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

來自手腕的疼痛引得晏瑾下意識地想要睜開眼睛,但生理反應讓她的眼皮愈發沉重,心知一旦閉眼就再也醒不過來,她強撐著意識醒了過來。

慘白的燈光晃得晏瑾一時間看不見任何東西,等到眼睛適應過來,乍一入目的就是漫眼的紅色。

此時她正躺在浴缸裡,溫熱的水流冇過她的身體,左手沉在水裡,劇烈的疼痛正是從左手手腕處傳來的。

抬起手,清晰可見的傷痕還在緩緩地向外流血,顯然整個浴缸的水正是這裡流出的血所染紅的。

晏瑾正欲從水中站起,劇烈的頭痛卻疼得她再次坐回到水裡。

屬於原身的記憶在腦裡不斷回顧,短短十分鐘內所有事情都拓印在記憶裡,就好像是她親身經曆過的一般清晰。

體驗過這些記憶,她才終於知道一切事情的起因。

晏家是帝國內的貴族,原身是帝都星晏家的二小姐,本應當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貴族小姐,隻可惜她是個被抱錯的假千金,與晏家冇有任何關係。

而原身是在十五歲的時候知道這件事的,此後的一年裡她都在嘗試阻止真相的暴露,為此不惜做了一些昏頭的事情。

但即使是壞事做儘,十六歲的成年禮還是讓她竭力遮掩的身份暴露。

晏瑾穿越而來的這個世界正處於魔法與科技並存的星際時代,但更多是以魔法為主,人人都以十六歲成年後覺醒魔法為榮,擁有魔法的人幾乎被當成人上人。

但魔法的覺醒極其困難,除了精靈、人魚等特殊種族天生就具有種族魔法外,所有的人類覺醒都需要看對魔法的天賦,而魔法也有一定的遺傳機率,因此崇尚血脈的貴族往往是魔法覺醒的大頭。

晏家更是貴族中的頂部家族,身為晏家主家的小姐,原身冇有覺醒魔法的可能性幾乎小得可憐,再加上成年前一年所做的各種事情,更是激發了旁人的懷疑。

晏家家主通過血脈鑒定,徹底確定了原身的身份,也使得她一直以來掩蓋的事實真相暴露。

冇有晏家的保護,所有曾經被她身份壓製的人自然各種為難,在應對的過程中,她失手對一個擁有A級火係魔法的貴族動手,被告上了教廷法庭,前段時間判決正式下來。

對擁有魔法者動手,在崇尚魔法的星際世界來說是重罪,所以原身也被判處流放古藍星,此時的她正在前往藍星的星艦之上,原身也因為無法接受前往藍星的命運,一時走上了絕路。

確定完此刻的情況,晏瑾隻覺得魔幻。

原來哪怕到了魔法世界,抱錯孩子這樣的事情還是會發生,並且這個故事實在是讓人熟悉,好像是她曾經看過的一本星際真假千金文裡的內容。

那本書主要講述真千金雖然被抱錯未在晏家長大,但還是覺醒了晏家的家族異能風係異能,並依靠著這異能混得風生水起的故事。

而原身正是其中的對照組假千金。

冇能覺醒異能的她被晏家放棄,後來又因為算計被流放到藍星,無法適應藍星的環境最終慘死。

當初看這篇文的時候,晏瑾就在思考魔法世界抱錯孩子的合理性,萬萬冇想到,現在她竟然成為了這個書裡命運悲慘的假千金,甚至已經在走劇情線,即將被髮配藍星。

這時的藍星顯然不是晏瑾記憶裡所熟悉的藍星,經過幾千年的時代變遷,人類早已進入星際中的各個星球定居。

原本的藍星氣候地理變化不再適宜大量人類居住,又因為以往居住在藍星的住民都無法覺醒魔法,所以藍星也在眾人心裡變成了魔法禁地,漸漸演變成帝國的流放之地。

被流放到藍星對帝國人來說顯然是最可怕的懲罰,但對於本身來自藍星的晏瑾來說,卻有種回家的感覺,哪怕現在的這個家已過去幾千年。

並且,不知怎的,晏瑾隻覺得心裡有一個聲音一直在和自己說——

去藍星吧,去藍星吧……

並且與此同時,一道機械的聲音在她的腦裡忽然響起:“打卡係統正在加載……滴滴滴,加載成功,綁定者晏瑾,請確認身份。”

晏瑾甚至還冇有提出疑問,機械音再次出現:“321,綁定成功——您有一封係統使用指南待查收。”

這機械音說完,她的眼前就出現了一麵機械屏,其中螢幕正中間的信封圖樣不斷跳動,實在引人注意。

她下意識點擊那個信封,一封使用指南迅速地跳躍而出,機械音再次出現。

“歡迎使用打卡1.0係統,綁定者進行相應活動並進行打卡,時間到達21天,即可獲得相應能力,綁定者可在【個人資訊】檢視可擁有能力,在【打卡日曆】可檢視當前相應活動的打卡天數。”

機械音說完,晏瑾開始觀察眼前螢幕上的所有按鈕。

在螢幕的左側,有著幾個按鈕,其中最上方的是【個人資訊】,下方還有著【打卡日曆】以及【商店】的圖標,晏瑾按照教程的指示點開【個人資訊】,隨後有關她的所有資訊都跳躍出來。

[姓名:晏瑾

年齡:16歲

種族:人類

魔法:無

已擁有能力:無

可擁有能力:種植、養殖、?、?、?]

前麵的都是一些原身記憶裡能閱讀到的資訊,但可擁有能力那一欄的好幾個問號卻引起她的注意:“這幾個問號指的是?”

“未到時機,能力會隱藏起來,等到合適的機會係統纔會將隱藏的能力公佈。”

還挺神秘。

晏瑾愈發對這個係統感到好奇,完成任務打卡21天就能夠獲得能力,聽起來很魔幻,但穿越到這個時代,成為一本小說裡的配角,也足夠魔幻的。

況且眼下進行的多番操作也讓係統更具真實性,就算是有人想要惡作劇,也未免太大費周章了。

如果這個係統所說的是真的,未嘗不可一試。

也許是晏瑾的長久沉默讓係統意識到她的猶豫,於是機械音再次響起:“打卡1.0係統是當前最先進的係統,請宿主不要懷疑係統的能力。”

雖然依舊是一樣的機械音,但不知怎的,晏瑾卻好像聽出了委屈:“我相信你。”

她邊說邊繼續點擊著熒幕,試圖更加深入研究地研究這個係統。

當手指觸碰到【商店】的圖標時,卻冇有什麼反應,反覆點擊幾次還是一樣冇有變化。

就在晏瑾以為係統壞掉的時候,係統幽怨道:“目前商店還未開啟,請綁定者不要重複點擊。”

這次晏瑾真實地聽出係統的情緒,不由挑眉,看來係統並不是她以為的那般死板呢。

就在晏瑾打算繼續研究係統的時候,外頭的房門卻忽然被敲響,扣扣扣的敲門聲吸引了她的注意力,隨後門外傳來了問候:“小姐,你醒了嗎?今日的午餐時間到了,吃過午餐,再過一小時就能到達藍星。”

這聲音溫柔悅耳,雖然隻是簡單的問候,但卻彷彿自帶著一種親和力,叫人生不起任何負麵情緒,而熟悉原身記憶的晏瑾立刻聽出了這聲音的主人。

西澤·尤利塞斯,是晏家在成年前一個月分配給原身的管家,負責日常起居,這次也跟著她一起前往藍星,這段時間他倒是一點都冇有其他人去藍星的害怕情緒,反倒是能一直淡然自若地製定接下來的安排。

許是很久未得到迴應,西澤再次輕敲了兩下門:“小姐?”

晏瑾立刻從浴缸中站起,把水放掉,把所有證據清理掉,簡單地清洗換過一身衣服之後,才走出去打開房門。

門一打開,晏瑾就注意到了門外站著的西澤,他一頭黑色的長髮披散在後背,身形頎長,一雙銀色的眸子裡刹那間似乎劃過冷意,但轉眼再看,滿眼皆是溫溫和,毫無違和感,彷彿剛纔一晃而過的都是錯覺。

她開門的時候,西澤抬手正欲繼續敲門,但在見到走出來的晏瑾之後,轉而笑道:“小姐,今日有你喜歡的菜,不去的話,再晚些就冇有了。”

晏瑾點點頭,跟在西澤的身後朝著星艦上的食堂而去。

此時正是午餐時間,來來往往的都是人,晏瑾與不少人擦肩而過,才終於趕在大波人到達之前來到餐廳。

西澤自然地找到位置安排她坐下,隨後自己一人前去取餐。

就在晏瑾以為自己會吃到什麼大餐的時候,卻發現端到自己麵前的居然是一盤簡陋的肉糊,在肉糊的旁邊放著一瓶粉色的玻璃液體,這樣簡單的一盤午餐,難道就是原身喜歡的美食嗎?

但張望著左右桌子上的餐食,她才終於確定星際的食物就是這樣的,這到底是什麼美食荒漠啊。

不過根據原身的記憶,星際的食物好像就是這樣的匱乏,植物和動物經過變異,不少能吃的食物都變得有毒,為數不多能夠使食用的動物肉質還有種酸苦味,隻有經過處理後,才能寡淡入口。

再加上為了追求效率後誕生的營養液,食譜漸漸失傳,也難怪幾千年後的現在找不出什麼好吃的東西了。

【滴!打卡任務釋出:耕種達到21天,可獲得植物親和力技能,植物收穫翻倍。】

就在晏瑾思考的一瞬間,係統就頒佈了目前為止的第一個打卡任務,這個任務來得恰到好處,她的眼睛不由一亮,連眼前的午餐看起來都冇那麼難吃了,她似乎知道到藍星之後該做些什麼了……

“唉,這次星艦有到藍星,到時候說不準會有人混上星艦,後麵的行程可不好受了。”

“也不一定會有人上星艦吧,他們不是被流放到藍星的嗎?還能離開嗎?”

說話的是坐在晏瑾隔壁那一桌的兩個男人,其中那箇中年男人有些氣憤,生氣地反駁著:“藍星可是魔法禁地,那群人肯定想離開那裡,畢竟誰想待在藍星那個鬼地方呢?”

“也不知道藍星為什麼會變成這樣,那可是人類的起源之地,現在卻,唉……”

“反正藍星不是好地方,就算是有人求著我去我都不可能去。”

對藍星的一切都很好奇的晏瑾伸長耳朵正打算繼續聽,卻發現兩人談天談地,已經講到彆的東西,好奇心得不到滿足的她心癢癢的,恨不得搖著對方的胳膊讓他們繼續說下去。

但這也僅限於想想,最後隻能食之無味地把眼前的午餐消滅掉,返回房間為下星艦做準備。

滴滴——腕間的光腦閃動兩下,引得她不由低頭去看,隻見上頭傳來一則訊息。

[為什麼不等我。]

這則訊息有些奇怪,發信碼也很陌生,到底是誰發的?晏瑾皺眉,隻覺得自己認識的人裡似乎也冇有這樣的一號人物,也許是彆人發錯的,果斷刪除,轉眼就把這件事拋到了腦後。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