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04795457

26

什麼?

耀靈域主驚恐轉頭。

轟!隻見在冥界另一個方向,一股浩浩蕩蕩的氣息從那裡迅速席捲而來,這股氣息之強,極其恐怖,初時還在遠處,可是刹那之間,竟便已經降臨魂嶽山道場上空,

以驚人的速度籠罩住了耀靈域主的神魂。

“那是……”

秦塵一瞬間驚住,豁然抬頭看向那股氣息傳遞來的方向,那是死海囚籠的位置。

“逆殺神帝前輩……”

秦塵震驚,這一股氣息,竟是和逆殺神帝前輩的力量一模一樣,很顯然,是逆殺神帝前輩在死海囚籠中出手。

可是,逆殺神帝前輩不是已經隕落,隻留下一道殘魂了嗎?為何還有如此恐怖的力量?

而在秦塵震驚之中。

轟隆!

從死海席捲來的這股力量一瞬間籠罩住了耀靈域主,一道可怕的殺意從這股力量之中爆發而出,一瞬間入侵耀靈域主的神魂本源。

“不!”

耀靈域主驚恐出聲,瘋狂釋放神魂之力試圖抵擋這股力量,同時它的這一道神魂本源更是以驚人的速度遁入深淵通道,瘋狂衝向深淵所在。

隻要進入深淵,它就得救了,冇有任何力量能在深淵中將它絞殺。

然而,任憑它如何接近深淵,這一股恐怖的殺意之力依舊湮滅著它的神魂本源,並且將它的神魂本源一點點吞噬殆儘。

不僅是這個時間線的它,包括過去、現在、未來,所有時間線中的它,都被一點點吞噬,根本無力抵擋。

“深淵,我到深淵了。”

轟!

終於,在瘋狂的抵擋中,耀靈域主的這一道神魂穿透了深淵通道,降臨到了深淵之中,而它原本無比強大的神魂本源,此刻竟隻剩下了一道殘魂。

“哈哈,我活過來了……”耀靈域主狂喜出聲,在它這道神魂殘魂進入深淵的瞬間,深淵之中一股冥冥中的力量加持在了它的身體,守住了它的神魂。

“唔,深淵之力!”一道威嚴的犀利聲音,從那股恐怖的殺意氣息中瀰漫而出,下一刻,耀靈域主渾身僵直,因為它驚恐的發現,自己到達了深淵之後,對方那恐怖的殺意竟是還在

湮滅它的神魂,並且是在一種更高維度的存在中,在一點點湮滅它的神魂。

“不,怎麼可能?我……不甘心……救我……”耀靈域主心神惶恐,急忙抬頭,在它頭頂的上空,隱約看到了一雙冰冷的眸子,是另一脈的深淵主神,正好降臨這方天地,同時也觀察到了耀靈域主這裡的變化

“嗯?大膽,閣下是誰?竟敢在吾深淵之中撒野。”

這一雙黑色眸子綻放冰冷殺意,轟隆一聲,一道可怕的高維力量降臨而下,直接席捲向下方的耀靈域主殘魂和那一道恐怖殺意。

“我……有救了,是某一位深淵主神!”

耀靈域主見狀,心中狂喜。

“深淵主神,有趣!”

一道冷漠的聲音響起,“我之一生,還未曾殺過深淵主神,今日倒是想見識一下,斬!”

轟!一道可怕的殺意劍氣沖天而起,這劍氣浩蕩,煌煌光芒綻放,如同在漆黑的深淵之中出現了一柄通天的光劍,璀璨的光劍接連天地,瞬間出現在高維層次,與那

深淵主神釋放出的恐怖氣息轟然碰撞在了一起。

轟!

劍氣激盪,在耀靈域主難以置信的目光中,那深淵主神所釋放出的恐怖高維深淵之力,竟是被瞬間劈斬開來,激盪四方。

“嗯?這股力量……”天際之上,那顯露出來映照在天地間的雙瞳中有著驚怒,噗的一聲,因為隻是一道投影,祂的雙瞳中竟是被這一道通天殺意劍氣硬生生劈出了一道細微血痕,可

怕的力量迅速肆意。

“嗯?”

此際,遠處天地間,冥神正攜手帶著冥月女帝逃竄向深淵深處,此刻若有所感,驀地轉頭,頓時看到天地間那一道恢宏的劍氣。

“逆殺……”冥神喃喃自語,笑看著遠處那通天劍氣,“這傢夥,當年果然不曾完全隕落,冇想到今日倒是幫了我一手。”

冥月女帝溫柔道:“冥,當年若非是他,你也不會受傷,來到這深淵之後也不會在滅道主那些傢夥圍攻之下傷勢加劇,耗費這麼多年才恢複了。”冥神笑了:“這其實與他無關,是冥冥命運之中自有的定數,不是他能逃脫的,也不是我能擺脫的,你我命中,定然有這一遭,也正因為如此,你我的女兒,命數

中纔會有如此的機會。”

冥神雙瞳中宛若萬花筒一般旋轉起來,有億萬光芒在綻放,彷彿看透了命運中的一切。

命運虛幻,以他的修為,理應早已超脫了,可在那一層次麵前,即便是他,有些事情也身不由己,無法自主。

“那一位,佈局甚大,你我隻能在他的安排之下騰挪,不過這也好……”冥神笑了:“冥月,本來你想要踏足這一層次,可謂是難如登天,即便是我,也無法讓你輕易突破,但有了那一位的佈局,你我在這一命數之中,纔會有無限可能

“可那也代表了危險。”冥月女帝含情脈脈看著冥神。

冥神輕撫冥月女帝的臉:“未知纔是最有魅力的,不是麼?”他喃喃自語,抬頭看天,眼神中有動人心魄的光芒在閃爍:“無數個紀元中,我在冥界無敵太久了,宇宙海的那些老傢夥一心想吞併我冥界,但他們攻不進來,我

也打不出去。”

“而現在,至少命運在流動,你我的命運有了無限的可能,你不覺得這很刺激嗎?”

冥神身上傲氣勃發,“我冥神,也想看看,那一位究竟想做什麼,也想看一看,我的頭頂有什麼,不然,人生豈不是太無聊了,不是麼?”

冥神輕輕摟住了冥月女帝。

冥月女帝溫柔的靠著冥神的胸膛,輕語道:“冥,你知道的,你想做什麼,我都是會支援你的,隻要能和你在一起,刀山火海,屍山血雨哪又算得了什麼呢?”

“哈哈。”

冥神哈哈笑了起來,有妻如此,夫複何求呢?

“冥神~~~”

而此時,從那滅道長河所在之處,一道帶著無儘憤怒的嘶吼之聲陡然響徹了起來,驚怒的嘶吼,如同雷霆炸響,瞬間迴盪整個深淵天地。

轟!

整個滅道長河劇烈沸騰起來,一道巍峨的身影投射在了深淵漆黑天地之間,映照諸天。

正是滅道主,祂的投影迴歸,發出憤怒嘶吼,可怕的神念如同颶風在這片深淵天地激盪。

這一次,吃了這麼大的虧,讓祂如何不憤怒,一心想要找回場子。

轟!

祂目光如炬,照耀諸天萬界,遙遙感知向冥神的位置,瞬間暴掠殺來:“冥神~~~”

驚天怒吼中,一道恐怖的身影迅速暴掠而來,無視空間和時間,掠向冥神。“嗬嗬,滅道主這個瘋子來了,走,萬一被祂攔住,等其他深淵主神趕到,你我就麻煩了。”冥神哂然一笑,牽著冥月女帝的手輕笑道:“冥月,走,為夫帶你遛

狗……”

話音落下,冥神帶著冥月女帝瞬間消失在了天地之間,暴掠遠處。

在他身後,暴怒的滅道主帶著恐怖氣息不斷追擊而來,怒意通天。

其他投影而來的深淵主神此刻也是瞳光鎖定冥神,遙遙追擊而來。

“滅道主大人……”

深淵通道前,唯有耀靈域主神色驚恐,歇斯底裡的嘶吼,眼神絕望。

之前那投影的深淵主神被這殺意主人用劍氣擊退後,耀靈域主已經絕望了,可隨即,它又感受到了滅道主大人的力量,心中不由狂喜。滅道主大人乃是本體在此,足以救下在深淵通道的它,可它怎麼也想不到,滅道主大人在投影迴歸後,根本無視此地隻剩一道殘魂的它,而是殺向了遠處的冥神

將它拋棄在了這裡……

“為什麼……”

耀靈域主眼神中流露出來一絲絕望,一絲後悔。

轟!

下一刻,它驚恐的眼睜睜感受著自己的神魂一點點湮滅,最終被這股恐怖殺意的主人吞噬。

“如果有來世,我寧願當條狗……”

“轟!”

心中帶著無儘的不甘,耀靈域主神魂崩滅,瞬間魂飛魄散,徹底隕落。

“滅道主,冥神……”

一劍劈散那深淵主神的攻擊,這一股恐怖殺意遙遙看著遠處的諸多深淵主神追擊向冥神而去,旋即遁入高維,沿著深淵通道直接重歸冥界。

在迴歸冥界過程中,他那恐怖的殺意氣息瘋狂激射,將那連接冥界,被深淵一族維繫了多年的深淵通道不斷撕裂開來。

轟!

在這一道殺意氣息回到冥界的瞬間,整個深淵通道徹底崩滅,被他那無儘可怕的殺意之力,直接湮滅在了時空之中。

從此,深淵將無法輕易將人送來冥界。

緊接著,這一道殺意氣息遙遙看向了死靈長河核心之地所在,目光落在了笑笑的身上,落在了寧沐瑤的身上。

“妹妹!”這一道聲音中帶著呢喃,巋然消失,迴歸死海。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