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04795489

26

刹那間,原本被屍國國主控製住的無數古屍,竟是一瞬間消失在了他的感知中。

“這……”

屍國國主瞪大眼睛,心中駭然萬分,遠處,科莫多獸撒羅耶等強者亦是瞳孔一縮。

眼前那黑色海洋,蘊含無儘可怕的殺氣和死氣,當這股殺氣和死氣散逸出來的瞬間,他這個特殊生靈竟有種渾身靈魂悸動,好似要當場被吞噬其中的感覺。

這種感覺簡直比殺了他還要難受。

“是我血脈傳承在告訴我,危險……”科莫多獸撒羅耶內心恐懼,身軀微微顫抖。

位於眾人前方的屍國國主此刻神色驚怒,還冇來得及有所反應。

嘩!下一刻,無數死海長河收回秦塵體內,而伴隨著那海水消失的,它那培養了無數紀元的古屍大軍,此刻也是煙消雲散般,儘皆消失在虛空中,好似從來都冇有出

現過。

“消失了。”

“屍國國主的無數古屍大軍都被此人給收走了,這……這是什麼手段?”

“那麼多的二重超脫銀屍,和三重超脫金屍,竟是被一瞬間吞噬,這是什麼手段?”

眾人都驚顫了。即便是以在場眾人的大帝修為,想要將這些屍國國主祭煉了這麼多年的古屍大軍直接湮滅,怕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可眼前那初始宇宙中出現的年輕人卻做到

了。

那黑色的海洋,究竟是什麼級彆的重寶?這一刻,不僅僅是撒羅耶感受到了悸動,釋南天、金琥城主、血魔大帝幾大強者也都驚顫起來,雖然眼前的秦塵修為他們根本感知不出來,但先前所露出的那一

手,卻給了眾人無比巨大的悸動。

而最為驚怒的則是屍國國主。

他的腦海中,一股強烈的憤怒直接沖天而起。

“小子,你把本國主的麾下都收到哪裡去了,給本國主交出來。”

屍國國主怒喝出聲,再也按奈不住,身形一晃,一隻大手抬起,朝著秦塵便是狠狠抓攝而來。

轟隆!這一掌抓住,整個南十三星域上空都彷彿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手掌,恐怖的屍氣爆發出來,宛若滔天的烏雲,浩浩蕩蕩,朝著秦塵劈頭蓋臉的落下,刹那之間就來

到了秦塵身前。

“塵少小心,這是大帝級的強者。”

拓跋老祖驚怒出聲,眼前屍國國主一掌之下,屍氣滾滾,強悍無匹,蘊含恐怖的大道規則,堪稱無孔不入。

超脫境的高手哪怕沾染上一分,怕都會被屍毒入侵,直接成為對方的傀儡,塵少能扛得住嗎?

此刻不僅是拓跋老祖,在秦塵身後,暗幽府主等諸多強者們俱是瞪大驚恐的雙眼。

大帝。

這對於南十三星域的無數強者而言,僅僅是一個處於傳說中的名次。

“哼,螻蟻也聽說過大帝?既如此,焉敢得罪本國主?死來!”

轟!

在屍國國主憤怒的語氣中,他的大手橫貫浩瀚虛空,直接來到了秦塵身前。

“大帝,很強嗎?”秦塵嗤笑,眼眸冷漠,看著屍國國主的目光中帶著冰冷:“誰都有弱小的時候,堂堂執掌南十三星域外諸多宇宙疆域的古老勢力,竟是一個喜歡將生靈煉製成屍傀

的傢夥,真是讓我感到噁心。”

話音落下,秦塵右手抬起,對著那屍國國主探出的大手,直接一拳轟出。

“還敢還手?”

屍國國主心中惱怒,他堂堂屍國國主,何曾遭到過如此淩辱?

“死!”

那可怕的手掌之上,一道道詭異的符文流轉,屍氣滾滾,紫金色的大手如同重重山嶽,爆發出來的氣息令得周圍無數強者都感到壓抑和恐懼。

然而秦塵卻是無視,依舊是這麼一拳轟出,直白,簡單,輕描淡寫。

“轟!”虛空中,兩隻手臂悍然碰撞在一起,在眾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之下,秦塵的大手如同一柄插入豆腐的尖刀,噗嗤一聲,竟是將屍國國主的這一隻大手當場洞穿開來

“什麼?”

一道可怕的神光貫穿天地,屍國國主的大手之上無數大道法則被直接撕裂,硬生生出現一個巨大的豁口,震驚了在場所有人。

“啊!”

屍國國主大吼,他麵色猙獰,感覺到自己手臂的大道法則此刻竟是開始了潰散。

“你……你也是大帝?”

歇斯底裡的嘶吼聲迴盪天地,屍國國主驚怒看著秦塵,他的手臂,早已被祭煉成屍傀,堅硬無比,在同級彆中,一般人根本無力抵擋。

可當秦塵先前一拳轟出的瞬間,他的大手拍擊上去,竟是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無助之感,根本無力去阻擋。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遠處,金琥城主等大帝強者也心顫了。

“這初始宇宙中出來的土著,怎麼會這麼強?”

“屍國國主的屍掌,竟然被瞬間洞穿了。”

“屍傀祭煉之後,同級彆強者中堪稱無敵,他一個小小的初始宇宙,怎會擁有如此強大的實力?”

除了撒羅耶之外,其他所有大帝都驚恐了,本以為來這裡,是一場尋寶之旅,是一場戲謔之旅,可冇想到,竟會看到這樣震撼內心的一幕。

隻是,此刻眾人心中的驚恐還冇來得及落下,秦塵已然一步跨出。

唰!

他身形好似穿透了無儘的虛空和天地,刹那之間就已經來到了屍國國主身前,速度之快,讓屍國國主瞳孔驟縮,簡直來不及反應。

“是大帝,就可以這樣肆意殺戮嗎?”

秦塵淡漠出聲,看著試過國主的眼神宛若看著一個死人。

“你……滅世屍毒……”

屍國國主內心驚悸,驚怒之下,根本顧不得其他,直接張大嘴巴,轟,一道可怕的屍毒汪洋瞬間從他口中噴吐而出。

這屍毒浩蕩,蘊含可怕的大道之威,如同一條漆黑的長河直接噴向秦塵,所過之處,虛空都被腐蝕開來,出現無數的豁口。

本命屍毒!

這是屍國國主祭煉了無數紀元的一口屍毒,本來是他的殺手鐧,一直隱藏了多年,輕易不會施展的。

但是在剛纔那種情況之下,屍國國主根本顧不得其他,下意識的就將自己最強的手段給施展了出來。

轟!那屍毒滾滾,如同汪洋,奔騰向秦塵,直接跨過無儘空間,而秦塵整個人好似傻了一般,完全冇有料到屍國國主竟還有這樣的手段,猝不及防之下,被瞬間籠罩

其中。

“不好,塵少。”

拓跋老祖等人神色驚恐,心中一沉。

“中了。”屍國國主見狀,則是頓時流露出狂喜之色,歇斯底裡的嘶吼道:“哈哈哈,還以為有什麼能耐呢,到底是小地方出來的傢夥,還不是著了本國主的道,本國主的這

口屍毒,連中期大帝沾染上都要受傷,看你怎麼死……”

“正好,等你死後,本國主將你的身軀直接祭煉成屍傀,方能解本國主心頭之恨。”屍國國主一邊獰笑,一邊繼續噴吐屍毒,轟,可怕的屍毒不斷蔓延,之前秦塵的實力著實把他嚇了一大跳,所以即便是明知秦塵凶多吉少,可他還是不敢有絲毫

懈怠,瘋狂噴吐屍毒大道。

嗤嗤嗤!

四周無數屍毒湧動,整個南十三星域都開始被腐蝕起來,其中更是有部分屍毒散逸到了釋南天等人所在。

釋南天等強者感知著麵前可怕的屍毒,身形連連後退,任由那屍毒散逸,這可是大帝級的屍毒,就算是他們沾染上,也會惹上不小麻煩。

唯有身為科莫多獸,擁有特殊血脈的撒羅耶無懼這些屍毒,下意識的甩動身軀,砰的一聲,將散逸到他身邊的屍毒給阻攔下來,並未讓其擴散。

在眾人後退的同時,那血魔大帝更是偷偷看了眼不遠處的思思等人,目光閃爍起來。眼前這初始宇宙的特殊他們深深感受到了,如今這初始宇宙最強的小子已經被屍國國主給拿下,這剩下之人自然不能全都被屍國國主擒拿,否則豈不是好處都被

屍國國主占得了?

就在眾人心中不斷閃爍各種念頭的時候。

“嗬嗬!”

一道輕笑之聲突然從那漫天散逸的屍骨中傳遞而出,如同鬼魅一般,把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跳。

什麼情況?

眾人紛紛豁然轉頭,看向那屍毒中心所在。

嘩啦!

眾目睽睽之下,一道身影從那屍毒之中緩緩呈現而出,正是秦塵,他的周身縈繞淡淡的光輝,那屍國國主祭煉了無數紀元的屍毒,根本無法汙染他分毫。

“還以為這屍毒大道,有什麼特殊之處,不過如此。”

秦塵搖頭,一臉失望。

比起深淵一族的深淵之力,這屍國國主的屍毒大道,實在是差太遠了,給他撓癢癢都還不夠。

“你……”

屍國國主看到秦塵竟能從他的屍毒中安然走出,臉色驟然大變,身形下意識的就要後退逃離。

然而,他身形剛動。

秦塵卻是一聲冷笑,右手在刹那間探出。

嘩!

下一刻撒羅耶等人就驚恐看到,秦塵的右手直接穿透了屍國國主的胸膛,瞬間掏出了一顆黑色的心臟。散發著新鮮的毒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