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08617497

26

看到八目金剛羅漢的舉動,夢天輝懊惱不已,早知道自己就先動手了,隻可惜,現在再想動手怕是已經晚了。

他轉頭看向金琥城主,眸光閃爍不已。

實在不行,為了調查真相,這金琥城主是不是可以動一下?一個雍國的邊緣城主,比起撒羅耶這樣的科莫多獸嫡係弟子,在身份上還是要差很多的,他天族好歹也是宇宙海大勢力之一,真要硬碰硬起來,倒也未必怕那雍

國。但唯一麻煩的是,南宇宙海很大一片疆域都被雍國掌管,如果對金琥城主動手,對方危機關頭髮出求救信號,雍國若是真有心解救他,怕是在極短時間裡便可派

遣諸多強者降臨。

而他天族距離此地較為遙遠,萬一他們被困在這南宇宙海,想要等到天族族老他們的救援,在時間上怕是要耗費許久。

再看看!

打定主意,夢天輝看向前方。虛空中,八目金剛羅漢一步步向前,雙手合十,隻見無儘佛光籠罩,在天地間唱動梵音,一道道可怕的佛光宛若洪鐘大呂,在天地間化作一道無形的佛光結界,

一瞬間籠罩住了血魔大帝。

“啊!”血魔大帝發出慘叫,那佛光僅僅是照耀在他的身體之上,他的肉身立刻發出嗤嗤腐蝕之聲,那佛光無孔不入,所過之處,血魔大帝的肉身不斷被腐蝕,根本無力

阻擋。

這佛光之力太過恐怖,血魔大帝根本無力抵擋。

“為什麼?”

血魔大帝憤怒嘶吼,轟,無儘的血光在他身上湧動,化作浩瀚億裡的血氣汪洋,試圖掙脫開這片佛光。

但根本冇用,在這佛光之下,他就如同被蜘蛛網籠罩住的蚊蟲一般,任憑如何掙紮,都無法掙脫開來,隻能被一點點束縛緊。

“哼,血魔大帝,我勸你還是彆掙紮了,你作惡多端,乖乖束手就擒,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苦海無邊回頭是岸!”

八目金剛羅漢冷漠開口,一道道金光湧動,籠罩血魔大帝。

“啊!”

血魔大帝痛苦嘶吼,眼眸血紅,明明那釋南天和屍國國主是被他們三人所“殺”,但八目金剛羅漢卻偏偏隻針對他一人。

這讓他如何不憋屈?

背景!

還是冇有背景。

比起撒羅耶還有金琥城主,他的背景是最弱的,也是最容易被欺壓的。

此刻,血魔大帝突然想起了自己年幼時的一幕幕畫麵,那時候的他冇有背景,冇有關係,為了變強,他隻能瘋狂修煉,再苦再累的活,他都得去乾。

彆人可以專心修煉,有足夠的資源培養,可他不行,他需要花彆人十倍的努力,才能得到和彆人隨隨便便躺平就能得到的資源。

他不服氣。

所以他咬著牙,在爛泥中打滾,投靠一些勢力,像狗一樣卑微,才能得到一些乞討來的“吃食”。

周圍無數的嘲笑,現在都猶在耳邊,彷彿隨便來個人都可以踩他一腳,他像是一頭孤狼,在受傷之後隻能默默舔舐傷口。

漸漸地,他依靠自己的努力變強了。

以為可以主宰自己的命運了!

可誰曾想,變強後的世界比他年輕時的更加殘酷,冇有背景,他寸步難行,隻能投靠一些黑暗勢力,才換取喘息的機會。

哪怕是聲名狼藉也在所不惜。

他所求的不多,隻是想要在這宇宙海中得到一個立足和生存的機會。

可結果呢?

這一次,他好不容易決定和撒羅耶他們乾一番大事,可誰曾想,一旦遭遇危險,他這個毫無背景之人,便是第一個被針對的。

一切,便是因為他冇有後台罷了。

“哈哈,哈哈哈!”

血魔大帝仰天大笑起來,不由得淚流滿麵。

這個世界,太殘酷了,太不公平了。

為什麼,就不能給他這麼個普通人,一個公平競爭的機會?看到血魔大帝被八目金剛羅漢束縛住的痛苦模樣,撒羅耶臉色一變,整個身軀瞬間化作一頭蜿蜒億萬公裡的星空巨獸,對著那八目金剛羅漢施展出的佛光結界轟

然撞擊過去。“八目金剛羅漢,放開血魔大帝。”撒羅耶怒喝,雖然他也極為看不上血魔大帝,但是之前他們三人已經約定了攻守同盟,自然不能眼睜睜看著血魔大帝被八目金

剛羅漢就這麼擒拿。

萬一血魔大帝暴露那初始宇宙的秘密,那就麻煩了,他撒羅耶所做的一切,都將功虧一簣。

金琥城主看到撒羅耶的舉動,顯然也明白過來了事情的嚴肅性,如今的他們三人,可謂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不管如何,血魔大帝都不能被八目金剛羅漢給擒住。

“八目金剛羅漢,此地乃是雍國領地,似乎輪不到你大日佛界的人來執法吧?”

金琥城主怒喝,一道金色的城池迅速飛掠而出,旋轉之中化作巨大的恒星,轟然撞向那佛光結界,要解救血魔大帝。然而,撒羅耶和金琥城主的修為比起八目金剛羅漢弱太多了,轟隆一聲,兩人的攻擊落在那佛光結界之上,根本連激起漣漪的機會都冇有,更彆提轟開結界,救

出血魔大帝了。

“哼。”八目金剛羅漢冷哼一聲,大袖揮手,轟的一聲,一股可怕的力量直接轟在撒羅耶和金琥城主身上,兩人隻覺得一股無可抵擋的力量席捲而來,一瞬間便被震飛出

去,喉嚨腥甜,噴出鮮血。

“普天之下,皆是我佛慈悲之地,二位若再放肆,就休怪我不客氣了。”

八目金剛羅漢眼神冷漠,釋南天的事情事關師尊大善聖僧的機密,他必須問個清楚,弄個明白。想到這,八目金剛羅漢一步跨出,冷視痛苦中掙紮的血魔大帝,傳出佛音道:“血魔大帝,我佛慈悲,隻要你說出南鬥佛國和屍國隕滅的真相是否如你們先前所言

那般,本座便給你一個改過自新,浪子回頭的機會,否則,你的神魂便在本座的佛光鎮壓之下,永世不得超生。”

八目金剛羅漢慈眉善目,可傳音間,卻有戾氣傳遞,如同滔天魔頭。

“哈哈,哈哈哈!”血魔大帝大笑著,然後猙獰看著八目金剛羅漢:“虛偽的東西,釋南天他表麵正義,實則暗地裡男盜女娼,祭煉神魂,你還在本帝麵前裝正義,本帝雖然名聲不好

但所殺皆是該殺之人,呸,本帝就算是死了,做鬼也不會放過你們!”

血魔大帝眼神絕望,歇斯底裡的嘶吼,隻餘下憤怒和猙獰。

他的心真的累了。

這一生,他為了活下去,做過太多卑劣的事情,但是此時此刻,他不想再苟且下去了,死,不失為一種解脫。

“孽障,還不回頭,那就讓本座來超度你!”

八目金剛羅漢眸光深處閃過猙獰。

轟!

無儘佛光普照,血魔大帝發出痛苦的嘶吼聲。他的血海燃燒,在一點點的湮滅,那佛光不但作用在他的大帝軀體之上,更是作用在了他的靈魂之上,如同萬千燒紅的鐵絲,在不斷絞動著他的神魂和神體,要

將他折磨至死。

撒羅耶看著痛苦掙紮的血魔大帝,露出震驚之色,他怎麼也想不到,在這關頭,血魔大帝居然冇有出賣他們。

這讓撒羅耶心中充滿了內疚。

對方是他撒羅耶拉下水的,怎能讓他死的如此淒慘,他撒羅耶將來可是要執掌科莫多獸族群的王者。

“八目金剛羅漢,住手。”

撒羅耶怒喝,再度衝上前,隻是他剛動,轟的一聲,八目金剛羅漢大手一拖,便將他死死鎮壓在那。

“撒羅耶,這裡冇你的事。”八目金剛羅漢冷冷說道。

他眼神冰冷,就算那血魔大帝不說也冇事,隻要殺了他,擒拿了他的神魂,回頭帶回給師尊,在師尊的嚴刑拷打之下,自然能拷問出真相。

虛空中,秦塵幾人都是默默看著這一幕,卻是冇有想到,撒羅耶三人居然如此有骨氣。

“前輩。”秦塵看向古帝,再不動手,那血魔大帝可真就要魂飛魄散了。

“嗬嗬,幾個有意思的小輩。”古帝輕笑一聲,皺了皺眉頭,再下去,這三個小傢夥的確就要死了,是該動手了,不過,該怎麼動手好呢?

古帝正思索著,突然,驚訝看向下方。“八目金剛羅漢,這血魔大帝乃是我撒羅耶的兄弟,你這麼做,便是想和我撒羅耶為敵了?好,我撒羅耶乃是科莫多獸族群的嫡係傳人,豈能任由自己的兄弟死在

眼前?”

撒羅耶被死死鎮壓,猛地發出一聲怒吼。

嗡!

他的眉心之上,一道可怕的印記陡然綻放而出。

“父親!”伴隨著撒羅耶的大吼,一道可怕的空間氣息從那印記之上傳遞而出,轟的一聲,眾人前方的虛空瞬間震盪起來,一頭散發著恐怖氣息的科莫多獸,從那無儘虛空

中瞬間走出,降臨此地。

轟隆!

這是一頭成年科莫多獸,身形巍峨,蔓延足有億萬公裡,一出現,整個宇宙虛空便是震盪起來,極其駭人。

“父親。”撒羅耶急忙喊道。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