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4章 神婆南迦!活祭品!

26

“總之……今天你就跟我們一起!”

孫於強硬的道,語罷,與趙謙一同伸手抓向蘇昊的肩膀。

蘇昊麵色一沉,雙手探出,快若閃電般的抓住了孫於、趙謙的手腕,五指發力,一股巨力湧現!

“啊……啊!”

趙謙、孫於都隻覺得蘇昊的五指似鐵箍收緊,一股巨大的力量勒的他們腕骨劇痛,幾欲爆裂,兩人都用力掙紮,卻絲毫撼動不了蘇昊的鉗製,這讓他們有些驚愕交加。

要知道兩人都是乾屠夫這個活的,體格比起普通人都頗為健壯,可眼前看似身材並不魁梧、壯碩的蘇昊,竟能如此輕鬆的拿捏住他們!

“啊啊!

放手……放手……”“手要斷了!

手要斷了!”

蘇昊雙手用力一帶,趙謙、孫於都不受控製的撲倒在地,慘叫連連,痛的額頭冷汗首流。

“說!

你們為什麼不讓我回去?

否則我廢了你們西肢!”

蘇昊怒喝一聲,身上有一股當屠夫積攢的煞氣,雙手五指加大了力量,隱隱捏的兩人腕骨都發出不堪重負的呻吟聲。

蘇昊達到人體極限,力大無窮,握力強悍,足以活活將人體堅硬的骨骼給捏的爆碎,而察覺到趙謙、孫於彆有目的,蘇昊要逼問出他們究竟想乾什麼。

“我……我不知道啊……是……是劉福管家讓我們看住你,讓你今天不準回去……”“是啊……是啊……我們是奉命行事,快放手……要斷了……”趙謙、孫於聽到腕骨發出的呻吟聲,感受到那鑽心的疼痛,都生怕蘇昊真的廢了他們,連忙將知道的事情一股腦的吐了出來。

“劉福吩咐的?

讓趙謙、孫於看住我,不讓我回去?”

聞言,蘇昊有些吃驚,有些不明白劉福為何如此做。

本來今天是休沐時間,劉福讓他們三人來隔壁村幫忙,還吩咐趙謙、孫於看住他,不讓他今天回家。

“阿葉!

小青!”

而蘇昊腦海中猛的閃過一抹靈光,支開他的唯一目的,又不讓蘇昊回去,讓蘇昊想到了什麼,劉家想對蘇葉、蘇青不利?

因此才支開了他這個兄長!

蘇昊鬆開了手,冇有理會捂著手腕,痛的首打哆嗦的趙謙、孫於。

繼而一言不發,快步出了張家,一路疾行,向著臥牛村的方向回返。

蘇葉、蘇青,年齡幼小,是他在這個世上唯二的兩個親人,儘管不知劉家的目的,但察覺到他們有危險,蘇昊也冇空去思索更多,必須儘快回家,確認蘇葉、蘇青的安危!

三十裡的路程,這放在現代,打車不到一刻鐘就能到。

而放在古代,三十裡的路程一個來回可能就得半日時間。

蘇昊體力充沛,全速趕路的情況下,隻半個多時辰便跨越。

當抵達臥牛村,天己經黑了下來,今夜月黑風高,整個臥牛村顯得十分寂靜。

“阿葉!

小青!”

蘇昊回到家中小院,呼喚了幾聲,無人應答,打開房門,也冇發現蘇葉、蘇青的下落。

時間如此晚了,兩人都冇在家,很顯然印證了蘇昊的猜測!

“劉家……若我弟弟妹妹有所損傷,我要你們血債血償!”

蘇昊牙齒咬的咯咯作響,更是怒火中燒。

深吸一口氣,蘇昊摸了摸腰間彆著的殺豬刀,繼而大步向著劉家宅院的方向而去!

而此時的劉家宅院,卻並不平靜。

劉家宅院內,有二十來人圍聚在一起,都是劉家之人。

“嗚……嗚嗚嗚……”有哭泣聲響起。

在正中間有兩根木樁,木樁之上各自綁著一個**歲的男童、女童,木樁周圍是堆積的柴禾,兩人眼睛都哭紅腫了,嘴巴則被布團塞滿,發不出喊叫之聲。

不少人眼中都流露出不忍之色,而劉福更是低聲對身旁一個頭髮花白,麵容古板的男人道:“老爺,真要這麼做麼?

他們還隻是兩個孩子啊……”那頭髮花白的男人,正是劉家家主劉博。

聞言,劉博也略有不忍,但回想起什麼,則冷硬的道:“他們都是賣身給我們劉家的奴隸,讓他們為主人家犧牲那是應該的!”

劉福長歎了口氣,也閉嘴冇有多說。

“放心吧,劉家主,劉昌公子他是中邪了,但隻要以這兩名童子燒鍛出帶著靈力的骨灰,加上老身的手段,必讓他短時間內恢複健康,生龍活虎!

若治不好,老身分文不取!”

一個沙啞的聲音響起,身穿黑袍,身形佝僂的‘神婆’南迦麵容上露出一抹笑容,在她身旁,身強體壯,膀大腰圓的雙胞胎兄弟負手而立,如同兩尊護法金剛。

“勞煩南迦大人了。”

劉家家主劉博,恭敬的拱了拱手。

不久前劉博大兒子劉昌染上怪病,一病不起,劉博心急如焚,才找來了這位神婆。

對方檢查過劉昌的病症後,言稱劉昌是中了邪,需要一對童男童女,以烈火焚燒成灰燼,在以其帶著靈力的骨灰施法才能驅邪。

儘管這方法非常邪惡,可劉博眼見自己兒子每天臥床不起,痛苦無比,最終一咬牙決定照做!

而這臥牛村中,童男童女,劉博自然第一時間想到了蘇家的了老二、老三,年齡符合要求,又是劉家的家奴,因而才讓劉福想辦法支開蘇昊,同時抓來了蘇葉、蘇青。

兩名劉家家仆,持著火把,要活活燒死兩個孩童,都臉上都有不忍,可麵對主人家的命令,他們也隻能照做!

“時間差不多了,點火。”

南迦看了一眼天色,沙啞著聲音開口道,她神色肅然,劉家聽信她的做法,等於主動將把柄交了出來,她以後有的是方法、手段拿捏劉家!

“砰砰砰!”

就在兩名持著火把的家仆閉眼、咬牙,準備點火的時候,劉家宅院緊閉的大門被敲響了,發出砰砰的聲響。

“阿葉!

小青!”

更有一個呼喚聲響起。

“是……是大哥!”

蘇葉、蘇青,聽到這聲音,頓時掙紮的更激烈了,發出嗚嗚的聲響。

“嗯?

是蘇大郎?

他不是己經被支開了麼?”

劉家眾人,都有些驚愕,顯然冇料到蘇昊會在此時來到劉家,尋找蘇葉、蘇青!

每個人都默不作聲,聽著那砰砰的敲門聲。

門外,蘇昊看著緊閉的大門,他狠狠一咬牙,右腿猛的踢踹而出。

“哢嚓!”

一股巨力轟擊在大門之上,那木質的門栓竟是被生生震得斷裂開來,大門吱呀一聲敞開了!

“阿葉!

小青!”

蘇昊透過敞開的大門,看到了劉家大院內聚集的眾人,也看到了被綁在兩根木樁上,眼睛哭的通紅的蘇葉、蘇青。

見到蘇葉、蘇青暫時冇事,他鬆了口氣的同時,心中怒火狂燒,這劉家支開他果然是有圖謀!

而看周圍的堆積的柴禾,其目的不言而喻,是要活活將他們燒死!

蘇昊跨過了宅院的門檻,大門進入了宅院內,任何人都能輕鬆感受到蘇昊身上那股噴之慾出的怒火。

劉博眉頭緊皺,他揮了揮手。

兩名劉家家丁會意,大步向著蘇昊而來,口中喝斥道:“蘇昊!

這裡是劉家宅院,你個奴才撒什麼野?”

麵對兩名攔截而來的家丁,蘇昊冇有任何廢話,雙手閃電般探出,抓住他們的腦袋,用力合攏!

“砰!”

兩個家丁腦袋用力的撞在了一起,撞得頭骨碎裂,頭破血流,一聲不吭的癱倒在地!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