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05415131

26

“不!”

心中難以置信的同時,釋南天不敢遲疑,直接拋棄肉身,神魂燃燒大帝魂力拚了命逃跑!

他這輩子都冇有這麼瘋狂逃跑過。

“呼。”一隻巨大手掌瞬間掠過,便已然籠罩了釋南天的神魂。

“不!”釋南天手中出現一根金色禪杖,帶著驚怒之力,欲要抵擋那巨大手掌,轟的一聲,可怕的金色禪杖帶著驚人的佛光重重砸在秦塵的手掌之上,噹的一聲,延綿的

轟鳴聲不斷迴盪,可讓釋南天驚恐的是,任憑他如何出手,他那金色禪杖卻連秦塵大手的皮膚都無法傷到分毫。

對方的大手,堅硬的無可撕裂。

虛空中,秦塵大手禁錮虛空,一瞬間便籠罩住了他。

呼的一聲,下一刻,籠罩住釋南天的大手瞬間收回。秦塵站在原地都冇動,他的手掌便已經收回身前,並且縮小到正常大小。而在掌心當中的釋南天神魂也被壓製的身體變小,彷彿手掌中的一個玩具人偶,不管如

何掙紮跳動,都無法逃脫他的五指山。

與此同時,秦塵一抬手,釋南天的龐大肉身也已然被收起,消失不見。

這一刻,撒羅耶、金琥城主、血魔大帝以及在場諸多其他人,包括拓跋老祖等人都驚顫看著眼前這幕,這一幕對他們心靈衝擊太大了。

“想不到本少融合初始宇宙超脫宇宙海,居然引來了這麼兩尊罪孽深重之人。”秦塵俯瞰著手中如同小不點般的釋南天。

“前輩,我乃大日佛界之人,即便有罪,也應佛界去審判。”釋南天抬頭看著顯得龐大的秦塵,眼神驚恐,嘶吼說道。

這時候,他不敢用大日佛界去威脅秦塵,上一個用天族威脅秦塵的屍國國主已經死了,他還想活,隻要能活著,就有希望。“前輩,我錯了,我真的錯了,都是我的錯,我罪孽深重,我無可饒恕,但你不能就這麼殺了我。”釋南天繼續驚恐焦急求饒道:“我願意改過自新,我願意回頭

是岸,我願意賠償你,需要我做什麼我都願意,隻要你能饒過我。”

釋南天內心,此刻無比不安。

此刻,金琥城主、血魔大帝、撒羅耶也是膽戰心驚,內心極度不安。

先是屍國國主、現在是釋南天,下一刻會輪到他們嗎?

釋南天的生死,也關係到他們的未來。

“這等實力,這等手段,不可思議。”撒羅耶也在驚顫,可驚顫的同時也是無比震撼。他來自科莫多獸一族,見識過太多強者,太多天驕,先前秦塵身上展露出來的氣息,其實並冇有如何可怕,冇有中期大帝的那種渾厚,冇有後期大帝的那種巍峨

可抬手間的威能,卻無可匹敵。

這種手段,遠超出他所見過的無數頂級強者。“改過自新?”秦塵看著手中的釋南天,不由得笑了,隻是笑容卻是很冷很冷:“哼,像你這種惡人,不知做過多少壞事,隻要說句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浪子回

頭金不換,又或者苦海無邊,回頭是岸就行了嗎?之前的一切罪行,就能這麼掩過去了?”

釋南天一驚,心中感覺到了不妙。

對方這是什麼意思?

“或許在其他人麵前可以,但在本少麵前不行,你之罪惡,本少裁決你——死刑,永世不入輪迴!”秦塵說道。

“不,且慢,前輩,求求你……”釋南天瞳孔收縮,連喊道:“前輩,我……”

秦塵握著釋南天的掌心,大帝之力滲透,化作一道無形的波動,直接冇過釋南天的殘魂。

“不……”

釋南天發出一道無聲的絕望嘶吼,緊接著,他的神魂便如同風中柳絮一般,一點點崩潰開來,消散風中。

他瞪大眼睛,心中充滿了無儘的絕望和冤屈。他釋南天辛辛苦苦,從大日佛界走出,一步步創立了自己的國度南鬥佛國,樹立瞭如此一個光輝正直的形象,可誰想碰到如此肆無忌憚,無視大日佛界,實力又

強得可怕的初始宇宙之人,最終死在了這!

這……太冤了。

對方又是怎知他罪孽深重的。

“呼。”秦塵將釋南天的神魂之力收起。

一個大帝的神魂本源還是得收好的,不能浪費。

與此同時,釋南天神魂中無數的怨念、記憶和資訊,也隨之湧入秦塵腦海。

在釋南天的記憶中,是他南鬥佛國的畫麵,是他不斷的引誘眾人皈依他南鬥佛國的場景。

佛道,修煉的是信仰之力,越是虔誠的信仰之力越能帶來助益。

而一般的得道大僧是通過佈道、傳教來提升信徒的信仰之力,可釋南天卻不同,為了培養狂信徒,讓他們能夠徹底信仰自己。他會偽裝自己,先當著此人麵屠戮他的親人,蹂躪他的妻兒,讓其陷入無儘痛苦之中,遭受無數的絕望經曆,再在最危急,最殘忍的時候出現,將其從絕望中救

起,以培養他的信仰之力。

一個狂信徒比起一萬個普通訊徒都要更為珍貴。

為了能夠培養出更多的狂信徒,釋南天暗中不知做過多少醜惡之事,燒殺擄掠,無惡不做。

“該殺!”

感知到這一切的秦塵目光眼神冰冷,殺意沸騰。

什麼南鬥佛國,根本就是一個罪惡之國,為了控製住整個佛國的子民,這釋南天不知道暗中施展了多少卑劣的手段,甚至通過精神控製了多少的子民。

在他那佛國之中,更是開過無數場的無遮大會,極其醜陋和卑劣。

如今釋南天一死,他那南鬥佛國的無數子民,怕也會從精神控製中甦醒過來,明白這真正的一切。

此時。

南鬥佛國所在。

一座座古老的佛塔聳立,這些佛塔綻放無儘神光,而在所有佛塔的中間,有著一座巨大的佛塔,聳立天地,汲取浩瀚的信仰之力。

正是釋南天的信仰佛塔所在。

在這浩瀚的佛塔下方大帝之上,無數的佛國民眾,都是跪伏在地,虔誠禱告,日夜頌唱。

而在釋南天神魂被秦塵斬殺的瞬間,轟隆隆,這一座佛塔突然坍塌起來,無數的佛光潰散,歸為死寂,整顆星球都開始漸漸崩潰湮滅起來。

“國主大人的命塔……崩潰了?”

下方無數頌唱的佛國之人,都是瞬間驚醒過來,眼神先是迷茫,然後是恍然,一個個眼角都滾落下了淚水。

“哈哈哈,佛帝大人,隕了!”

“自由了。”

“終於自由了。”

無數的佛國子民一個個沖天而起,喜極而泣,看著下方崩潰的佛國,無法抑製內心的激動。

從那佛塔之中,亦是衝出無數**的女子,身上到處都是淒厲的傷痕,一個個飛掠之時紛紛催動真元化作衣袍護住自己的酮體,激動萬分。

那個魔頭終於死了。

死得好。

她們都自由了。

在這南宇宙海屹立了無數年的南鬥佛國,在這一刻徹底崩潰。

南十三星域。

撒羅耶、金琥城主、血魔大帝幾人,看著神魂徹底崩潰的釋南天,都冇法淡定了。

一個個屏息,為之心顫。

“這位初始宇宙的大能,不是一般的霸道。”

“說動手就動手,接連得罪天族和大日佛界,根本冇有半點猶豫了心軟。”

這一刻,幾人都忍不住心顫了,撒羅耶更是嚇得一個激靈,差點冇將族群給予自己的求救符給直接啟用。身為科莫多獸一族,他在外曆練,自然有求救的機會,可一旦他求救,便會在族群的生死曆練中扣大分,將會失去在族群中繼承人的身份,將來無法領導族群,

頂多隻能成為族群中的一名普通強者而已。

他豈能甘願自己就這麼落後於其他族人。

可現在……

看著眼前的秦塵,他又忍不住心顫了。

“我冇做過什麼惡事,我所做的,都是天道自然的運轉的殺伐和弱肉強食,如果這位前輩真的如先前所說的那般嫉惡如仇,那麼我不應該死。”

撒羅耶在賭,賭自己的命運。

不僅是他,金琥城主、血魔大帝,也是顫抖著。

他們逃不敢逃,求饒不敢求饒,隻能等待著秦塵的審判。“你們……三位……”秦塵目光看向幾人,一抬手,唰,三人之前給出的寶物,都被秦塵瞬間收了起來:“你們的賀禮,本少收下了,若冇什麼事,你們三位可以離

開了。”

“我們可以離開了?”

撒羅耶三人都難以置信的看著秦塵,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自己……冇事了?

“對了,還有你……”突然,秦塵看向血魔大帝。

血魔大帝渾身幾個激靈,下體差點冇涼颼颼的,急忙惶恐彎腰道:“前輩……還請指點!”秦塵眼神冷漠:“弱肉強食,乃是宇宙運轉的天道,你身上之罪孽,卻依然要超出弱肉強食的極限,若再肆意殺戮下去,本少下次怕是就不客氣了,你……好自為

之吧。”

秦塵話音落下,轉身帶著眾人離開了此地。

“我們……我們活下來了?”血魔大帝兀自難以置信的愣在原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