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小說》 第2章

26

局裡突然來電。接起就聽局長厲聲:“小夏,休假暫停,現在有一個緊急任務。”“有一個逃逸了八年的嫌疑人出現在了城北遊樂園,馬上過來!”“是!”...《薑今夏靳西清小說》第2章免費試讀照顧,哪種照顧?薑今夏怔在原地,看著夏安禾熟稔地直接上樓。心臟像被細線捆繞,又疼又喘不上氣。靳西清有嚴重的潔癖,從來不許彆人動他的東西。身為他的妻子,薑今夏也是直到第三年才被允許碰觸他的私人物品。可一個纔來了兩個月的秘書,就將靳西清的條條規矩都成了擺設。這正常嗎?他們的關係,隻是上司和下屬嗎?薑今夏轉頭看向靳西清,喉嚨有些發緊。“你不是……不用女秘書的嗎?”靳西清站起身,手腕上的佛珠碰撞,聲音淡淡:“夏安禾不一樣。”不一樣。這三個如同一把大錘,敲得薑今夏頭昏眼花。她很想問問怎麼不一樣,哪裡不一樣。但就在她失神的片刻,夏安禾提著行李箱從樓上下來了。她衝薑今夏微微一笑,隨後便和靳西清一起轉身離開。那樣的姿態,彷彿宣誓主權的炫耀。薑今夏聽著大門關上的砰聲,心狠狠震顫。她因為惦記著這次五週年的結婚紀念日,才特地接了那個任務。辛苦了兩個月,就是為了這幾天能休假。可靳西清出差連一個字都冇和她說,甚至身邊還帶著一個女人。薑今夏喉間發苦。她細細回想,把過往一寸一寸翻爛了。卻還是不知道,自己和靳西清到底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越來越陌生?薑今夏失魂落魄地在沙發上呆坐了一天。到了傍晚,她給靳西清發去訊息。你落地了嗎?平安嗎?但是等了很久,等到薑今夏在沙發上睡過去,手機都冇震動。直到第二天早上。薑今夏被冷醒,打開手機,訊息框裡靳西清隻回覆了一個字。嗯。酸楚再次漫上心頭。薑今夏深吸了口氣,還冇壓下。局裡突然來電。接起就聽局長厲聲:“小夏,休假暫停,現在有一個緊急任務。”“有一個逃逸了八年的嫌疑人出現在了城北遊樂園,馬上過來!”“是!”薑今夏應聲,掛斷電話立刻出門。趕到城北遊樂園,他們全隊人已經到了。薑今夏和隊長言承同事多年,十分默契。兩人扮成情侶進去尋找目標,其他人封住兩邊出口。進入遊樂園,耳麥裡傳來同事的聲音:“嫌犯王大治,身高175CM,偏瘦……”薑今夏挽著言承的手臂,眼神快速在人群中掃視。耳邊言承壓低聲音:“犯人可能會去小孩多的地方。”薑今夏立刻向小孩多的地方看去。就在這時,她身邊響起個稚嫩的聲音:“爸爸!媽媽——”她下意識看過去,隻見那小男孩笑著撲向了一個穿著西裝的男人。下一秒,薑今夏看清男人的臉,狠狠怔在原地——是靳西清,在他的身邊還有夏安禾。相識十幾年來,在薑今夏的記憶中,靳西清永遠一絲不苟。襯衫冇有褶皺,臉上冇有多餘的表情。可眼下這一刻,靳西清脫去了西裝外套,襯衫的袖子卷在胳膊肘處,眉眼間都是笑。她就這麼看著靳西清將男孩抱在懷裡,夏安禾笑著點點男孩的鼻尖。那一家三口的幸福摸樣,讓薑今夏隻覺骨頭縫裡在往外冒寒氣。那孩子,是誰的?言承這時在身後叫了薑今夏一聲:“小夏!”薑今夏回過神,冇來得及扯回目光。靳西清循聲看來,兩人四目相對。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