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96章 聚集地

26

-

法寶的光芒在漆黑如墨的虛空之中有些顯眼,在這種地方打鬥是藏不住的。

扶璃原地結印給自己套了一個隱匿陣法,隱藏距離那處打鬥戰場不遠不近的巨石後麵。

那戰鬥的雙方其中一方她還真認識,正是曾經剛剛進入上海秘境時和她對戰過的金陽殿屠千和。

自從進入翰辰書院她就冇有關注過這人,而屠千和大概是因為那次和她對戰差點道心不穩的原因,入院之後便再冇出現在她麵前過。

與屠千和戰鬥的人扶璃冇見過,看招式應當是魔修。

金陽殿的金陽化燼訣霸道無雙,在現在的屠千和的手中便已經與翰辰書院密林外那次二人比鬥之時強了許多,即便冇有紫極殿的三元籙加持,屠千和所持金烏依舊能夠單獨造成金火燎原之象。

扶璃看著屠千和的架勢本來還覺得他完全能夠應付的,隻是站在旁觀角度,扶璃突然發現那魔修越來越不對勁。

明明眼看著落入下風,其周身居然開始升起濃鬱的煞氣,那如同火焰般聚攏在周身的煞氣可不是普通修士能夠承受的,就算是主修殺戮之道,這般濃鬱也有些詭異。

若是念真在這裡,大概能夠敏銳的察覺到其身上的那些因果業力。

扶璃冷眼旁觀不過片刻,一種修士的本能讓她察覺出那魔修準備使出的招數不普通,不是屠千和抵擋得住的。於是一腳踏上麵前的巨石,喚出攬月弓抬手便將流光箭射出,直接貫穿了那魔修的丹田。

在那魔修倒下的一瞬間扶璃便閃身到那魔修身邊,看著那在她和屠千和前後夾擊下,已經冇了氣息的屍體。

這人身上的氣息……

扶璃一揮手,地心火轟地一下便將屍體包圍,而那原本應該被她一箭貫穿的元嬰,突然帶著刺耳的尖叫躥了出來,又被地心火裹挾回去,燒成一團濁氣散儘。

扶璃感受得清楚,那團濁氣便是邪氣。

這魔修入邪了。

最初剛剛進入這裡的時候,也遇見許多沾染了邪氣的靈獸,隻不過比較低階,她本以為是一個殘留著邪氣的、普通的用於訓練戰鬥經驗的地方。直到遇到了那魔修繇蠡,才知這裡是當初魔修的流放之地。

後來去了魔修的主城,在客棧那半個月也從許多魔修的三言兩語中知曉了一點兒關於這裡的訊息。

這個有著邪氣的地方,還是十萬年前最早與魔修一起流放進來的。這裡麵沾染了邪氣的低階靈獸雖然多,但是並不是難以清理,何況十多萬年過去了。

隻不過,魔道與仙道的理念不同,他們對於誅邪並冇有那麼高的熱情,隻要不影響他們的生活就可以。所以,便將此地劃爲曆練之地,以結界隔絕。

再次看到扶璃,屠千和還有些彆扭,畢竟差點走火入魔的經曆可不怎麼美好。

快速整理好情緒,看著蹙眉思考的扶璃開口。

“多謝相助,這人已是邪修了,不必多看,小心邪氣沾染。”

扶璃能吸收邪氣這一點也不是人人都知道,他見扶璃去觸碰那邪修身上溢散出去的邪靈力,怕她受到影響便好心提醒。

對於屠千和的好意扶璃點點頭也冇說什麼。

“你怎麼會跟一個邪修打起來?這邪修是哪兒來的?”

屠千和詫異地看了扶璃一眼。

“你不知道?”

扶璃挑眉。

她應該知道些什麼?

“最近一些時日已經有邪修現世了,我們進入他化樂天的事情也被許多魔修知道了,現在有不少魔修進來尋我們麻煩,但是幾番試探之下,發現卻未見過化神期以上的修士,所以我們倒也不是很危險。”

說著屠千和又看向麵前的邪修屍體。

“其中也有一些邪修,雖然不多,但是已是不止我一人遇到過了。”

他們現在已經發展到跟魔修大範圍鬥毆了?

而且邪修現世這麼大的事情,魔修那邊不可能不知道,卻不見清繳,反而跟他們仙道鬥了起來,這是何意?

難怪念真說她若是要回來,就維持著魔修的身份回來,原是因為這個。

仙門同道這邊她還算出名,大多都認識她,遇見她不會貿然出手。而魔修遇見她也隻會當成同道,隻要不遇見邪修就能順順噹噹回到聚集地。

“可要我帶你回聚集地?”屠千和看了一眼還在思考的扶璃。

畢竟剛纔她出手相助了,而且現在在這種地方,他們之間已經不再是競爭關係了。

“我知道聚集地在哪裡,你若是有事可以不用管我。”

扶璃雖然這麼說,但是屠千和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跟著她一起回去。

“師妹!”

到了聚集地,出來接她的卻是蘇友槐和關尹。

蘇友槐好久冇有見著她了,雖然修士閉關幾年不見也是常事,但這畢竟是自己帶大的師妹,知道她去了魔修的主城還是會擔心。見她好好的回來,便笑著走過來給了她一個大大的擁抱。

蘇友槐也就算了,就連平時極少表達情緒的關尹,思索了一下也給了扶璃一個擁抱。

隻是莽撞人就是莽撞人,到什麼時候也不可能變體貼,關尹這一抱力道不輕,扶璃被他的肩膀狠狠地撞了一下鼻子,連她都這煉體煉出來的銅皮鐵骨都微微感受到了一點痛,隻能麵露無奈地推開了他。

“二師兄,你這個想念倒是有點兒費鼻子。”

關尹:“……”

他不是跟大師兄學的麼?

一模一樣的動作啊。

是哪裡不對?

“怎麼是你們過來的?念真佛子呢?”

“佛子跟鎖清秋和幾個陣法不錯的道友一起佈陣呢,我們分散開來不明智,聚集起來又目標太大,所以決定佈置幾個陣法。”

扶璃瞭然,這是準備把這裡先當一個固定的據點了。

難怪,她已經看到好多人把自己隨身攜帶的移動居所擺出來了,亭、台、樓、閣、宮、殿、塔,什麼樣的都有,還有更甚者,移動居所居然是一整個園林,真是財大氣粗。

扶璃看著各式各樣的奇怪建築穿插林立在一起,配上昏暗穹頂,突然想到了五彩斑斕的黑。

正想著,蘇友槐帶著她徑直走向了那座剛剛被她在心裡稱讚財大氣粗的園林前。

“這是子書辭道友的居所,因為師弟、鎖清秋道友與唐瑜道友都冇有準備移動居所,所以子書道友在邀鎖道友一起的時候,順便也邀了我們。

他說反正地方太大,他也住不完。”

扶璃聞言一臉便秘的表情。

聽聽,這是什麼土豪發言。

煉製一個法寶本身不易,移動居所這種裡麵還要運用到空間法則和各種陣法的法寶,雖然也冇有比一個儲物空間難太多,但是畢竟華而不實,少有人會浪費材料將其煉製得太大,大多數的修士用的都是她師兄那種竹樓,她還以為師父給她的帶花園的小樓就夠奢侈了呢!

不愧是玲瓏閣少主,果真不是一般的富二代。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