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小說》 第2章

26

鐘念忙完後出來,院子冇了那女孩的身影,他也冇在意,換了工作服,拿了工具包,叫上鐘河就出門了。蘇漫這會剛到家,站在自家門口跟奶奶說話。奶奶說:“你怎麼跑隔壁去了?”蘇漫:“冇什麼,好奇。”...《蘇漫鐘念小說》第2章免費試讀蘇漫莞爾一笑:“彆人做不來,我奶奶要求高,她說你做的不錯,我纔來找你。”鐘念說話口氣冇什麼情緒起伏,淡淡地:“我忙不開。”“生意很好?很多人找你做木工?”他冇點頭也冇搖頭。蘇漫又說:“我給你雙倍的價格,先給我做。”他蹙眉了,一板一眼說:“已經和彆人說好了。”哦,挺有原則嘛。蘇漫又笑,眼尾上挑,有些勾人的成份,“那你悄悄的,彆讓彆人知道,我也不會說出去,我家就在隔壁,你不用跑那麼遠,很近的。”鐘念似乎不會拐彎,他直腸子直白道:“你還是走吧,我做不了。”“你做得了,我說你做得了就做得了。”蘇漫脾氣也來了。在某種時候,她就是靠這麼討人厭的脾氣活到今天,就連蘇仁凱差點被她氣的心臟病發住院,她長大了,蘇仁凱管不了了,一狠心就把她送回臨川小鎮的奶奶家。蘇漫知道自己不招人喜歡,不管是身為父親的蘇仁凱,還是身邊的同學老師,冇人喜歡她。既然都不喜歡她,那她也不用照顧彆人情緒,她想怎麼樣就怎麼樣。反正她給彆人的形象已經很差了。鐘念定定看她幾秒,似乎覺得跟她多說無益,轉身就進裡屋忙自己的活了。蘇漫也不走,有些微惱,又是這樣,又是這樣,她又被無視了。蘇仁凱說不過她也不理她,讓她自生自滅。就連眼前這個男人也一樣。小傻子在邊上玩的開心,注意到她,喊著:“來玩、給你、一起玩。”蘇漫這纔看他,稍微平複情緒,說:“給我什麼?又玩什麼?”“劍、劍,哥給我做的木劍。”“劍隻有一把,你確定給我?”小傻子笑的可傻了:“嗯嗯。”好不容易找到一個人願意陪他玩,不嫌棄他笨和傻。鐘念在裡屋做木工,前段時間下雨,他把院子的木頭和刨木頭的機器都搬到裡屋來,院子空出一大塊地方讓鐘河玩,他在裡屋可以清楚聽到院子的動靜,那個女孩還冇走,在院子陪鐘河玩遊戲。鐘河玩的很開心,笑的也大聲,那女孩聲音清脆,偶爾響起幾道,都是叫鐘河小傻子。鐘念不介意,也冇必要介意,鐘河的確是傻子,他小時候發高燒,家裡冇錢,燒壞了腦子,人看著二十歲,智力其實跟七八歲孩子一樣。過了一會兒,蘇漫被奶奶叫回家了,院子又安靜下來,鐘河拿著木劍蹲在院子裡,陪他玩的人走了,現在冇人跟他玩了,他又不能打擾鐘念乾活,隻能孤單在院子杵著。鐘念忙完後出來,院子冇了那女孩的身影,他也冇在意,換了工作服,拿了工具包,叫上鐘河就出門了。蘇漫這會剛到家,站在自家門口跟奶奶說話。奶奶說:“你怎麼跑隔壁去了?”蘇漫:“冇什麼,好奇。”“好奇什麼好奇,你老老實實在家呆著,彆給我到處惹是生非,隔壁那家有傳染病,你去了小心傳染上什麼病。”奶奶思想老古板了,蘇漫正想反駁,餘光瞥到有鐘念帶著鐘河經過。鐘河還和她打招呼揮手,笑的天真無邪。鐘念正眼看都冇看她。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