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章

26

聽到熟悉的聲音,傅錦梨眼淚掉得更凶了。

不遠處疾步走來的人不是傅應絕和蘇展還有誰。

奶糰子像是找到了靠山一般,張著小手朝傅應絕跑去。

“嗚嗚……爹爹怕怕,嗚啊,摔痛痛。”

傅應絕心下又氣又悶,該她長點教訓!

可視線剛一放在短手短腳抱著自己腿的小人身上,

小孩還是那個小孩,隻銀髮不再,反倒是一頭烏黑。

額上兩個小角也消失無蹤。

傅應絕瞳孔一縮,忙將人抱起來,

聲音隱晦地帶著些許顫,哪還顧得上氣,

“怎麼回事,小角怎麼不見了?跟爹爹說啊,哪裡不舒服的。”

“嗚嗚……爹爹。”

粉雕玉琢的孩子哭成了個小淚人,緊緊摟著自家爹爹,臉埋在傅應絕脖子裡。

虞微開口不是喊打就是喊殺,這是真被嚇著了,哭得身子都在打著擺。

一旁的蘇展也是滿麵焦急,“小主子莫哭,慢慢說啊。”

一個大啟帝王,一個天子近侍。

再看那方纔憑空出現的黑影,渾身遮得嚴嚴實實,可那護腕上鉤爪一樣的圖騰和內斂的氣息,無一不在彰顯著他們的身份。

從不輕易出現在人前的天子暗牙,

隱龍衛!

傳聞隱龍衛乃傅氏一族最為隱秘的力量,是曆任天子手中不見血的利爪。

此刻卻……

後知後覺的虞微與宮人立馬跪做了一片。

祁揚看著眼前的情景,鬆了口氣的同時也滿眼複雜。

小妖怪叫他爹爹,莫非她真是大啟陛下的女兒,可……

祁揚想到初見時她精緻但怪異的長相,抿緊了唇。

對比祁揚的複雜,虞微此時心緒就要單純得多。

單純的恐懼。

在那孩子朝著陛下叫著爹,而陛下也自然而然地將他抱在懷裡哄。

虞微心陡然咯噔一下,不可置信地顫了顫眼睫,遲來的恐懼湧上心頭。

腦中頓時隻剩兩個大字。

完了。

奶糰子不說話,哭得直打嗝,傅應絕沉著臉她背上輕拍,

“嗚嗯,爹爹……嗚。”

哭得小嗓子都發啞了,淚水將傅應絕衣襟打濕了一片。

傅應絕將她摟得更緊一些,“不哭了,爹爹在呢。”

抱著自家爹爹,奶糰子將淚水蹭在傅應絕那件明黃龍袍上,有人撐腰了,她那小膽子又冒了出來。

於是奶糰子總算是抬起了頭,被淚水掛花的小臉上委屈又可憐,

胖乎乎的短手一伸,指著一旁在地上不敢動作的虞微就開始告狀,

“壞人壞人,打窩,嗚嗚……爹爹打她,痛痛。”

猶嫌不夠地將被蹭破的手舉到傅應絕眼前,

白嫩的小手上紅痕刺目,還帶著乾涸的血跡。

“嗚嗚嗚……壞蛋!牛血啦,小梨子死掉。”

傅應絕臉一黑,“死什麼死。”

又將她小手抓在手中,奶糰子痛得瑟縮了一下,男人的臉更黑了,眼中似有風暴醞釀。

“蘇展!”

“老奴在。”

“今日在場宮人全部杖斃。”男人聲音冷硬。

“是。”蘇展應了一聲,朝旁邊使了個眼色,立即有侍衛上前來拿人。

跪著的宮人皆是身子一軟,跪攤在地上,有不死心的連連磕頭求饒。

“陛下饒命!陛下饒命啊!”

“奴婢一時糊塗,是虞娘娘吩咐的不敢不從啊!陛下饒命。”

傅應絕冇有半分反應。

很快,虞微帶來的人便被捂著嘴帶了下去。

而虞微呢,彆說替他們求情,她自己此刻也是自身難保。

一聽宮人都要被杖斃,虞微心頭愈發不安。

她不知陛下何時冒出這麼個孩子,可陛下親口承認哪由得她信不信。

虞微臉上掛著比哭還難看的笑,哪還顧得上什麼體麵,跪著過去扯上傅應絕的衣角,“陛,陛下,陛下饒命。臣妾不知啊,臣妾不知她是,她是……”

還未等她碰上,蘇展就上前一步將她隔開。

“虞娘娘莫要驚擾聖駕。”

狗奴才!

虞微心頭暗罵一聲,卻不敢對著蘇展發作,仍舊求著情,

“蘇公公,蘇公公。你替本宮說句話,我,我不知那是小公主…..不然給我百十個膽子都不敢如此啊。”

也不怪她此刻這般模樣。

陛下後宮女人不多,卻是一個都不曾臨幸,全是世家重臣死活塞進來的。

陛下眼都不曾賞一個,任由幾個女人在這後宮鬥得熱火朝天。

她也算有自知之明,不受寵隻敢在後宮吆五喝六的宮妃,跟陛下如今唯一的公主,孰輕孰重虞微哪裡不知。

“虞娘娘手眼通天,權勢深重,折煞老奴了。”蘇展麵上帶笑,客氣得很。

被抱在懷裡的奶糰子一看這所謂虞娘娘哪還有方纔對著她時的威風凜凜,小奶貓似的嗚嚥著繼續告狀,

“起護窩,欺負小孩子,嗚嗯….抓起來。”

傅應絕垂著眼,很是配合,“冇聽見嗎,公主說抓起來。”

虞微一慌,“不不!公主,公主!妾錯了,饒命!我,我該死,求陛下放妾一馬。”

她話語淩亂,一咬牙巴掌直往自己臉上招呼,企圖用這般的自罰逃過一劫。

“啪!”

“啪!”

一聲聲清脆極了,顯然用了極大的力。

“我,我知道錯了,公主是我有眼不識泰山,求公主饒命啊!”

下手太重了,把自己打哭了。

“嚶……饒臣妾一次吧。”

奶糰子縮著小腦袋在看,傅應絕滿臉厭惡,

“帶下去,等候發落。”

“是。”

虞微急得掙紮著,不,不,不行!被帶帶下去等著她的怕是凶多吉少。

“陛下!我唔……唔唔。”

原是那侍衛很有先見之明地捂住了她的嘴。

虞微隻得目露絕望,看著那被傅應絕如珠如寶抱在懷裡的小奶娃,腸子都悔青了。

處理得差不多,傅應絕抱著人離去,蘇展慣常留下善後。

祁揚靜靜站在一旁看著這鬨劇,猶豫了許久還是站了出來,

“蘇公公。”

蘇展一愣,揮手讓聽候吩咐的侍衛退下,

“原是祁太子。”

祁揚,“蘇公公我……”

話未說完蘇展就輕聲打斷,“祁太子不來找老奴,老奴也是要去尋太子的,煩請太子同奴回去,陛下那頭怕是要耽擱您幾日了。”

一口一個太子,一句一個敬辭,可那話中的強硬卻是叫祁揚拒絕不得。

當然,他本也冇打算拒絕。

小說《驚!我的女兒是條龍》閱讀結束!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