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05982611

26

科莫多獸,乃是宇宙海一尊極其強大的族群,古帝以前自然有所知曉。

“離開宇宙海這麼久,等此間事了,我也是時候該出去走走了。”古帝喃喃說道,目光閃爍精芒。

此時,在遙遠宇宙海深處的某個恢宏族群所在。

此地是一片古老的秘境,秘境之中,無數強者行走,如淵似獄。

這些強者身上,都流轉著一道道可怕的氣息,道道宇宙海規則被這片秘境凝練,由這些強者吞吸入體。

天族!

此地正是天族的核心秘境所在。

在這片秘境深處,有著一座古老的宮殿,宮殿之中,此刻一道聲音隆隆傳遞而來。

“天族執法衛何在?”

一道隆隆轟鳴傳來,伴隨著這道聲音傳出,一行身上散發著恐怖帝氣,身穿漆黑鎧甲的強者紛紛掠來,在這大殿之前行禮。

“不知族老召喚,所謂何事?”

領頭的強者目光冷厲,眉心之上,有著一道道可怕的流彩光芒,彙聚成一隻七彩的眼瞳,綻放出駭人的神光。

“夢天輝,屍國國主的命簡氣息消失了,你去調查下,屍國究竟發生了何事?為何那屍國國主會突然身隕。”這一道隆隆聲音,接著傳遞而出。“屍國國主?”那領頭的強者身上帝氣湧動,眉頭微皺,手中出現一本名冊,迅速翻閱起來,片刻間,無數訊息流轉,他凝視其中一條訊息,皺眉道:“族老,是

南宇宙海那一位初期大帝?”“不錯。”蒼老聲音繼續傳出:“此人雖不是我天族之人,但當年曾和羽天聖子一同行走一處秘境,曾暗中投靠羽天聖子,這些年來,為我天族供應了不少怨魂,

也算是我天族的外圍棋子。”老者停頓片刻,沉聲道:“此人雖然實力一般,但我天族還是要調查清楚,是誰,膽敢忤逆我天族的威嚴?又或者,他的隕落是否與我天族有關,與羽天聖子有關

“屬下明白。”

領頭強者聞言,當即恭聲說道,目光冷厲。

一尊投靠他天族的外圍大帝,對於他天族而言,其實並不算什麼,完全是一枚可的棄棋子,但此人曾和羽天聖子一同行走過,那就有問題了。

羽天聖子,是他們天族近一個時代以來,最傑出的天驕之一,是未來最有希望執掌天族的強者之一。這樣的人物,天族自然要好好保護,而在這宇宙海中,有一些頂尖強者會利用追溯命運的手段,來對某些強者施展暗手,這屍國國主曾和羽天聖子有過接觸,如

果他天族敵對勢力想要針對羽天聖子,掠奪這屍國國主的命運線,追溯歲月乾擾羽天聖子,未必冇有可能。

“此外,我天族的一個傭兵團天罰傭兵團,最近似乎也失蹤在了南宇宙海,你此行,也一併調查了吧。”

那蒼老聲音繼續道。

“天罰傭兵團?”領頭強者夢天輝點頭,“族老放心,此事關係羽天聖子,本統領會親自出手,前往調查,不日應該就會有回覆。”

“那就好,期待你的訊息。”

蒼老的聲音隆隆傳出,而後沉寂下來,顯然再度陷入了閉關。

“走,出發,隨我前往南宇宙海。”

這領頭強者夢天輝迅速召集執法衛一支隊伍,很快離開了天族核心秘境,前往宇宙海傳送通道,第一時間趕往南宇宙海。

一尊初期大帝的外圍棋子隕落,對天族而言其實並不算什麼大事,但天族一向行事謹慎,自然要進行調查。如果隻是意外隕落,對方不知屍國國主和他天族有關,那麼隻需將對方九族屠滅便可,但如果對方是有意為之,或者有某個大勢力在暗中推動,那麼他天族便要

施展屠神手段,將對方整個族群湮滅也難解仇恨。

除了天族外。

此刻。

在宇宙海深處一個特殊的界域之中,無數佛音頌唱,佛光萬丈,呈現一片浩瀚壯觀的景象。

在一座蓮花高台之上,坐臥著一尊脖掛佛珠,手持經書的和尚,他姿態隨意,卻契合天地大道自然之法,渾身金光萬丈,湧動無窮信仰之力,正在傳經誦法。

在他下首,是一群身上氣息不凡的強者,這些強者來自各族各界,有飛禽,有走獸,亦是有人族,和其他族群,甚至身上流轉有陰冷邪氣的鬼族之人都有。

這些強者聽著此人的誦道,一個個如癡如醉,好似陷入了無儘的感悟之中,化解修行中的心魔、戾氣,麵容祥和。

“嗯?”

突然間,此時正在傳經誦法的和尚驀地睜開眼睛,瞳光之中有神光綻放,露出一絲驚疑之色。

見到突然停下的佛法,諸多強者皆是從悟道之中驚醒,疑惑看著蓮花台上的臥佛。

“大善聖僧,您這是……”

眾人紛紛疑惑道。

“諸位善眾,貧僧講道之中偶有所悟,今日**便到此結束,諸位可下一次法會再來。”大善聖僧話音落下,一步跨出,腳踏佛蓮,迅速消失。

眾人紛紛感歎失落離去。

大善聖僧,乃是大日佛界一出名的高僧,且為人慈悲,一心善良,這些年來,經常會開啟法會,為宇宙海中各大勢力的強者傳經頌道。不管是修為高的還是低的,善的還是惡的,隻要願意前來,便可免費聽講,用佛法消除心魔和修煉中的魔障,且在他的法會上絕不允許遭到任何傷害,在大日佛

界中自然有著赫赫的名聲。

眾人所不知道的是,在大善聖僧回到自己的道場之後,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

“八目金剛羅漢。”他一聲低喝,佛音灌耳,傳入虛空。

“師尊。”

下一刻,一尊渾身金色的羅漢出現道場之中,雙手合十,恭敬行禮。

“你那師弟釋南天的佛魂消失了,你速去調查一下,究竟是何原因?”大善聖僧沉聲道,頗有些怒目金剛的模樣。

“是。”

這金剛羅漢話音落下,身形一晃,已然消失。

大善聖僧站在自己的道場之中,看著遠處的雲起雲散,目光陰晴不定:“該不會,是有人發現釋南天當年被故意驅逐,是老衲所為了吧?”

他大手探出,手中出現一顆佛珠,隻是那佛珠之中,卻是無數**的男女的怨魂在那淒厲嘶吼,如同煉獄一般。

“這些年我那小徒弟暗中給我送了不少怨魂,以供我來煉製這鬼魘佛珠,此事要是被人知曉……”

大善聖僧眼眸深處,一抹駭人的厲芒一閃而過,殺意沸騰,猶如厲鬼一般。

而在天族和大善聖僧都派遣高手前來南宇宙海調查真相之時。

屍國所在。

屍國國主死後,無數界域崩潰,如同一顆小型宇宙崩塌瓦解,整個屍國都處在末日之中,其中無數的煉屍人和生靈四處逃竄,驚恐求生。

轟隆!

就在這時,一頭巨大的星獸浮現,雙眸如同兩顆巨大的恒星,看著遠處正在崩潰的屍國,猛然間張開了自己的血盆大口。

呼!

一道恐怖的吸力誕生,將無數的煉屍人紛紛吞吸而來,吞入腹中。

在這頭巨大星獸身側,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亦是傲然而立,抬手間,一座古樸的城池和魔淵懸空,鎮壓向無數煉屍人,將屍國諸多餘孽統統滅殺,一個不留。

“屍國國主,在南宇宙海作惡多端,以將生靈煉成屍傀為生,今日,我等三人聯手,將其滅殺,從今往後,此片星域,將決不允許任何煉屍人存在。”

一道隆隆的轟鳴響徹天地,傳入屍國無數生靈耳中。

而後,那一雙懸浮天際的雙瞳和血盆大口驟然消失,離開了這裡。

整個星域也隨之恢複了平靜,隻留下無數死裡逃生的生靈,暗中驚悸慶幸不已。

在屍國餘孽被覆滅後冇多久。

南鬥佛國。

無數崩塌的佛塔所在,三尊巍峨的通天身影浮現,將佛國其他無數的惡行僧人們,亦是儘皆滅殺在此,而後霸道離去。

隻留下隆隆轟鳴,傳播天地。

在乾完這一切之後,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俱是看向撒羅耶:“撒羅耶兄,咱們接下來做什麼?”

“做什麼?自然是乖乖回到自己的領地,等那一位大人的召喚。”撒羅耶沉聲道。

“乖乖回去?等召喚?”

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頓時傻眼了。

這是什麼計劃?

他們現在可是把天族和大日佛界都得罪了,萬一這兩大勢力來人,他們在自己的領地,那豈不是乖乖等死?

“撒羅耶兄,你可不是我南宇宙海之人,你接下來打算做什麼?”金琥城主急忙道。“我嘛,就在這附近休整一下,如今這南鬥佛國和屍國不是已經徹底崩潰了嗎?這偌大星域畢竟和那位大人的初始宇宙靠近,我打算將這片星域好好整頓下,屆時

併入南十三星域,也好給那位大人看好門。”

撒羅耶想了想道。

“那好,我們兩個也先不回去了,也跟著你一起看門好了。”金琥城主急忙道。

“對,我們也來看門。”血魔大帝也連開口。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