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04795476

26

宇宙海,混沌氣激盪,看著秦塵彈指間就將天罰傭兵團的佐菲團長滅殺當場,所有人都呆立住了,一個個好似當場宕機了一般。那佐菲先前展現出來的實力,堪稱絕望,強如拓跋老祖這樣的三重超脫強者殘魂也無力一戰,然而便是這樣的強者,在秦塵的麵前卻猶如待宰羔羊一般,那種強

烈的衝擊,深深震撼住了在場每一個人。

虛空中,佐菲的神魂破滅,無形的魂光散逸間,一道記憶之光被秦塵瞬間攝入手中,在秦塵的目光下此人命運的一切經曆,都無所遁形,儘皆被他窺探看清。

屍山血海!在佐菲的記憶中,充斥最多的,便是他們天罰傭兵團在整個宇宙海燒殺擄掠,在宇宙海的偏遠地區,一個個的文明被毀滅,一個個的星域在燃燒,星球炸裂間,

淒慘的哀嚎聲不斷迴盪,如厲鬼嚎叫。

那火光倒映出來的,是天罰傭兵團無數強者們肆意猖狂大笑著的臉,火光輝映,像是有鮮血流淌,映紅了一切。

此外,還有佐菲他們在一個個文明間的作惡畫麵,無數**的女子被一根根的大道鎖鏈串著,如同狗鏈一樣,變成貨物,在宇宙海中販賣,流通。而男性生靈們,年紀小的有天賦的,和一些身強力壯的,則被販賣出去,用來挖礦,苦力,甚至給魔修煉魂、修煉,而一些老弱婦孺,則是被開膛破肚,當場屠

殺,毫無人性。

甚至以折磨這些人取樂。

“畜生!”

秦塵目光冰冷,心中殺意沸騰,這些傭兵根本就不知道人性是什麼。

轟!

秦塵抬手,無數滾滾的超脫之力融入天地,融入這混沌之中,經由混沌淨化之後,再進入到初始宇宙之中。

冥冥中,眾人感覺到初始宇宙的天道似乎變強了許多,身上原本無法提升的修為,竟是躍躍欲試起來。

這些天罰傭兵團之人雖然作惡無數,但他們的本源卻是大補之物,壯大著初始宇宙。

嗡!

而這時,遠處的金字塔和諸多飛舟,此刻竟是驟然動了起來,空間光芒閃爍,竟是要打開蟲洞,穿梭虛空,逃離這裡。

雖然佐菲他們隕落了,但這些金字塔中卻還有後勤人員在,此刻全都驚恐無比,倉惶而逃。

“死!”秦塵抬手,眼眸冰冷,右手輕輕按壓下來,一道無形的力量瀰漫開來,頃刻間,金字塔和那諸多飛舟全都停了下來,裡麵原本還活著的諸多天罰傭兵團成員,儘

皆灰飛煙滅,屍骨不存。

“嗯?”

秦塵看了眼那金字塔所在,一抬手,下一刻,幾道身影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正是被囚禁起來的司空震、臨淵至尊、司空安雲幾人。

“暗,暗大人……黑暗之母大人!”

看到秦塵,司空震等人一驚,旋即急忙道:“大人小心,有宇宙海強者來襲,要進攻初始宇宙,我黑暗一族已陷落,大人趕緊離開這裡……”

“不用說了。”秦塵擺手,“所有事情我已知曉,你們放心,那些人都已經死了,你們安全了。”

“死……死了?”

司空震等人怔怔看著四周懸浮的金字塔和諸多飛舟,那虛空中在不斷動盪的超脫之力,讓他們瞬間明白過來先前所發生的事情。

嘶!

內心瞬間湧動無儘震撼。

“你們辛苦了。”秦塵看了眼身受重傷的司空安雲等人,這才從先前的激憤之中清醒過來,一抬手,嗡的一聲,一道無形的力量籠罩住幾人。

在幾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中,司空安雲幾人身上氣息迅速恢複,甚至連拓跋老祖原本即將崩潰的殘魂也是穩固了下來。

“逍遙前輩,這些天罰傭兵團的戰艦飛舟,就交給你了,你來安排一下,裡麵有天罰傭兵團所掠奪來的諸多寶物。”秦塵對著逍遙至尊開口道。

逍遙至尊一臉感慨:“秦塵,這些就交給我們吧。”

他看著秦塵,難以置信當年還在他身邊跟著戰鬥的年輕人,如今竟已有了這等實力,這真的是……

唉,還是得有後台啊。

“諸位還請一同收取這些戰艦和飛舟,秦某先去處理一些事情,回頭在人盟城我再和諸位碰頭。”秦塵對眾人點頭道。

“塵少你先去忙。”眾人急忙開口。

秦塵點頭,旋即帶著思思幾人一步跨出,驟然消失不見。

初回初始宇宙,他最先要見的,自然是古帝前輩,因為他有太多的疑惑,還冇有弄清。

“哈哈哈,兄弟們,這些飛舟可都歸我們了,走,咱們趕緊去看看。”

不等逍遙至尊開口,洪荒祖龍已經第一個衝了上去,他來到一艘飛舟前,左摸摸右摸摸,一臉的愛不釋手。

“嘖嘖,這可都是寶貝啊。”洪荒祖龍口水都快流下來了,能在宇宙海飛行的戰艦,彆說初始宇宙冇有,就算是南十三星域怕是也冇幾艘。

特彆是那金字塔。

“這可是超脫極限級的戰爭堡壘,非帝級無法攻破,這天罰傭兵團能在宇宙海縱橫,此戰爭機器怕是占據了不少功勞。”拓跋老祖感歎,他當年在宇宙海南星域的霸陽軍團任職,毫不客氣的說,這麼一艘戰爭堡壘,也隻有軍團隊長級的高手才能擁有,整個軍團有諸多小隊,最終形

成一個龐大的軍團。

一位軍團長,便是帝級高手,掌控帝級機械秘寶,融合諸多小隊至寶,最終形成一個龐大的整體,鎮守一方。

此刻。

眾人都來到這金字塔前,此物恢宏,防禦無比堅固,若非是塵少出手,以在場他們這麼多人的實力,怕是根本破開這機械秘寶的防禦。

而以眾人現在的實力想要將其煉化,也並非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眾人驚喜收穫之時。

秦塵則是帶著思思幾人,瞬間來到了虛空潮汐海的所在。

“小友進來吧。”當秦塵降臨虛空潮汐海的瞬間,根本不需秦塵開口,就聽到一道聲音響起,下一刻虛海之中,浪濤湧動,出現了一個漆黑的通道,通往無儘的虛海深處,彷彿在

恭迎秦塵一般。

秦塵一步跨出,瞬間進入通道之中。

如今秦塵已經不是第一次進入虛海了,但是在見到虛海深處的場景之後,秦塵還是忍不住震撼了。

隻見在那虛海儘頭的浩瀚天地中,古帝前輩還是盤坐在那裡,渾身被一條條的鎖鏈捆縛,如同一尊神祗一般,永恒不滅。可在他背後的浩瀚天地間,原本無數坐臥的屍體,此刻竟是全都活了過來,化作了一尊尊恢宏的身影,靜靜站在古帝的身後,如同鐵甲羽林,有巋然不動的鐵血

氣質,殺意沸騰,浩瀚沖天。

這些,正是當年古帝前輩所說死去的古族麾下,如今卻全都甦醒了過來,像是從墳墓中走出的遠古強者,每一個身上的氣息,都極其可怕。若非是這虛海虛空極其驚人,蘊含特殊大道規則,能壓製住他們的力量,他們中的任何一種出現在南十三星域,都能讓整個南十三星域震動,大道承壓,毀天滅

地。並且古帝身後佇立的幾人,正是秦塵之前在死靈長河核心本源中見到的那四尊死靈雕像,一個個身上氣息內斂,但卻俱是巔峰大帝修為,那氣勢在複活之後竟是

不遜色於觸摸到半步神帝的冥藏大帝了。

比之死靈雕像之時,竟還是強上了許多。

“諸位,見到小友,還不行禮?”

古帝一揮手,前方虛空出現一片乾淨的空地,同時對著身後的諸多族人沉聲道。

“我等,見過大人。”

伴隨著古帝話音落下,諸多古族強者當即對著秦塵躬身行禮,聲音如雷,震撼不已。

須知,古族複活的每一尊族人都是大帝修為,且是大帝中的佼佼者,這麼多大帝一同行禮,哪怕是經曆過冥界戰爭,還是讓秦塵等人為之震撼。

“古帝前輩,你瞞得我好苦。”

秦塵苦笑,拉著思思幾人在空地上坐下,一臉無語說道。

“哈哈哈,秦塵小友此言何意?”古帝笑了,聲音爽朗,開懷大笑。

秦塵苦笑道:“前輩早知冥界中的一切,卻不明說,還讓晚輩闖蕩冥界,晚輩差點遭到危險,難道不是瞞著晚輩嗎?”“還有,當初晚輩前往冥界前,前輩還讓晚輩先行融合天界本源,現在回想起來,是因為隻有晚輩融合天界本源之後,才能在冥界直接溝通天界,而前輩才方便從

天界通過混沌星河降臨死靈長河,出手禦敵吧?”

“而前輩的目的也是為了完成當年冥神和前輩的承諾,讓自己麾下族人再度複生,晚輩倒像是成了棋子,被前輩玩弄股掌之中,前輩你說你是不是太不厚道了?”

秦塵一頓輸出,怨氣重重。

“哈哈哈!”聞言,古帝卻是突然哈哈大笑了起來。

“小友啊小友,你這傢夥可真是雞賊。什麼你是棋子,我玩弄你股掌之中?明明是我纔是你們一家的棋子好嗎?”古帝幽怨開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