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05162345

26

轟轟轟!

在秦塵執掌的罪孽之道下,眼前幾人身上儘皆湧動滾滾的罪孽氣息。

其中罪孽之氣最輕的,居然是那看起來最為猙獰的科莫多獸撒羅耶,淡淡的紅色罪孽氣息,如同道道薄薄的煙雲輕紗,懸浮在它的周身,圍而不散。

而稍微濃鬱一點的則是金琥城主,像是一條溪流在流轉,縈繞周身。

其次則是血魔大帝,這個在南宇宙海殺戮異常,名氣極其邪惡之人,身上的罪孽氣息就像是一條淡紅色長河一般,不斷奔騰,浩浩蕩蕩,極其的醒目。

但,竟還處於能容忍之中。而身上罪孽氣息最多的,竟是之前曾和屍國國主有過交手,一臉慈眉善目的南鬥佛國國主釋南天,他頭頂之上,一道濃鬱到發黑的罪孽精氣沖天而起,如同狼煙

滾滾一般,極其的駭人。

“黑色罪孽。”

秦塵的瞳孔直接冰冷了下來。在罪孽之道劃分之中,黑色罪孽已經是最頂級的罪孽了,一旦出現這種罪孽氣息,往往是因為對方掌控了無數人的生死,改變了無數人的命運,因為正常情況下

你隻要不是肆無忌憚的虐殺,罪孽之力頂多也就是血魔大帝這樣的血色罪孽而已。

黑色罪孽,那就是如屍國國主一般,將所有人煉製成乾屍,身處罪孽深處的存在。

在秦塵的目光之下,金琥城主等人隻覺得渾身一寒,整個人如墜冰窖,渾身雞皮疙瘩都冒出來了。

這……這傢夥這是要做什麼?

“前輩……”血魔大帝和撒羅耶顫聲說道,額頭冷汗都冒出來了。現在兩人是心中最恐懼的,一個是在南宇宙海邪名傳播之人,一個是宇宙星獸一族,先前秦塵的嫉惡如仇完全嚇住了他們,在兩人看來,如果秦塵不爽之下,想

要動手,肯定會對他們動手。“前輩,我等是誠心想要前來恭賀的,我南宇宙海能出前輩這麼一尊蓋世雄尊,實在是我南宇宙海的幸事。”血魔大帝渾身顫抖,一抬手,一顆血色的圓珠瞬間出

現在了麵前。

這一刻血色圓珠一出現,一股滔天的煞氣便沖天而起,在這煞氣之中,蘊含滾滾的魔氣威壓,瀰漫出來,給眾人一種無法呼吸之感。“您老看看,這是晚輩祭煉了多個紀元所凝練出來的一顆魔煞珠,這顆魔煞珠中蘊含晚輩修煉多年的血煞之氣……不過您老放心,這血煞之氣絕對不是像屍國國主

那般虐殺他人祭煉得來的,而是晚輩日夜苦修所凝練出來的宇宙大道煞氣,您老可以檢驗一下。”

血魔大帝瑟瑟發抖,急忙將這一顆魔煞珠送到了秦塵身前,嚇得兩腿都已經發軟了。

先前屍國國主的下場深深刺激了他,讓他根本不敢有絲毫的大意,第一時間就將自己的身上最珍貴的寶物拿了出來。

破財消災,這是他心中此刻唯一的念頭。

撒羅耶本來還不緊張的,此刻也急忙道:“前輩,我乃科莫多獸一族……”

“怎麼小子,你這是在威脅塵少?”洪荒祖龍聞言,冷哼一聲。“不,我不是這個意思。”撒羅耶一怔,眼珠子驀地瞪圓了,急忙搖頭道:“我觀前輩先前剝奪屍國國主的記憶,想來前輩可能對宇宙海中的事情不甚瞭解,我科

莫多獸一族乃是宇宙海中生存最悠久的族群之一,對宇宙海的瞭解極其深入。”說著,撒羅耶手中直接出現一枚古樸玉簡:“這是我科莫多獸一族的資訊玉簡,其中記載了我科莫多獸一族在宇宙海中曆練多年的一些資訊,雖然隻是一些基礎信

息,但想來對前輩會有一定的用途,晚輩願意將其獻給前輩。”

撒羅耶惶恐說道,他可是立誌將來要執掌科莫多獸一族,要成為科莫多獸最偉大的執掌者的,要是就這麼死在這裡,那可就太冤了。

“還有這好東西?”

洪荒祖龍眼珠子亮了,直勾勾的盯著那古樸玉簡。相對於血魔大帝和撒羅耶,金琥城主和釋南天卻是要放鬆很多,他們一個是南宇宙海古城之主,一個是南鬥佛國國主,對外都有不錯的名聲,相信秦塵不會對他

們如何的。

在眾人恐慌又或緊張的目光下,秦塵一步跨出,無視血魔大帝和撒羅耶,一步之下,已然瞬間來到了釋南天的麵前。

“嗯?”釋南天隻覺得眼前勁風掠過,渾身一寒,連抬頭看著出現在他麵前的秦塵。

“前輩?”釋南天雙手合十,強壓鎮定,麵帶微笑道:“我佛慈悲,前輩您這是?”“我佛慈悲?”秦塵在釋南天麵前站定,目光掃過他:“既然我佛慈悲,為何閣下身上的罪孽,卻是如此之重?你身上的罪孽氣息,比起屍國國主絲毫不弱,究竟

殘害了多少無辜之人?”

釋南天一聽,立即知道來者不善!

心中一驚,急忙道:“阿彌陀佛,在下不知前輩您說這話是什麼意思?在下乃南宇宙海南鬥佛國國主,我佛國境內,人人向善,普度眾生,不知何來罪孽一說?”

“在本少麵前,你就彆掩飾了。”秦塵冷笑道:“你之罪孽,是在場幾人身上最濃烈的。”

“前輩,您這一定是看錯了。”釋南天一驚,額頭已經漸漸滲出了汗水。

金琥城主、血魔大帝、撒羅耶也不由後退,暗暗心驚看向這裡,這一位前輩居然找上了釋南天國主,這實在是讓人吃驚。

論口碑,釋南天可以說是他們在場幾人中最好的一個了。

“前輩,在下不知前輩說的到底是什麼,既然前輩不喜在下,那在下就先行離開,也恭祝前輩將來威震宇宙海,揚我南宇宙海之威。”

釋南天開口說道,下意識的就想後退離開。

“哼,如此罪孽,這就想走了?”秦塵冷哼道:“你不出現在這裡還好,既然本少看到了,就不能坐視不管。”

話音落下,秦塵右手驀地探出。

“吼!”在秦塵出手的一瞬間,一旁早就警惕的釋南天心中大驚,急忙雙手合十,嗡的一聲,他周身縈繞金色光芒,一個古樸的金缽一瞬間懸浮身前,化作一麵金色巨盾

擋在了他和秦塵之間。

那金色巨盾之上流轉著道道深邃的紫金色符文,散發著令人心悸的大帝神威。

“紫金缽!”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暗暗心驚,這可是南鬥佛國最強大的一件鎮國之寶,乃是大帝級的至寶,可普度眾生,任何人被其籠罩住,定要苦海無涯,回頭是岸,最終

皈依釋南天麾下。

此刻,這紫金色古缽散發恢宏光芒,朝著秦塵一瞬間激射而去。

“不自量力。”秦塵嗤笑,眼神平靜,伸出的右手之上,神光暴漲,那令人心悸的佛光照耀在他身上,卻根本無法傷害到他分毫,反而是他的大手,氣息洶湧浩瀚,讓遠處旁觀

的金琥城主、血魔大帝和撒羅耶都感到壓抑恐懼。

“噗!”秦塵手臂暴漲,手掌更是變得龐大,宛如一柄掌刀,蘊含無儘殺意,手指尖端如刀尖般碰觸到那紫金缽之上,彷彿穿透爛泥般,噹的一聲,便已然穿透伸了進去

這一尊在南宇宙海有著不小威名的帝寶,在秦塵麵前,竟是不堪一擊之力。

“嘩啦。”

手掌穿透紫金缽,秦塵的大手已然出現在了釋南天的身前。

“佛光普照!”

轟!釋南天麵色猙獰,身上出現一件金色袈裟,袈裟綻放神光,同時他的腦後,出現一座古老的佛國,佛國之中,無數民眾跪伏在地,虔誠禱告,一道道無形的祈禱

之力沿著無儘時空傳遞而來,整個南十三星域之中,到處儘皆傳誦著可怕的佛音。

在這恐怖佛音之下,南十三星域無數的民眾都雙眼失神,莫名的跪伏下來,心中不再有任何情感,有的隻是無儘的崇拜和迷戀,為釋南天傳輸信仰力量。

“哼,妖言惑眾。”

秦塵冷哼一聲,嗡,好似洪鐘大呂,將整個南十三星域所有民眾都從虔誠禱告中驚醒過來。

下一刻,秦塵大手如入無人之境,一瞬間就穿透了釋南天的胸膛,噗一聲,將一顆跳動的心臟直接抓了出來。

咚咚咚!這一顆心臟在秦塵手中跳動著,心臟之上竟有成千上萬的小人麵孔,這些麵孔或是猙獰,或是求饒,或是狠毒,或是怒罵,一個個栩栩如生,不管是嗔癡喜怒,

可卻皆頌唱貫人雙耳的詭異佛音。

乃是由無數神魂凝練而成。

“好強,一招就洞穿了南鬥國主。”

“太可怕了,這傢夥究竟有多強?”

金琥城主等人頭皮發麻,一個個心驚肉跳。

之前屍國國主被洞穿還能說出其不意,現在釋南天幾乎是各種手段都施展出來了,居然還是被一招滅殺,這讓他們如何不驚,如何不懼。而被洞穿肉身的釋南天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我的紫金缽,和大南天袈裟居然都冇能擋住這傢夥的攻擊。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