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10096951

26

女子淡淡道:“我說的有利可圖,分很多種,有種利,是錢財物質方麵的利益;有種利,是人脈背景方麵的利益;還有種利,是機緣、未來的利益……”

“那片星域,十分貧瘠,顯然不可能是錢財物質方麵的利益,那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也冇什麼背景,顯然前麵那種都不太可能是。”

女子眯著眼睛:“你說,這要是多大的機緣,才能夠讓磐穀喇不惜與我天族為敵?”

老者臉色變了:“這……這不可能吧?那等地方,能有什麼機緣?”女子淡淡道:“這世上能有什麼不可能的事?其實,所謂的機緣未必是磐穀喇的機緣,也未必是科莫多獸一族的機緣,我記得,磐穀喇的兒子撒羅耶,也是科莫多

獸族群的繼承人之一吧?”

“好像是。”“這就對了。”女子眯著眼睛,“磐穀喇既然如此替撒羅耶撐腰,有可能此時關係到撒羅耶今後是否能繼承科莫多獸族群,如果從這一點去想,是不是就合理多了

”老者若有所思道,“天主的意思是,滅殺屍國國主,是科莫多獸一族對撒羅耶的考驗?而磐穀喇為了自己的兒子能夠繼承科莫多獸一族,所以硬撐著也要與我天族

為敵?”

想到這,老者徹底恍然。

對,就是這個原因。

如果是關係到自己兒子能不能繼承族群,那麼不管磐穀喇做任何事,就都解釋的通了。

“天主,這麼說來,那磐穀喇隻是狐假虎威了?他豈能因為自己兒子的事,來用整個族群和我天族為敵?”老者沉聲道,目露凶光。

女子瞥了眼老者,“敢情我之前都和你白說了?”

老者愣住,“那磐穀喇如此不把我們天族放在眼裡,天主您剛纔不是說……”

女子淡淡道:“你是想說麵子問題,是嗎?”

老者點頭。女子淡淡道:“我之前所說的,隻是一個可能,你有冇有想過一個可能,如果磐穀喇這麼做不是因為自己兒子繼承的原因,而是那片星域背後其實有著一個古老的

龐大勢力罩著,這個勢力遠超我天族,甚至強大到科莫多獸一族的磐穀喇都隻能硬著頭皮出頭,那麼此刻,你還會想麵子的問題嗎?”

老者愣住。

女子看著他:“你是不是覺得這不可能?”

老者點頭,猶豫道:“遠超我天族的勢力,這……這等勢力整個宇宙海屈指可數,會待在那等偏僻之地?”

女子淡淡道:“可如果是呢?雖然隻有億萬分之一的可能,但並非完全不會實現。”

老者臉色難看,冇有說話,他明白天主的意思了,一旦這個萬一成真,那他天族就是莫名惹上了一個古老勢力,再去找對方麻煩,就是自己去找死。

可這,真的可能嗎?“那屍國國主不過是附庸我們天族的一個小傢夥而已,他的死,無關緊要,說起來隻是一件小事,和我天族冇有核心的利益,可若是因為這個一個傢夥,我們非要

為了所謂的麵子,去和科莫多獸族群乾上,這不是犯傻是什麼?”女子目光看向遠處天際。

老者深深一禮:“天主所言極是,是屬下魯莽了。”女子微笑道:“江湖不是打打殺殺,是人情世故,冇背景、沒關係的人,我們欺負就欺負了,就算是滅了他全族,也無關緊要。他最多隻會喊一句莫欺少年窮,三

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估計到死的時候,還在那唸叨君子報仇,十紀不晚。”

“可有背景的人,我們就要掂量掂量了,大家都是坐在在桌子上吃飯的,怎麼能因為餐桌上的東西而搞生搞死呢?”

老者急忙道:“屬下明白了。”“明白就好。”女子看著他,“當然,我們也不能真的什麼都不在乎,盯著撒羅耶,看看有冇有機會對它搞點小動作,隻要不把他搞死,隻是悄無聲息的在他繼承

的路上弄點不被察覺的小障礙,還是冇問題的。”

“屬下明白了。”老者瞬間恍然,不愧是天主,高明。

大日佛界。

此刻,八目金剛羅漢也已經回到了大善聖僧的洞府。

“科莫多獸一族?”大善聖僧眼睛眯起,若有所思。

“師尊。”八目金剛羅漢看著他:“那磐穀喇未免也太放肆了,根本就冇將師尊你放在眼裡……”

“好了,不必再說了。”大善聖僧冷笑出聲,八目金剛羅漢頓時閉上了嘴巴。

“按你所言,那天族的屍國國主也被撒羅耶給滅了,那就好,隻要那科莫多獸一族,不是專門針對為師便可。”大善聖僧鬆了一口氣。

他最擔心的是自己和釋南天的關係暴露,現在看來,自己是太過敏感了。

“師尊,那這件事難道就這麼算了?”八目金剛羅漢鬱悶道。

大善聖僧冷笑道:“算了?豈能算了。”他眯著眼睛:“不過,科莫多獸一族畢竟非同小可,不可魯莽為敵,盯著那撒羅耶,後麵有機會,直接斷了他的未來前途,看那磐穀喇以後還能不能囂張得起來,

隻是這件事需要做的隱蔽,不可讓外人察覺。”

“是,師尊。”八目金剛羅漢露出喜色:“那金琥城主和血魔大帝他們……”“先不著急。”大善聖僧冷笑道,“釋南天一死,他們就出事太明顯了,等過了這一紀,你找個機會,偷偷將那片星域的生命全都屠滅了,再將他們的神魂全都提

取祭煉,帶回來給為師,一定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覺。”

八目金剛羅漢急忙行禮道:“弟子明白。”

“哼,敢動老衲的人,誰來都不好使。”大善聖僧眼眸中流露一抹猙獰之色:“好了,為師要去講大善法了,你便在洞府中療傷吧。”

說完,大善聖僧當即離開了洞府。

八目金剛羅漢眼眸暴戾,冷笑道:“哼,敢對我不敬,等找個機會,就直接把那片區域的所有生靈都給滅了,不知死活的東西。”

在大善聖僧和八目金剛羅漢商量如何針對那片星域的時候。

在大日佛界最深處的一座古老佛塔所在。

一名渾身綻放佛光的枯瘦和尚突然睜開了眼睛,臉上露出駭然之色。

轟!

他一雙眼眸中,有無數佛文流轉,梵唱出震天洪音。

“我大日佛界,這是觸碰到了什麼大因果了嗎?”僧人眉頭緊皺,在先前某一個瞬間,他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命運力量,自己的大日佛界,似乎在未來的某一刻遭遇到了什麼大麻煩,到處都是血流滾滾,黑雲遍

地。

“如此大因果,我大日佛界這是惹上了什麼強敵?”

僧人睜開眼睛,看向無儘的虛空,似是在感應著什麼。

忽然……

僧人驀地睜開雙眼,轟一聲,整座佛塔瞬間化為齏粉,一股可怕的波動,以他所在的小世界為中心,直接傳遞出去,震盪整個大日佛界。

緊接著,僧人發出一聲悶哼,一絲鮮血從他嘴角溢位,臉色瞬間蒼白如金紙。

“界主!”

有驚恐之聲,從遠處虛空之外傳遞而來。

“無妨。”僧人眼瞳驚駭,急忙傳音道:“傳令下去,即刻關閉大日佛界,我大日佛界所有僧人,不得隨意外出,違者,直接罰佛獄禁閉。”

僧人心中驚懼,在先前推算感應的一瞬間,他感受到了一股無比可怕的力量,降臨而來,那是一個禁忌不可觸摸的存在。

必須切斷因果。

關閉山門。

頓時間,在所有僧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中,整個大日佛界,結界緩緩關閉。

初始宇宙。

秦塵一行再度回到了虛海所在。

“秦塵小友,本帝已經脫困,未來,就不在此地多停留了。”古帝看著秦塵幾人說道。

“前輩,你要離開初始宇宙?”秦塵一怔。

“本帝被困此地這麼多年,如今一朝脫困,也是該出去走走,見一見當年的一些‘老朋友’了。”

古帝眯著眼睛笑道:“還有你,年輕人也得多出去闖蕩一下,在宇宙海中見識見識,對你今後的突破也會有幫助。”

“可這裡……”秦塵有些擔憂。

古帝走了,回頭自己也走了,那初始宇宙一旦有外人入侵,怕是……

“放心,我麾下的那些兄弟還要在這修煉一些歲月,有他們坐鎮,一般人敢來隻有找死的份。”

古帝笑道:“此外,如今冥界和初始宇宙已然融合,裡麵那幾個小傢夥也能進入初始宇宙替你禦敵。”

“前輩是說幽冥大帝它們……”秦塵心中一動。

“這些小傢夥如今陰陽融合,未來未必冇希望跨入神帝境界,多來陽間走走對它們也有很大好處。”古帝點頭笑道。

秦塵微微鬆了口氣,若有那些死靈石像強者和幽冥大帝等四極大帝坐鎮這裡,那的確冇什麼擔心的。

就在這時,冥界和初始宇宙融合之地,一道無形的輪迴轉生力量突然降臨了。

“那是……”秦塵看過去,目露驚訝:“有人從冥界轉生在初始宇宙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