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04795469

26

此時的赤顏呆立當場,無數的記憶如同滾滾潮水,在它的腦海中激盪。

一旁,巴卡等人都身軀一震,眼神難以置信看著這一幕。

“這……這群強者究竟是什麼人?赤顏和他們到底什麼關係?”巴卡額頭冷汗都冒出來了,背後衣袍被冷汗浸濕了。

恢複前世記憶,這樣的手段簡直就是逆天。

須知。

任何死靈出現在死靈長河,他前世的記憶都會被封印,就如同喝了孟婆湯一般,和前世做了徹底的切割,直到進入輪迴之後,便是另外一個全新的生命。

而想要將其記憶恢複,必須利用死靈長河的輪迴之力,對其進行逆轉。

這等手段,即便是傳說中冥界的四極大帝都無法做到,可眼前這幾人竟然可以讓死靈恢複記憶,光是想想,就讓無數死靈不由顫抖恐懼。

他們卻不知,幽冥大帝根本無法做到的事情,寧沐瑤和笑笑作為死靈長河之靈,卻並非是什麼難事。

隻不過,她們不會肆意去恢複死靈的記憶而已,因為她們作為守護死靈長河的靈,必須維持死靈長河的運轉,而強行恢複記憶,卻是違背死靈長河規則的。

但偶爾為之,卻並不是什麼大事。

轟隆隆!

此刻,赤顏曼妙的身姿一顫,前世的無數記憶,一瞬間全都回來了。

異魔族崛起!

入侵天武大陸!

重傷後進入吞天魔瓶沉睡,被魔厲撿到,雙方一開始彼此利用,相互扶持,到後來,漸漸產生感情……

再來天界強者降臨,它自己身死,利用吞天魔瓶碎片化為血獸,和魔厲一同飛昇天界。

天界之中,它和魔厲曆經千難萬險,最後又重塑紅顏武皇肉身。

一切的一切,全都清晰沉陷在了腦海中,宛若倒放的電影,如此清晰,恍若隔世。

最後的記憶,是為了從淵魔老祖手中救下魔厲,自爆肉身,衍化火焰大道,魂飛魄散。

淚水!

莫名從赤顏眼角滾落了下來,它體內無數的情感此刻如同火山一般噴薄而出,根本無法抑製。

“赤炎魔君!”

它喃喃開口。

這一刻,它想起了自己的名字,想起了自己前世的一切,想起了那個無法忘記的夜晚,和魔厲纏綿的快樂。

“厲兒!”

赤炎魔君抬頭,止不住的淚水模糊了雙眼,她的雙手,顫抖著捧起了魔厲的臉。

魔厲也就這麼無聲的哭泣著,這一刻,他這個從天武大陸便一路崛起的蓋世梟雄,卻是忍不住的哽咽抽泣著。

十年生死兩茫茫。

不思量,自難忘!

“赤炎大人!”魔厲哽咽。

眾目睽睽之下,兩人緊緊擁抱在了一起,手掌用力,彷彿要將對方給死死揉進自己的身體中一般,永遠都不要分開。

而此刻,秦塵、思思、寧沐瑤、笑笑等幾人都在遠處,微笑看著這對情人死去後的再次相見。

一旁,巴卡和其他死靈們卻顫抖了。

撲嗵。

巴卡直接跪下了,褲子濕漉漉的。

這特麼……

巴卡都快要哭了,原來自己愛上的死靈竟有如此背景,也不知道說它是有眼光呢,還是冇眼光。虛空中,魔厲和赤炎魔君就這麼緊緊抱著,感受著彼此的呼吸,彼此的氣息,彼此的心跳,雖然赤炎已是死靈,不會有心跳,可她那種激動的情緒,讓她體內傳

來砰砰的聲音。

冇有人去打擾。

都靜靜看著這對美好。

思思微笑看著秦塵,看到魔厲和赤炎,她也想到了曾經的自己和秦塵,右手不由自主牽住了秦塵的手,含情脈脈看著秦塵,就這麼微笑著。

寧沐瑤見到這一幕,眼神中流露出一絲落寞和失落。

秦塵體內。

混沌世界中,黑蓮聖使也靜靜看著眼前這一幕。

“皇族大人。”

黑蓮聖使眼角莫名的也有淚水滑落,心中又是難受,又是高興。

就這樣,魔厲和赤炎魔君也不知抱了多久,這才終於分開。

赤炎魔君雙眼濕潤,抬頭看著魔厲,淚水止不住的流,她激動地顫抖著,仔細的看著眼前讓她魂牽夢繞的男子,那個讓她死後都無法忘記的男人。

看著那眉毛,那雙眼睛,那鼻子……

和當年的模樣一點都冇變。

“厲兒,真……真的是你?”赤炎魔君都哽嚥了,眼睛泛紅。

“赤炎大人,是我,真的是我!”魔厲也哽嚥著。“可這裡是冥界,你怎麼……怎麼會?難道你也成了死靈?被淵魔老祖殺了?”赤炎魔君突然似是想到了什麼,急忙抓著魔厲的身體,感受到他身上的溫度,這才

忍不住鬆了口氣。

不是死靈,厲兒他冇死。

這個時候,她還在擔心魔厲。

魔厲眼中有淚,感動道:“赤炎大人,我冇死,那時候多虧了你的涅槃重生,厲兒才能從淵魔老祖手中活下來。”

“那你怎麼會?”赤炎魔君有些難以置信,她可是知道冥界的可怕的,一個陽間人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

“厲兒想救你,所以便來冥界了,當然,這還要多虧了秦塵!”魔厲解釋道。

“秦塵?”

赤炎魔君一個激靈,急忙抬頭,就看到了魔厲身後的秦塵,臉色頓時大變。

咻!

她身形一晃,急忙攔在魔厲身前,將他護在了身後,聲音顫抖道:“秦魔頭……你要對厲兒做什麼?”

秦塵:“……”

寧沐瑤和笑笑也驚愕看著秦塵。

魔頭?

秦公子居然還有這麼一個綽號?

魔厲急忙拉住赤炎魔君:“赤炎大人,我和秦塵現在是合作關係,若非是他,我也不會那麼順利在這冥界中找到你,並且將你的記憶恢複。”說著,魔厲急忙護在赤炎魔君身前,有些緊張道:“秦塵,赤炎大人就是這脾氣,你……你千萬要見涼,彆往心裡去,彆怪罪她,我……我在這替她給你賠罪了。

媽的!

感知到周圍那些恐懼和怪異的目光,秦塵的臉頓時都綠了。

靠!

自己有這麼可怕嗎?

魔厲和赤炎魔君這對夫妻也才能黑自己了吧?

這不是敗壞自己的名聲嗎?

“噗嗤!”

思思見狀,卻是不由笑了起來。

“好了魔厲,秦塵可不是那種人,你們夫妻再度相見,我們就不打擾你們的美好日子了,給你們一點空間。”思思笑了笑,牽著秦塵的手掠向前方那城堡。

“對,赤炎大人,走,我們彆在外麵了,前麵是你的城堡嗎?我們過去慢慢說。”魔厲眼淚蒸乾,當即拉起了赤炎魔君的手。

“這……這城堡是巴卡大人的……”赤炎魔君急忙道。

“巴卡大人?”

魔厲轉頭,目光看向那跪伏在那,褲襠都已經濕了的巴卡,那一雙深邃的目光與巴卡的目光瞬間接觸到了一起。

轟!

巴卡隻覺得腦海嗡嗡作響,彷彿突然墜入無儘深淵之中,無法呼吸,無法動彈,如同死了一般。

“赤炎大人,他……冇對你怎麼樣吧?”魔厲冷冷說道,從巴卡之前的狀態上,他感覺巴卡和赤炎大人之間有某些莫名的瓜葛。

頓時神魂入侵巴卡的腦海。

轟!

無數記憶,被魔厲感知到,在看到這巴卡竟然要納赤炎大人為妾之後,一道恐怖的殺意從魔厲身上陡然升騰了起來。

轟隆隆!

這一座小世界都顫抖起來,宛若末日來臨一般,下方無數死靈都驚恐的跪伏了下來,身軀無法動彈,如同任人宰割的魚肉。

時間都如同凝滯了。

“啊!”

那巴卡的死靈身軀當場便要粉碎開來。

“算了,厲兒。”這時赤炎魔君急忙攔住了魔厲的手臂,將他的殺意安撫了下來。

魔厲疑惑看著她。赤炎魔君搖了搖頭:“這巴卡雖然對我心有不軌,但不管如何,這些年若非是他,我在這死靈世界也不會安逸存活到現在,算了,你我能相見,已是天大恩賜,便

饒了他一命,讓他有輪迴的機會吧。”

魔厲的眼神瞬間變得溫柔起來:“既然赤炎大人你這麼說了,那厲兒就饒了他一命。”能再見赤炎魔君,這種重逢的喜悅甚至於超越了突破大帝變帶給魔厲的激動,恍惚間,魔厲感到自己似乎回到了天界的歲月,和赤炎魔君一同流淌,一同相依為

命,一同纏綿的日子。

那時候的他們,雖然狼狽,雖然居無定所,可現在回憶起來,卻那般溫馨,是他生命中最美好的一段歲月。

當年赤炎魔君之死,讓魔厲陷入瘋狂黑暗境地,不惜一死也要複活她。

而現在……

一切都好了!

散去殺意,魔厲牽著赤炎魔君的手,掠向了前方的城堡。

呼哧,呼哧!

在場的無數死靈這時候才從那種絕望驚恐之中回過神來,原本凝固的時間也再度恢複了流動。

恐怖,可怕!

它們腦海中隻有這一個念頭,先前那傢夥,絕對是一個魔鬼。

城堡之中。

秦塵一行人都圍在一張桌子坐下。另一邊,魔厲和赤炎魔君則講述著這些年自己所經曆的一切,聽到魔厲遇到這麼多危險,赤炎魔君一顆心一直死死揪著。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