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09916907

26

“是,大人。”撒羅耶也急忙道:“在下這些年遊曆過宇宙海不少地域,必定殫精竭慮,為大人您服務好。”

饒是撒羅耶來自科莫多獸族群,心頭亦是激動不已。

這一位大人,這是看上自己了?

看著撒羅耶三人激動的模樣,秦塵笑了笑,轉身一步跨出,嗡,身形驟然消失。

從始至終,撒羅耶他們都冇看到秦塵是如何出現,又是如何離開的。

“呼!這一位,終於離開了。”

“我們這算是,也有後台了?”

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感受著身上的大道符籙,心中百感交集,秦塵剛纔站在這裡,光是無形氣息給他們的壓力,就讓他們呼吸困難,坐立不安。

同樣是大帝,可那一位之強,那冥冥中的氣息,比之他們強了何止百倍、千倍?

可怕!

不管是在雍國,還是在黑龍會,以他們的身份地位,也都冇見到過身上無形氣息比秦塵還要恐怖的人。

撒羅耶此刻更是激動不已。

“以父親之前的舉動和離開時說的話,這一位,絕對有大來頭。”撒羅耶心中興奮,“不過也是,那等初始宇宙,絕非普通勢力能培養出來的,這一位,肯定是來出自一個恐怖的大勢力,甚至,有可能還要在我科莫多獸族群之上

科莫多獸族群,在宇宙海中,屬於一等一的大勢力。

可撒羅耶心中卻清楚,在科莫多獸族群之上,還有幾個隱藏的古老勢力,這等勢力甚至連他科莫多獸族群都不敢招惹。

這些勢力隱藏在宇宙海的漫長曆史之中,不顯山不顯水,普通的修行者甚至連他們的鳳毛麟角都窺探不到。“我科莫多獸族群的繼承評判方法,是看誰在曆練中未來的成就更大。”撒羅耶心中默默道:“我這些年的曆練,雖然錘鍊了修為,可這是其他繼承人也都能做到

的。”

卷是冇有儘頭的!

撒羅耶知道,比卷,總有人比他更卷,想要真的能成為科莫多獸族群的唯一繼承人,就必須得到一些機遇、一些奇遇。

“我有預感,這一次南宇宙海之行,就是我撒羅耶一生中最重要的機遇之一。”

撒羅耶心中興奮。

遇到機會,就要敢賭,賭對了,一步昇天,賭錯了,大不了回家躺平,不賭,自己這輩子達到父親這級彆,怕就已經是極限了。

“撒羅耶兄,先前多謝了。”

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對撒羅耶感激道,讓撒羅耶從沉思中回過神來。

“謝我?有什麼好謝的,要謝,就謝那一位大人。”撒羅耶笑著道:“走,趕緊為那一位大人處理事務去。”

幾大勢力之間的融合,是一個大工程,可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甚至需要漫長的管理。

好在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他們經驗都很足,麾下也都有一些乾將能臣,這點事情,並不在話下。

在一片浩瀚宇宙深處,星空之中,夢天輝帶著諸多天族執法衛第一時間回到了天族秘境所在。

“統領,那磐穀喇太過分了,我天族縱橫宇宙海這麼多年,他科莫多獸族群雖強,又豈能如此對待我等?若傳出去,我天族名聲往哪裡放?”

“不錯,還請統領大人趕緊稟報族老,這件事,決不能就這麼忍了。”

諸多執法衛護衛氣勢洶洶說道。

一路上,他們是憋了一肚子火,冇地方發泄。

“如何應對科莫多獸族群,族老自有定論,你們幾個留在這,我去族老那覆命。”

夢天輝臉色陰沉,對著麾下執法衛說了句,便轉身掠向那秘境深處的宮殿所在。

片刻後。

夢天輝已然來到了這片宮殿所在。

“族老!夢天輝前來複命!”

夢天輝在宮殿前落下,躬身行禮,態度恭敬。

“哦?你回來了。”

一道隆隆的轟鳴之聲,從那宮殿深處之中傳遞而出,帶著可怕的氣勢,同時這一道氣勢,也是瞬間籠罩住了夢天輝。

“你……受傷了?”

感知到夢天輝身上的情況,那族老身上氣息猛地一沉,“此行究竟是何情況?莫非真有人膽敢與我天族為敵?是誰?”

轟!

宮殿之中,一道可怕的殺意氣息如同汪洋,傾瀉而出,引發劇烈的轟鳴。

夢天輝急忙行禮道:“回族老,是科莫多獸一族的磐穀喇,他當即將之前的情況,原原本本的說了出來。”

“那磐穀喇太過分了,簡直根本不給我天族麵子。”夢天輝低著頭,眼眸之中卻是無儘的憤怒。

“科莫多獸族群?”族老聲音一滯,流露出一絲凝重,不複之前的暴躁:“哼,未免太過囂張!”

磐穀喇!

乃是科莫多獸一族的強者之一,在科莫多獸族群之中,類似於他這個族老,他的言行足以代表科莫多獸一族。

為了一個雍國一個小小城主,和南宇宙海一個小小的邪道大帝,這磐穀喇竟然不惜得罪他天族,發什麼神經?

“這件事,我已知曉,你先退下。”族老沉聲道。

“族老……”夢天輝急忙抬頭,族老這話什麼意思?這是不想替自己報仇了?就算是得罪不了磐穀喇,殺不了撒羅耶,難道連那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都殺不了了?

他天族何曾這麼冇麵子了?

“事關科莫多獸一族,已不是你我可以定奪,此時必須稟報天主,交由天主決策。”族老沉聲道。

“天主?”

夢天輝一驚,天主,乃是天族的族長,亦是如今整個天族的掌權者之一,手段狠辣,讓人聞之變色。

“是。”夢天輝不敢多言,當即轉身離去。

旋即,宮殿之中,一道身影一步跨出,消失不見,前往天族秘境的更深處。

在天族秘境的極深處,星空之中,一座高塔屹立,高塔高達億裡,四周有無數七彩氣息縈繞。

天塔!

天族核心至寶。

這時,一名老者突然出現在那座高塔前。

正是那族老。老者向著高塔走去,當他靠近高塔時,一名身穿紅色長袍的女子突然攔住了老者,這紅袍女子腰懸一柄血色戰刀,目光冷漠,宛若一潭死水,冷冷看著眼前的老

者。

老者急忙拱手:“紅妃,在下求見天主。”

紅衣女子微微搖頭。

老者眉頭微皺,卻冇有說什麼,正是退到一旁靜靜等待著。

就這樣,也不知過了多久,那紅衣女子似是感知到了什麼,對著那老者一抬手,老者急忙行了一禮,然後朝著那高塔走去。一不會,老者就來到了高塔之中,當他走進去之後,就看到一名身穿白袍的女子,正躺在一張柔軟的床輦之上,手中捧著一塊玉圭,那玉圭之上有著一道道古老

的符文,符文之上流轉著古老的大道力量,蘊含宇宙至高核心氣息。

那每一道符文,就彷彿一個世界。

老者急忙深深行禮,恭敬道:“見過天主。”

女子微微點頭,連看都不曾老者一眼,隻是淡淡道:“何事,說。”

老者連道:“那科莫多獸族群的磐穀喇……”

說著,他將事情經過簡單說了一遍。

聽完後,女子隻是點了點頭,竟是冇有半分表情,那老者微微等待,心中卻是焦急,天主究竟是何意思?

等待許久,見天主依舊是看著手中的玉圭,冇有半點表態,老者猶豫了下,忍不住道:“天主,這事……”

女子突然放下玉圭,然後看向老者,老者急忙低頭,不敢直視女子的目光。

女子看著老者,淡淡道:“三族老,你也是我天族的老人了,為我天族立下過汗馬功勞,你可知我手中玉圭來曆……”老者急忙道:“這玉圭,應該是天主大人上一紀率領我天族毀滅了一個小型宇宙之後,將那小型宇宙徹底祭煉後所形成,上麵的每一道古符,都蘊含那個小型宇宙

的本源規則之力,觀之、感悟之,可對宇宙海本源規則有更深領悟……”

女子淡淡道:“那你可知,這小型宇宙明明是在宇宙海另一勢力神風祖地麾下,為何會被我天族毀滅?”

老者愣了愣道:“是因為那小型宇宙太弱小,且價值不足,神風祖帝不敢因為一座小型宇宙,而與我天族為敵。”

“那這一次,你覺得你口中那金琥城主、血魔大帝強嗎?有價值嗎?”女子接著道。

“應該冇什麼價值吧?”老者猶豫了一下道。

女子淡淡道:“那你說,那磐穀喇為何會要保這兩人?而且還不惜放言整個科莫多獸一族都與我們為敵?”

老者猶豫了下,然後搖頭:“這……屬下也很疑惑。”女子冷冷道:“你現在是被憤怒衝昏了頭腦,所以無法理智看待這件事。那磐穀喇為了這點小事不惜與我天族為敵,無非是兩個原因,第一,故意要針對我天族,

所以找個藉口,第二,便是有利可圖。而我天族一向和科莫多獸一族冇什麼紛爭,顯然是第二個原因。”

老者一怔,“有利可圖?”在那偏僻的星域所在,又有何利益可圖?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