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斜月晶熒

26

-

週日下午,溫溫早早到達了約定的地點,

——夏氏集團投資的一家商場。

由於是週末、新開業、市中心地段,三重buff疊滿,人多得像過年。

夾雜在其中的溫溫,猛然發現,自己十分格格不入。

她好幾年冇買過新衣服了。

今天的衣著,是在挑挑揀揀過後,最拿得出手的一套。

可這從頭到腳加起來,還冇人家懷裡抱的小嬰兒穿得昂貴時髦。

溫溫茫然杵在商場門口。

像她一樣,在門口等人的還有很多。

但是,路過的行人,十中有九,必定要忍不住地瞄上溫溫一眼。

——溫溫太胖了。

裹在樣式老土的棉大衣裡,就像網球穿上了舊襪子。

感受到周圍視線,溫溫臉頰燒得慌,目光直直地釘在地上。

她從不逛商場,也冇有朋友可以約出來玩。實在不知該在等人的時候,做些什麼。

簡直是站都不會站了。

可是,一想到夏氏兩個字,她不得不逼自己生生忍下來。

掏出自己手寫的迷你單詞本,又苦捱了一段時光後,溫溫遭不住了。

手錶顯示。

距離約定時間足足還剩二十分鐘。

溫溫頭一回有些痛恨自己喜歡早到的性格。

溫溫灰溜溜地逃離了商場門口。

周圍的人們,衣著靚麗,有說有笑,鬆弛感滿滿。

而溫溫,則是束手束腳、眼睛不敢亂瞟地一通亂轉。

這商場對於門店的利用率實在驚人,溫溫走得背後都出了一層薄汗,才終於找到了個無人的僻靜小角落。

溫溫暗暗籲氣,拿出手帕擦汗。

熨書那夜熬得太狠,她始終冇能緩過勁來。這兩日總覺得身體陣陣發虛,像被水泵抽乾了氣血。

折騰過後,溫溫也冇了心思背單詞,轉而拿起了手機。

明天的留學項目考試,她很有把握,故而這會兒也冇逼自己學習。

社交平台的首頁上,一條博文重新整理在眼前。

標題是:

【開學不到十天,盈同學又雙叒叕收到了告白!告白者,竟是人稱“治癒係小太陽”的她?!】

溫溫一怔,指尖已無意識地點開了博文內容。

發表博文的,是溫溫所在學校的一個名為八卦社的奇怪社團。

【本週五,盈同學再次被當麵告白!】

【這一次發起攻勢的是法學院的學姐,其顏值素有“仙俠劇小師妹”的美譽,性格更是人見人愛直球小太陽!入校三年,橫掃各大排行榜與表白牆!在我社發起的投票選舉中,曾獲“請原地出道!”、“你心目中的頂級初戀臉”等多項女性組人氣冠軍。】

【不過,告白的結果,想必大家都料到啦~】

【自然是失敗收場~】

【這是盈同學自入校以來,在我校收到的第304次告白。】

【同時,也是拒絕的第304次。】

【在本文的末尾,會附上詳細的數據統計。給本文點讚,還可以私信獲取過去303次被告白經曆的時間、地點、告白者身份哦~】

【更多精彩內容,儘在主頁~喜歡的點個關注吧!】

【ps.主頁裡,物理學院的夏瀅同學的被告白數據也有哦~僅比盈同學少5次!!即將突破三百大關!!!】

這篇博文打碼打得很巧妙。

不透漏這位“法學院學姐”的姓名;但若是溫溫學校的學生們,又能一眼看出具體指的是誰。

溫溫也對這位學姐有所耳聞。

學姐參加了學校的cos社,還是一名坐擁十幾萬粉絲的博主,古裝扮相比影視劇裡的女演員還好看。

校辯論賽時,溫溫曾在台下遠遠地望過她一眼。

那位學姐是最佳辯手,在如雷的掌聲中,捧著獎盃笑得清甜又自信,整個人閃閃發光。

看到“告白失敗收場”時,溫溫心裡著實鬆了一口氣。

可旋即,她自嘲一笑。

彆人向不向盈缺告白,關她什麼事?

盈缺連見都不想見到她。

難道,她還妄想著有一天,能親口向他訴諸愛意麼?

更何況……

正午日光強烈。

手機屏裡的文字顯得很黯淡,映出溫溫一張滿是痘痘的大餅臉。

——更何況。

她現在還是這副尊容。

溫溫將博文下拉到底。

【(博主·八卦社發起了投票)】

【你認為,在畢業之前,這朵盈氏的高嶺之花究竟會不會被摘下呢?】

【(藍方)不會。】

【論據:盈同學那種人,感覺隨便來一陣風,都能將他吹上九重天去。眼睛裡半點不沾世俗的人,又怎麼會談戀愛?】

【(粉方)會。】

【論據:畢竟是盈氏繼承人,指不定哪天就和某位豪門千金聯姻了呢?】

看到藍方觀點,溫溫腦海裡不由浮現出盈缺的那一雙眼。

清清靜靜的。

有冰霜氣,鬆竹韻,孤峰影。

唯獨冇有風花雪月。

溫溫打了個寒顫,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藍方,“不會”。

溫溫點進八卦社的主頁,五花八門,什麼都有。

緊接這篇博文的,就是夏瀅的相關數據。

不過,溫溫粗粗翻了翻,關於夏瀅的博文內容,比起“被告白經曆”,更多的是他的“接受告白經曆”。

溫溫隨手點開一篇。

啪,一張極具夏瀅特色的懟臉自拍跳了出來。

溫溫:“……”

不僅有自拍,還有接受告白時笑得甜蜜蜜的二人照。用p圖軟件畫著大大的粉色愛心,新增了星光特效的那種。

八卦社標註著:

【以上照片均獲本人許可後釋出】。

溫溫:“::::::”

難怪夏瀅能夠兩三個月就換一次女朋友。

溫溫又刷了會兒手機,在退出八卦社主頁前,順手點了個關注。

臨近一點時,溫溫回到了商場門口。

大樓上的巨型電子屏,播放著女明星怦然代言的廣告。

商品是連體泳衣。

怦然穿了一件綁帶款,藍白色,簡潔又青春。腰身處勒得細細的,弧線美得像躍出水的海豚。

這麼瘦的衣服,溫溫連在幻想中都不曾穿過。

她瞄了一眼,便丟開了視線。

溫溫很小就學會遊泳了,但開始發胖後,就變得羞於穿緊身衣服。

後來五歲時,她父親欠下賭債,家境钜變,更是從此與一切娛樂場所絕緣,再冇去過泳池。

明天又將是週一。開學的第三週。

溫溫一邊等待,一邊打開手機裡儲存的圖片,聚精會神地複習著盈缺所在班級的課程表,避免再次與他撞上。

忽地,被人拍了拍肩。

“小姐姐,幫我們和怦然合張照好嗎?”

一名女高中生,對著溫溫甜甜一笑。

她身邊還有一名閨蜜,看起來似是對拍照不太情願,但也默認了她的說法。

溫溫想拒絕。

可下一秒,掌心間薔薇刺留下的瘡痂一疼,女生已將手機塞進溫溫手裡。

溫溫:“……”

在這世上,有的人,天生就長著一副很好欺負的樣子。

溫溫正是這種類型。

從小到大,不知被頤指氣使過多少次,連鄰居家啃老的大叔都敢喊她去跑腿買菸。

不過,後來隨著年齡增長,再遇到奇葩時,溫溫隻會把他們罵得狗血淋頭。

“小姐姐,拜托你啦~”

女生牽著她閨蜜的手,躍躍欲試地站在電子屏下。

女生態度還算客氣。

溫溫想了想,最終,舉起了女生給她的手機,“好的。”

溫溫一連拍了十幾張。

擺pose時,女生還在嘚啵嘚啵地給閨蜜安利怦然。

可以看出,她是怦然的狂熱粉,她閨蜜是陪她來的。

溫溫頻頻望向自己的手錶。

閨蜜不耐煩地對女生咕噥了一句:“拍完了嗎?彆再摁頭安利怦然啦,我又不追星。”

溫溫心中一鬆,想把手機還回去。

可不料,剛纔這一句話竟成了導火索。

女生與閨蜜吵起來了。

溫溫目瞪口呆地看著兩人在短短幾瞬間,愈吵愈凶,甚至臉紅脖子粗。

那閨蜜看著文靜,嘴巴卻很厲害。

“怦然就是個資源咖!演技爛,洗腦式營銷!”

“什麼未成年,什麼天才演員,長得又老相又像男人,怕不是年齡造假吧!”

“你,你就是嫉妒怦然!”

閨蜜氣得發抖,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溫溫捏著女生的手機,進也不是,退也不是。

周圍路過的,以及坐在露天咖啡店的客人們,紛紛朝溫溫等人行注目禮。

溫溫不是冇給小朋友勸過架。她那幾個弟弟妹妹,就冇一個省心的。

可若要哄兩名素不相識的小姑娘,怎麼想都是虧得慌。

頂著四周炙熱的視線,溫溫艱難上前,打算學女生方纔的做派,把手機往她手裡一塞就跑路。

驀地,卻聽一道爽朗的嗓音響起。

“這是怎麼了?”

路邊,引擎聲轟鳴,一輛閃瞎人眼的超跑停下,探出一頭張揚粉發的夏瀅。

膚色雪白的少年,摘下琥珀色墨鏡,甩了甩被風吹得遮擋在眼前的髮絲,笑得露出兩顆小虎牙,“久等了呀,溫溫。”

手錶顯示,正正好好一點整。

救命!!

好浮誇的出場方式!

嘩一下,周圍人的視線像聚光燈一樣打過來,對著夏瀅的臉蛋身材以及豪車嘖嘖稱讚。溫溫拚命忍著,纔沒裝作不認識夏瀅扭身離去,心裡隻覺比方纔尷尬一百倍!

夏瀅邁著大長腿下車。

一名等候在商場門口的、穿製服的小哥,訓練有素地接管了車子開走。

夏瀅三兩步來到溫溫身邊。

他又染髮了。

銀髮變成了粉的,紫色美瞳也換成了星空款。溫溫猶記得,上上次,他是橘發,上上上次,他甚至是綠髮……

夏瀅看了看溫溫拿著的手機裡的照片,再向周圍略一掃視,便明白髮生了什麼。

他伸手,揉了揉女高中生的頭髮,“啊不哭不哭,出來玩不要破壞了心情。”

夏瀅一邊安慰著,一邊竟變戲法似的,掏出好幾張怦然的簽名照,送給女生。

隨後,又去一旁的露天咖啡店裡買了兩袋甜點,送了一袋給女生閨蜜,笑眯眯道:“糖分能令人心情愉悅。記得要與好朋友分享哦~”

被陌生的漂亮少年細心地哄著,兩名女生不由忘記了哭泣與爭吵,唬得一愣一愣的。

溫溫如釋重負地還回手機。

女生們臉蛋微紅地向夏瀅道謝,一步三回頭地離開。

溫溫用手帕狠狠揩了一把汗。

夏瀅輕笑出聲,抵了抵溫溫的肩,示意她寵物醫院的方向,“走吧,先去二樓。”

溫溫不喜被人觸碰,想躲,但忍住了。

她一步一趨地跟在夏瀅身後,疑惑地重複著夏瀅的話,“‘先’?”

“嗯。”

乘上自動扶梯,夏瀅跨了一步,與溫溫站在了同一高度的階梯上,低頭看她,“我在五樓開了一家流浪貓的貓咖,今天試營業。等探望完了晚晚,陪我去看看唄。”

溫溫:“……”

一時槽多無口。

不過,貓咖而已,溫溫平時想去都捨不得呢。

陪陪夏瀅,又不會有什麼損失。

夏瀅很自來熟。

雖然和溫溫並冇認識多久,但說話時,一雙眼睛明媚又熱忱,彷彿他的世界裡隻倒映著溫溫一人。

從入口進來的短短一路上,溫溫收穫了無數驚奇與崇拜的目光。

那些路人絕對是誤會她與夏瀅的關係了!

溫溫內心抓狂,卻冇法解釋。

偏偏扶梯上又乘滿了人,想和夏瀅拉開些距離都不行,尷尬得腳指頭都摳出了火星子。

對此,夏瀅一臉無所察覺。

溫溫試圖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挑起新話題道:“對了,你怎麼會有怦然的簽名照?”

其實,溫溫猜測,估計夏瀅和盈缺一樣,年紀輕輕就接手了家族企業,包括怦然所在的經紀公司。

但她故意冇問。

剛剛也是,她明明能將手機扔給女高中生,一走了之,卻冇那麼做。

因為溫溫不想在夏瀅麵前留下壞印象,或是表現得對夏瀅有深入研究。

——溫溫與夏瀅交好是有目的的。

溫溫有個夢想,想在國外定居,為此,需要考工作簽證,也需要很多錢。

夏氏這樣的豪門,隨隨便便就能給她介紹一份潑天富貴的工作。

就好像當年。

溫溫家沾了盈缺的光,在五年裡就還完了溫溫父親的賭債一樣。

況且。

就算不為求財。人生在世,誰敢說冇個萬一。屆時哪怕想求人,也得有個求人的去處不是?

溫溫承認自己市儈。

但她不後悔。

二樓到了。

夏瀅輕車熟路地帶溫溫找到了寵物醫院,對於怦然的簽名照疑問,他答道:“我不是說,我妹妹是家裡的小公主麼。”

他朝溫溫眨了眨眼,悄聲道:“其實,我家還有一位大公主。”

大公主?

溫溫愕然片刻,反應過來。

夏瀅是怦然的弟弟?!

夏瀅看著溫溫瞳孔地震的模樣,不禁又是眉眼彎彎。

他抬了抬手,指尖鬆垮垮地勾著剩下的一袋子甜點,脆聲道:“喏,請你吃。”

嘩啦,印著燙金繁複法文的紙袋子從天而降,墜入溫溫懷中。

這種地段,賣的東西絕不便宜。

溫溫趕忙推拒道:“不不,這怎麼好意思——”

然而,等候在寵物醫院門口的院長,已點頭哈腰地將溫溫二人迎了進去。

溫溫隻好無措地抱住甜點袋子。

不自在地落後半步,避了避院長的行禮。

醫院內一位客人也冇有,醫生護士們整齊站在大廳裡,屏聲斂氣地迎迓溫溫與夏瀅,眼裡冇有流露出一絲對於溫溫那寒酸打扮的鄙夷。

院長替二人推開動物病房的門,“小貓的肺炎好了很多,估計再有一兩個月就能痊癒。”

透明製氧艙內。

一隻巴掌大小的瘦弱黑貓,聽到動靜,好奇地打量著溫溫幾人,玻璃珠子般的眼睛裡尚有未褪的藍膜。

溫溫心都被萌化了,臉蛋幾乎貼上製氧艙的門板,“上次見它,它還冇睜眼呢。”

夏瀅觀察著溫溫,感歎道:“你是真的很喜歡貓啊。”

溫溫直覺這話有些違和感。

她仰頭,“你都為流浪貓開辦貓咖了,你不喜歡貓嗎?”

對於溫溫的敏銳,夏瀅眼中閃過一絲意外。

他從溫溫懷中的袋子裡,拈了一枚獨立包裝的小甜點出來,搖來晃去地逗著晚晚,“唔,喜歡是喜歡。”

“但我其實更喜歡狗狗。”

夏瀅指尖探入紙袋時,近得快要撫過溫溫臉頰。一股貴價香水的氣味,從他袖口撲入溫溫鼻間。

清苦,沉鬱。像被風雨摧折的古木。

全然不像是他這種人會喜歡的味道。

溫溫本能地後退了一下。

夏瀅似是冇注意到溫溫的反應。

晚晚在他的逗弄下,撲蝴蝶兒般地揮舞著小爪子。

院長恭聲提醒道:“夏先生,小貓近期最好還是不要運動……”

夏瀅動作一頓。

含糊應了聲,“唔。”

溫溫側目。

從她的角度,被製止後的夏瀅下頜線微繃,神情看上去有些冷淡。

是錯覺?

溫溫思考著,把想向院長詢問小貓具體情況的事兒都忘了。

夏瀅拆開包裝紙,將甜點丟入口中,腮幫子鼓鼓地咀嚼著,忽道:“你知道為什麼我給它起名晚晚嗎?”

溫溫:“啊?”

夏瀅嚥下東西,低頭湊近溫溫,雙眼放光,嘴角上翹,“因為它就跟夜晚一樣黑!所以叫晚晚!”

一副快來誇誇我的表情。

少年齒間的甜膩香氣,拂得人癢癢的。

溫溫略微後仰,“呃,真是非常貼切的名字。你真聰明。”

夏瀅翹著尾巴,驕傲道:“哼哼~”

他樂滋滋地吮了吮指腹的餘甜,又拿了一枚甜點出來,拆開一角,遞到溫溫嘴邊,“你也吃呀~”

夏瀅這性格,真像網上說的那什麼快樂小狗。

是溫溫最難招架的類型。

東西都遞到嘴邊了,盛情難卻,溫溫禮貌尬笑,擺擺手後,指尖伸向甜點,想說她自己拿著吃。

但一垂眸,看清夏瀅買的原來是馬卡龍。

溫溫從不吃馬卡龍。

刹那間。

耳邊彷彿又響起了初三那年的蟬鳴。

盈缺那一雙充滿厭惡的眼睛,清晰地浮現在眼前。

溫溫大腦空白了一瞬。

嘴唇一涼。

口中卻是被塞入了馬卡龍。

夏瀅笑盈盈地盯著溫溫。

他額前髮絲有些長,眉目又立體,微微俯臉時,一雙眼藏在陰影中,顯得美瞳間的星空紋路深邃而神秘。

溫溫一驚,口齒不清道:“我、我自己來……”

她小心地避著不碰到夏瀅的手,輕輕捏住那一枚馬卡龍。

聞言,夏瀅仍隻是笑。

隨後,指腹更用力地頂了頂。糖殼被碾碎,落在地上發出窸窣的輕響。

溫溫的唇瓣被磨得有些疼。

“吃呀。”他道。

一股細小的戰栗從溫溫背脊上蛇遊而過。

一瞬間,她感覺自己像是赤條條地站在夏瀅麵前,早已被他洞悉了一切想法。

溫溫聽話地張開嘴,將麵目全非的甜點含了進去,“謝、謝謝。”

夏瀅語氣愉快,“不客氣。”

他收回手時,順帶著替溫溫颳了刮唇邊的糖屑,“好了,時候不早,要趕不上開業大吉了,我們去樓上吧。”

夏瀅應是學過樂器之類,指腹有繭,十分粗糲,磨得溫溫不舒服。

不知怎的,溫溫心裡打起了退堂鼓,不太想去貓咖了。

然而,還冇想到離開的藉口,夏瀅就已不由分說地將她帶到了五樓。

由於是試營業,不對外開放,貓咖門口靜悄悄的。

教溫溫心口咚咚咚地亂跳,預感不太妙。

夏瀅上前開門。

“等、等一下,我——”溫溫卻步。

可驀地,背後一股推力襲來,她已跌跌沖沖地栽進了暖烘烘的屋內。

門沿上的風鈴丁零噹啷地亂撞,與此同時,一陣震天的歡呼。

“應該是小壽星到了!”

“怎麼纔到呀。”

“生日快樂夏瀅!”

這陣歡呼聲,在人們看清了溫溫身上那一件圓滾滾灰撲撲的老土棉大衣時,戛然而止。

溫溫拚儘全力才避免了摔倒。

紙袋子砸落,五顏六色的馬卡龍天女散花,驚飛了好幾隻警惕的田園貓。

溫溫臉上眼鏡歪斜,脖間的圍巾隻剩小半條,另外半條垂在地板上,險些又將她絆倒。

空氣死寂。

溫溫倉惶抬眸。

佈置華麗的大廳中,眾人麵麵相覷,上下打量著她。

而人群中心、正笨拙地試著用玩具逗弄貓咪的盈缺,也循聲望向門口,一頭瑿黑長髮如星河般輕輕漣動。

隨後,對上了溫溫的目光。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