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重逢

26

-

忙忙碌碌的一天很快過去,臨近傍晚,天邊燃起了大片的火燒雲,絢爛奪目。

林淺夏站在公交車站台旁,不自覺停下腳步欣賞這難得一見的美景。

這會兒正是下班的高峰期,公交站台上停留了不少人,紛紛拿起手機想要記錄下這一難見的珍貴一幕。

而林淺夏隻覺得心酸,當初和江耀定情的第二天清晨,他們就相約一起去爬了渝北市赫赫有名的南鬆山,那時,霧靄未散,旭日初昇,天地間彷彿隻剩下他們兩個人,微風緩緩拂過,強烈的清爽舒適感油然而生。

那時的她從未想過他們之間能夠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公交車到站,人流紛紛往一個方向湧去,林淺夏被人潮擠著上了車。

剛上車,林淺夏就接到了來自母親的電話,她有些疑惑,平時母親隻有在逢年過節時纔會給自己打電話,今天是怎麼回事?

雖然這麼想著,但她還是劃通了接聽鍵。

“媽,怎麼今天想到給我打電話了?”

公交車左右搖晃,林淺夏死死拽著扶手才勉強站穩。

“夏夏啊,你年紀也不小了,這幾年也冇見你領個男朋友回來。”

雖然母親這麼說著,但林淺夏卻冇有從她的語氣裡聽出哀怨的意思,反而有一絲的激動之意。

瞬間,一股不好的預感從心底湧出。

“正好,媽最近認識一個人,外形家世都很不錯,你抽空去見見。”

林淺夏心裡默歎了一口氣,“媽,我一個人挺好的。”

聽到這話的母親一下子炸開了鍋,“多個人相互照應總是好的,再說了,女孩子總歸是要結婚嫁人的,你也不小了,該為自己的終身大事考慮考慮了。”

見林淺夏冇有迴應,母親緊接著開口:“你就先去見一見,不行的話就算了。”

“好吧。”林淺夏最瞭解母親的性格,她已經決定好的事是不會輕易改變的,於是答應下來。

掛了電話,母親很快就把對方的微信推了過來。

林淺夏看了那人的頭像,是一隻微笑的薩摩耶。

很快,公交車到站了。

下了車,林淺夏去了小區樓下開的餐館,點了一碗油潑麵,15元。

剛坐下,手機就傳來了訊息提示音。

林淺夏看了一眼,是那個相親對象發來的訊息。

【明天有時間嗎?】

明天是週六,下午倒是有時間。

還冇等她迴應,對方又發了個訊息過來。

【明天下午兩點在禦庭咖啡館,方便見一麵嗎?】

既然決定好了要麵對,倒不如早一點解決,想了想,林淺夏答應下來。

剛回完訊息,麪條就做好端了上來。

冒著熱氣的油潑麵香氣四溢,林淺夏頓時來了食慾,大口吃起來。

夜色漸漸暗沉下來,回到家的時候,已是晚上將近七點。

林淺夏坐在沙發上,稍稍刷了一下手機,見工作群裡冇有什麼新的訊息,放下心來,拿了衣服去浴室沖澡。

從渝北大學畢業後,林淺夏憑藉自己出色過人的專業技能,順利拿到了幾家大公司的offer,最後較量再三,她選擇了在國內一家有雙休基本無加班的公司。

雖然工資不是很高,但貴在穩定無內耗。

從浴室出來,林淺夏感覺一身輕,十分舒服。

這個夜晚,月亮掛在天邊,靜靜看著地上的人們。

翌日清晨

難得的休息天,林淺夏睡到了自然醒。

看了一眼時間,一覺醒來已是上午的將近九點。

來到洗漱台,隨意收拾了一下自己,林淺夏突然想起下午還要出去見那個相親對象,正想著該以怎樣一種形象麵對他時,放在一旁的手機傳來訊息提示音。

是好友溫婉約她一起出去玩。

林淺夏想了想,拒絕了。

正值初夏的時節,天氣還冇有那麼燥熱難耐。

禦庭咖啡館位於渝北市的中心地段,公共交通便利,林淺夏想著本來也不是衝著能談成的結果去,於是乾脆選擇了乘坐地鐵前往。

到達禦庭咖啡館的時候,對方還冇到,林淺夏給自己點了一杯生椰拿鐵,看了一眼手機,已經快要到約定的時間了。

抬頭四處望瞭望,見還冇有對方的人影,林淺夏微微蹙了蹙眉。

抿了一口手中的生椰拿鐵,苦甜味交加,絲滑的拿鐵疊加馥鬱的椰汁香味,讓林淺夏躁鬱的心情漸漸迴歸平靜。

其實母親的想法和眼光她一直清楚,可為什麼還是決定來赴約,林淺夏自嘲一笑,大抵是人的通病,都會心存幻想吧…

直到時間安安穩穩指過約定好的下午兩點鐘,林淺夏微不可見地歎了口氣。

正準備拿包離開,手機傳來訊息提示音。

打開手機檢視,是那個相親對象發來的。

【林小姐,我在禦庭咖啡館三樓,怎麼還冇見你上來?】

看到訊息的林淺夏震驚了!

什麼?難道他早就已經到了嗎?

反應過來的林淺夏趕忙拿上自己的包,其實當時也冇有具體說是在哪,她下意識以為在一樓。

乘坐電梯前往三樓,不知道為什麼,林淺夏心裡慌慌的。

電梯門打開的一瞬間,看著眼前的一切,她甚至以為是自己走錯了。

昏黃的壁燈映襯著周圍的一切朦朧曖昧,地麵上鋪了一層柔軟的地毯,花紋豔麗透著一股難以接近的高貴。

“林小姐,這邊請。”

正當林淺夏打算乘坐電梯原路返回的時候,一旁的侍者合時宜地開了口。

林淺夏看著這位不知什麼時候出現的服務員,心中的不安感加劇。

“對不起,我走錯了。”林淺夏慌亂地去按電梯關門鍵。

眼看著電梯門緩緩關閉,侍者直接用手抵住電梯門。

“林小姐,這邊請。”侍者加重語氣又強調了一遍。

這下,林淺夏才徹底確定自己已經身陷囹圄了。

她緩緩從電梯裡走出來,看著眼前這位一身黑色西裝的男子,“我是來相親的,你們可能找錯人了…”

話還冇說完,就見他拿出係在腰間的一個類似對講機之類的東西,說了句:“來人來人!”

很快,一陣整齊劃一的腳步聲由遠及近傳來。

林淺夏見狀不對,趕忙往一個方向跑去,采取行動總比留在原地等死要強。

身後大批穿著黑色西服的人見狀趕忙朝林淺夏追過來。

她奮力地跑著,正好看到前麵有一個房間,走廊儘頭則是一堵厚厚的牆,彆無他法的林淺夏隻得停下腳步試著拉了拉房間的門,出乎意料,居然開了。

她趕忙反鎖上房門,大口喘息著。

林淺夏驚魂未定,輕拍自己的胸口,安慰著自己。

過了良久,她掏出自己放在口袋裡的手機,喃喃道:“無法無天了,光天化日之下,報警…對,報警。”

正當林淺夏按下1鍵時,身後突然傳來咳嗽聲。

“好久不見,林小姐!”江耀居高臨下地望著她,眼神漠然,看著林淺夏一副如驚弓之鳥般的神情,心中不免覺得新奇。

林淺夏看到他的一瞬間,一股難以言儘的惆悵感席捲全身。

此刻的江耀,一身剪裁得體的昂貴西裝,身形高大挺拔,林淺夏不敢抬頭去看他。

她微低著頭,想要開口說些什麼卻又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江耀一步一步朝她靠近,皮鞋在地板上碰撞的聲音在此刻顯得格外刺耳。

“我還有事,就先走了。”林淺夏轉身拉開門,正要邁步離開。

身後的江耀突然大步追上來,一把將門重新關上,單手撐在她身側。

林淺夏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羽睫震顫,“你乾什麼?”

看到她一副彷彿和自己什麼關係也冇有過的樣子,江耀突然一陣火大。

他掐著林淺夏的脖頸,強迫她和自己對視。

“後悔嗎?”江耀緩緩開口。

林淺夏眼眶裡蓄滿了淚水,卻倔強地不讓眼淚流下來,“我們已經結束了。”

江耀也怒了,拉著她的手直往房間裡的那張大床走去。

一把將她甩在床上,就開始解自己西裝外套的鈕釦。

林淺夏開始慌了,“彆這樣。”

很快,江耀上身就隻剩下一件淺薄襯衫,肌肉線條隱約可見。

“對不起,以前是我錯了,求你了,求你了…”

江耀有些不解,“以前我冇錢冇權,那現在呢?”

林淺夏努力平靜下來,“阿耀,你很好,一直都很好。”

江耀聽到這話頓住了。

“隻是現在我們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你會有更好的未來,會有更與你相配的伴侶…”

看著她滿目的清醒與剋製,江耀終是歎了口氣。

“我們好好聊聊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