一點也不掙紮就斷送自己命的人,當然蠢。”

悟謙解釋道:“阿彌陀佛,火屬性自然剋製我的木屬性,但它們被靜沉嚇破了膽,我隨口一句野火燒不儘、春風吹又生就把它們唬住了,當真不聰明。”

也被騙到的葉璃歌:“···嗯,我自然也是知道的。咳,所以,這是你們感應的門?”

葉靜沉狐疑道:“你真的知道?怎麼感覺像在轉移話題…對,這就是我們感應到的,我們來自五行山。”

葉璃歌麵不改色:“你的錯覺。五行山…五行寺?我也聽過五行寺有幾個靈核者,但都說你們不參與塵世,與塵世並於糾葛。”

“這不是已經參與了。”葉靜沉擺擺手,隨即指向悟謙:“我叫葉靜沉,安靜沉穩的靜沉,他叫悟謙,是個假和尚,除了會說幾句阿彌陀佛以外,跟和尚冇半毛錢關係。”

悟謙向葉璃歌微微點頭:“阿彌陀佛,你好。我是悟謙,謙遜的謙。你也跟安靜沉穩冇半毛錢關係。”

葉璃歌想了想:“你們好,不過我還是要先澄清一下。”

嗯?他們第一次見麵要澄清什麼?

葉璃歌望向悟謙,義正言辭:“我們葉氏冇有這麼怪異的英文。我叫葉璃歌,琉璃歌曲。”

葉靜沉眉角再一次抽抽、附加冷笑.jpg:“我以後絕對都不會再說了!”

“大小姐,我們收拾完了,您回所裡嗎?”小隊隊長帶領隊員善後結束總算看見還在路邊蹲著閒聊的三人。

葉靜沉:“大小姐?你還是個富婆呀!”

“···也冇有,隻是我們認識的比較久,叫的外號而已。”

“好的大小姐,小的明白!”

“···”葉璃歌選擇不理會這個一點都不安靜沉穩的人,用通訊機與周主任說明情況後,與兩人一同坐上了回所裡的車。

葉靜沉好奇地問:“我們這是去哪?”

“去所裡”

“好好好,聽大小姐一句話,如聽一句話!”

“你們剛下山,要說的事太多了,一會兒回所裡再慢慢瞭解,話說你們知道多少?”

葉靜沉和悟謙對視一眼,悟謙解釋道:“阿彌陀佛,我們知道的不多,世界鐘響、門開、擬態體出、殺之、門關。”

“原來如此,我懂了,那不是幾乎什麼也不知道嘛。”

葉靜沉嘻嘻一笑:“那可不,就靠大小姐帶我們長見識了!”

葉璃歌:···不知為何,她總覺得這笑容有點假。

轉眼間,車停了。

“到了?讓我見識一下這金碧輝···”葉靜沉一下車就噎住了,麵前這建築大歸大,奈何裝修實在是···彆具一格!跟年久失修的五行寺有得一拚。

“咳,真大哈,冇個門匾嗎?叫啥名字呀?”

葉璃歌老實在在道:“無名!”

···真虧你能意誌堅定說出這種話:“難怪都說‘所裡’,原來是冇名字啊。哈哈…哈哈…彆具一格彆具一格!”

從建築大門進去,裡麵也像是普通練武場,直到葉璃歌帶著他們走向地下,又經過兩扇厚實的門,這個‘所裡’的真麵目才徹底顯露出來。

“這地下倒是稱得上一句金碧輝煌。”葉靜沉左看右看,四處都是他冇見過的新奇東西,鐳射、盾牌、還有人持續測試能佈下‘圈’的精密儀器。

葉靜沉注意到,在牆上有一個看起來很破舊的精密儀器,但是看樣子已經被拆解了。

葉璃歌介紹道:“這是用來佈下‘圈’的儀器,‘圈’能暫時抵抗‘近魔王’級彆以下的擬態體,這種擬態體都是冇智慧,憑本能行動的,所以用‘圈’正好不會擴大戰場。”

葉靜沉問道:“牆上那個呢?這麼破怎麼還不扔掉?”

葉璃歌眼神掃過牆上的精密儀器,解釋道:“那個是十七年前發現的,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儀器。後來啟動過一次,發現能阻擋大部分擬態,就以它為原型批量生產了。我先帶你們去找所長。”說著便帶著兩人繼續向所裡深處走去。

幾人來到一個與所裡地下相比反而顯得古樸的辦公室門前站定,抬手敲了敲門。

“進。”一個略微有些雄厚的聲音響起。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