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1 章

26

-

第一章我死了,我又活了

站得仍是那樣的筆挺,身體不受控製地繃緊,總是繁忙於去奔赴著一個又一個戰場的她。

是真的死了,還上天了。於悅對自己說道。

呆愣愣地看著周圍的雲霧繚繞。

“你好,請問可以讓讓嗎”

“抱歉,抱歉。”

於悅趕忙讓開。這時,她才意識到原來雲裡茫茫的竟都是人,和著卷捲雲浪一同湧向前方閃著金光的宏偉建築中。

哎,這麼都到天堂了還這麼擠。不對,不對,這周圍是中式建築,上帝他老人應該管不到。那麼,這裡是?

她抬起頭來,努力地擠著眼睛,試圖看清門上匾額的金閃閃的大字。可無論於悅怎麼看,入目的隻是一圈圈外擴而忽閃光,含著亮得像太陽般刺眼的白斑,刺的她眼睛生疼。

看不清,這地兒還怪能玩|人的。於悅一邊想,邊順著人群向前走去。

字越來越清晰,幾反變換後,光圈漸漸淡去,終於演變成於悅能略經分析後理解地筆畫組合。大,大善人回,回收站。她終於感覺到了有些不對勁,轉而向臉摸去。

糟糕,眼鏡還落在下麵。老天爺啊,我的近視,我的散光,我的乾眼症,即使我死了,也不能這樣活呀。

算了,算了,反正人也都死了。好心態,好人生。

於悅閉上眼睛,用勁抬起肩膀,讓其就著前胸的鼓起,使空氣張狂地撐滿她的身體,試圖擠走一切的不安與不適。

抓不住的氣緩緩地從身體裡流出。

狀態恢複得不錯,新生活,我來了。她睜開眼,對自己輕聲鼓勵道。

套上了全副的武裝,一如往常。於悅加快了步伐,趕忙走進了大殿。

難想象的寬敞,把人群分割開來,一排排的走向正前方衣袂飄飄的仙子們。不久便輪到了於落。

“請問您貴性?”

“叫我天婆婆就好。”一位白髮蒼蒼,身材略顯圓潤,臉蛋紅撲撲的老奶奶,正慈愛地笑向她。

心軟下了一塊,不由地,於悅將聲音放軟,輕聲問道,“婆婆,我叫於躍,請問我怎麼到這兒?下一步該走到哪?”

“我的孩子。不急,來先婆婆看看。”說罷,便翻起了旁邊厚如字典般的命簿。

“這裡冇你的名字呀。”

“額對,我之前是叫於落,那是我新改的名。”

“於落是吧,找到了。你是一個好孩子,我們想再幫幫你。你選擇可以去到一個人身邊,先呆上一段時日,處出感情。最後在人間開好證明給我們存檔登記,這樣你就可以和被選中的人再活一樣的年頭。”

“證明?”於悅感到奇怪道。

“我們一般隻認可結婚證,這個證你們凡人應該都知道的吧。”天婆婆回答道,順手從旁邊果盤下麵掏出了把瓜子。

“孩子,來點兒吧。”

“誒,好的。”一聲聲的小孩叫得於悅有些臉紅,便道,“婆婆,我都快四十的人了,不是小孩了。”

“你是噠,婆婆我都三千歲了。”

“哦,那為什麼是結婚證?”於悅點點頭,心想,天上的應該不熱氣吧,便彎腰雙手接過了瓜子,熟練地開始磕起來。

像是早有預料到她的提問,略顯激動地解釋道,“其實我們之前不卡證件種類的,就是你知道的伐,有人諾,給我們什麼債務合同啊,說什麼他的債主是世界上最關注他的人;還有人諾,給我們勞務合同,說呀自己簽了什麼“奴隸協議”這輩子都打不完工,公司會一直記著她;甚至,甚至,咳!咳!咳!”一時著急,竟然被瓜子卡到了,天婆婆的臉咳成了全紅。

看到婆婆的肩難受得一聳一聳地顫抖,於悅趕緊端起旁邊的水,遞到天婆婆跟前,“婆婆,要不要來點水。”

天婆婆順手接下,一股腦灌了下去,瓜子應是被衝下去了,臉逐漸恢複正常,還打了個響亮的嗝。她溫柔地笑了,像是在回味了某個甜美的夢。

“嗝,可樂真好喝。對啦,孩子。你能先在下麵留十二個月,就是一個可樂的保質期。再上來的時候,有心就跟婆婆帶點哈。”

“對了,還冇說完,有幾個人哈,他們,他們還去裝模作樣地去搶金店,那是乾壞事呀,就是為了被抓,被告,然後還大刺刺的拿過來交差喲。”說著湯婆婆還撅著已抿成一條縫的嘴,使勁的晃了晃頭又滔滔不絕的講了起來。

“你知道的伐,能被我們收上來的都是頂好頂好的人捏,現在竟然被逼著乾出這種事,當時下麵的凡人聯絡機構,那是天天投訴呀。可是我們也要交差的,上頭一定要點東西留檔,又冇用,還天天要要要。還要什麼是“準確的”“正確的”,如果後麵檢查的人看起來覺得不對,婆婆還是得被罵。婆婆我當年真是過的太慘了。”

“嗯嗯。”

“然後呀,就有個很懂凡人生活的人說呀,他當年下凡,意外聽得有個東西叫結婚證,說隻有像我們仙界道侶這般的兩人纔可以領,大家就病急亂投醫答應了,後來也有人和我們說什麼這個證更偏保護財產而不是感情,但誰有冇有更好的辦法,就一直沿用了。”

一長溜話下來了,說得婆婆有些氣短,“你還有什麼有問的嗎?”

“額,內個,我的證件是都在的吧,身份證,戶口本,還有文憑,證書都還在的吧。”後麵的人等得有些不耐煩,呼呼地排著粗氣。不好意思的向後笑了一下,於落加快語速地問道,“工作經曆也是保留的吧。”

“有的,有的。”

“我的錢,房產,車還在的吧。”

“給你,給你。你都是那樣死的,怎麼還這麼在乎這點東西?”

撐在心中的那口氣終於化作涓涓細流,束束流出。幸好,幸好。

“那最後一個問題,婆婆,如果,額,就是人會被人詛咒嗎?”

天婆婆心疼地拍了拍她的肩,“放心孩子,他們做不到的。你看我們仙人改命都這麼複雜,他們怎麼有能力的,對吧,我的好孩子。放心。”

於悅點了點頭,感激地看向婆婆“謝謝婆婆,我準備好了。下次回來我給您帶可樂。”

“好孩子,來吧,說出你的選擇吧。”

餘輝柔和的附上的臉,在略帶著濕氣的空氣的滋潤下,她享受心中著前所未有的平靜與幸福。

去改個名嗎?她喃喃道,“明天吧,估計人都下班了。”

掙開眼,清晰的太陽,樹,花,和著清涼的泥土氣,一切都是令人安心的熟悉。

走吧,這次一定要好好活,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活過可樂呢。於悅鬆快地開著自己的玩笑,快步邁向屬於她的明天。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