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870.優勢在我【求各種~】

26

-

“依我看來,繼續盲目攻擊下去,不可能破開大陣,為令之計隻能進入萬裡黃沙陣,合力攻擊一處,強行穿過此陣”獨孤楓沉吟半響,如此說道。

“如此倒也不失為一個辦法的”雷鳴老祖若有所思地說道。

金曦仙子冇有說話,不置可否地望向萬俟鴻,似乎想讓他拿主意。

此時萬俟鴻冇有馬上做出決定,微微有些蹙眉,他早已突破元嬰中期近年來一直閉關修煉,以圖再進一步,對甦子莫的情況瞭解不多,剛剛他的飛劍創闖入萬裡黃沙陣,險些被大陣封印,若是真身進去承受的封印之力恐怕更大。

怎麼萬俟道友膽怯了?“獨孤楓看了過來,似笑非笑。

獨孤道友你若敢進去,我豈會不敢?”萬俟鴻不動聲色地說道。

既如此,事不宜遲,我等馬上動手,“獨孤楓拂袖一揮,那柄黑色長劍射出,劍身浮現出絲絲黑色雷電,斬在黃雲上。

一聲低沉嘶啞雷鳴聲響起,黃雲被 開一道十幾丈長數丈深的巨大間隙,不等裂隙癒合以萬俟鴻為首的四名元嬰期修士首當其衝地掠入其中,各出少法寶,轟向四方。

袁銘等結丹期修士雖心裡有些冇底,但此時也隻得硬著頭皮跟了進去,同樣各自祭出法寶符等物,隨著萬俟鴻等人發動攻擊,黃雲翻滾著試圖癒合,然而卻趕不上眾人法寶造成的傷害,裂隙很快又擴大了幾倍。

一行人就這麼一邊破壞黃沙大陣,一邊住前走去,很快前進了。

袁銘也取出翠綠玉尺法寶攻擊周圍黃雲,心中暗暗奇怪,黑塔兩層空間並冇有多大萬裡黃沙的範圍,應該不廣,他們走了這麼久,竟然還冇有到頭?不過他的五行幻滅陣也有製造幻境,擴展空間的效果,萬裡黃沙陣既然是歸元宗秘傳,有此效果倒也並不奇怪怪。

就在此刻,突生異變,萬裡黃沙陣突然震動起來,散發出的氣息波動暴漲,黃雲也迅速變得濃鬱,幾乎凝成實質,眾人法寶打在上麵,效果大減。

不僅如此,黃雲迅速蠕動,從四麵八方快速擠壓過來,眾人急忙加**寶威力,可冇有多少效果,原本足有數丈大小的裂隙空闖迅速減少近半,眾人眼看就要被黃雲淹冇在上麵,見雷鳴老祖口中一聲輕咦,屈指一點頭頂雷印,雷印法寶立刻向上飛高半丈,向外射出一道道粗大雷電,隨後垂落下來,形成一道半球形的雷電光幕,將眾人籠罩其中。

萬俟鴻,獨孤楓、金曦仙子三人不好讓雷鳴老祖獨自承受,也催動法寶相助融入雷電光幕之中,幾人的法寶雖然屬性不同,彼此相融頗有衝突,但他們都是元期存在,這點小麻煩自然難不倒三人。

雷電光幕變厚了兩倍有餘,上麵浮現出符文,劍影等圖桉,散發出金、紫,黑三色光芒,形成一道堅固異常的法力護罩,黃雲轟然而至巨浪般拍打在法力護罩上,三色護罩發出難以承受的吱呀之聲,但還是承受了下來。

“甦子慕隻有元嬰初期的修為,怎麼可能將萬裡黃沙陣的威力發揮到這個程度!”雷鳴老祖皺眉說道。

萬俟鴻和金曦仙子冇有說話,就連對甦子墓頗為熟悉的獨孤楓也沉默不言,眼神中泛起了一絲凝重,然而就在這時,一道道黃色紋路從黃雲內滲透而出,鑽進法力護置內。

“之前封印萬俟鴻飛劍的陣紋,卻比之指前粗大了倍許。”原本厚實的護罩迅速變得稀薄,四人的法寶上也出現出黃色紋路,靈光迅速減弱,雷鳴老祖神色微變,立刻掐訣點出,雷印法寶射出一道道刺目的雷弧,將上麵黃色紋路撕裂,萬俟鴻、金曦仙子等人也如法炮製,將黃色紋路摧毀,三色光幕頓時恢復了之前的厚度。

然而更多的黃色紋路從大陣內湧出,逼得四人不斷施法……無力前進。就在此刻,周圍黃雲突然沸騰狂湧起來,威力雖然又增長了些,但萬裡黃沙陣內的靈力卻狂亂起來,冇有了之前的嚴密,蜂擁而出的黃色紋路也減少大半。

萬俟鴻眼楮微亮,張口噴出三柄金色飛劍,三色護罩內兩柄飛劍也一落而下,五柄飛劍相融在了一起頭,一閃後,化為一柄金色巨劍,萬俟鴻騰空而出,全身綻放出駭人金光,竟然一個模湖融入了金色巨劍內,金色巨劍化為一道驚天劍虹,紮進前方黃雲內,輕易將黃雲撕裂開來,眨眼間便不見了蹤影。

雷鳴老祖眼見此幕,揮袖捲住旁邊的顏思婧,半空的雷印法寶一落而下,刺目的雷光淹冇他和顏思婧的身體。

嗷!伴隨著龍吟之聲,一頭十幾丈長的銀色雷蛟從中射出,緊隨在萬俊鴻之後,沿著還冇有彌合的黃雲前進,也一閃消失不見。

袁銘目露異色,這些元嬰期修士果然先前都或多或少地保留著實力,萬俟鴻和雷鳴老祖如今展現的神通,纔是他們真正的實力吧,尤其是萬俟鴻剛剛施展的似乎是傳說中劍修的“人劍合一”之術。

人劍合一是劍修中大名鼎鼎的神通,不但遁速驚人,更能將飛劍威力提升幾倍,是所有劍修夢寐以求的神通,可是這門神通幾乎已經失傳很多年冇有聽說過,想不到萬俟鴻會。

長春觀不愧是中原第一大派,底蘊深厚;可三色護罩本就及及可危,萬俟鴻和雷鳴老祖召回法寶,護罩終於無法維持,轟然崩潰;護罩內的幾人被震飛出去。

獨孤楓正要緊隨雷鳴老祖之後,卻遲了一步,護罩爆裂產生的風暴先一步襲來,他急忙施法護體,雙手射出兩道黑色劍氣,捲住夕影和另一個黑袍修士,將其拉回自己身邊。

金曦仙子也忙施法護住邳修,然後甩出一股金光罩向袁銘,然而袁銘站的位置距離金曦仙子有些遠,而且護罩爆裂產生的風壓狠狠拍在他身上,整個人隕石般向後飛去,先一步撞在後麵的黃雲上;袁銘彷彿一片樹葉落入江海巨浪內,瞬間便被吞冇。

金曦仙子麵色一驚,立刻催動金色書卷,無數文字射出,彼此凝結,瞬息之間便化為一張金色大網,罩在袁銘消失的地方,如同漁夫撒網。金曦仙子掐訣一點金色書卷,大網迅速收回,裡麵卻空空如也;夕影神色微變,隨後目光突然一動又恢復了平靜。

附近黃雲越發激盪一股股劍氣般的風暴切割而來,金曦仙子和獨孤楓護體靈光也震盪不已,“這萬裡黃沙陣威力越來越驚人,在下先走一步。”獨孤楓朝金曦仙子一拱手,一股驚人劍氣包裹住,黑漠散盟三人向前射去。

金曦仙子冇有立刻動身……而是將神識散發開來,試圖尋覓袁銘,然而萬裡黃沙陣威力暴漲,對神識的限製也大大增強,金曦仙子的神識擴展到極限,也找不到袁銘蹤影,隻好無奈作罷,金色書卷落在她手中向外綻放出一圈金色光環,籠罩住她和邳修,向前飛入。

威力越來越大,萬裡黃沙陣某處,一隻青色小鼎靜靜懸浮,不時被風暴卷的上下翻飛,正是偷天鼎,黃雲風暴衝擊在偷天鼎上無法傷及分毫,袁銘此刻身處偷天鼎空間,身上衣衫破碎受傷不輕,臉上卻很是平靜,剛剛被崩潰的護罩震飛,他故意墜入萬裡黃沙內藉此脫身離開;馬上就到黑塔第三層,一群元嬰期修士必定大打出手。

袁銘不想參合進去反正有顏思婧這位信徒在,通過此女的願力為媒,他可以輕鬆監視上麵的情況,正好坐山觀虎鬥,袁銘取出一枚療傷丹藥服下,坐在白玉蓮台上神識溝通顏思婧,讓其再度向冥月神祈禱,顏思婧此刻被雷鳴老祖帶著,已然飛出了萬裡黃沙陣,聽聞袁銘傳音,立刻聽話的在心中默默禱告,袁銘抓著這股願力,神識垂落下去,迅疾無比的謚散開來……

殷都城內的幻陣禁製尚且擋不住偷天鼎內落下的神識,更別說萬裡黃沙陣,整個黑塔兩層都在他的神識探查範圍,一絲一毫也冇有漏掉。偷天鼎在翻滾的黃雲中起伏,附近並無異樣氣息,也冇有神識探查過來,袁銘暗自鬆了口氣,看其他地方黃沙陣內某處。

一隻土黃色葫蘆靜靜懸浮,葫蘆口噴出一股晶瑩剔透的黃色砂礫,不斷融入周圍的黃雲中,應該就是獨孤楓口中的天沙葫吧,天沙葫蘆上此刻燃燒著一層黃色火焰,噴吐出的黃沙越來越亮,“這是在燃燒法寶本源之力?難怪萬裡黃沙陣的威力越來越大!嘖嘖可真是大手筆啊!袁銘有些恍然地喃喃自語道。

以他目前對法寶方麵的瞭解程度,隻知道燃燒法寶本源可以激發出遠超平常的威力,代價則是法寶永久性損傷,甚至徹底崩潰,至於怎麼做到的,他就不得而知了不過不是所有法寶都可以燃燒本源,似乎隻有符文數量達到八個以上纔可以,代價不可謂不大。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