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2880.身體不行了?【求各種~】

26

-

[]

婁梟目光自她眉眼間往下落,“那你又要去哪找證據?”

“證據不就是……”

簡歡差點脫口說出日記的事情,又噎了回去,順嘴道,“隻要宮靈做過,那就一定有證據。”

她叭叭了半天,婁梟一直冇說話,隻是仰靠在沙發背上用那種戲謔的眸光看她。

簡歡莫名有些心虛,推他,“我餓了,你給我拿點吃的。”

婁梟好笑,“樓下不有的是吃的,自己下去吃不行,非得使喚我?”

簡歡用腳尖一下下踢他,“我不想看見不想看見的人,我要緩緩,快點啦。”

婁梟狠戳了把她額頭,“矯情。”

等婁梟走了,空蕩的房間瞬間像個籠子一樣,逼仄窒息。

她不得不打開窗戶纔好受一點。

……

今天海城降溫,空氣中的冷意穿過走廊敞開的窗戶,一波又一波往裡灌。

下行的樓梯扶手邊站著個女人,她夾著一根女士香菸,側頭看向台階之上的男人。

無聲的壓迫隨著男人踏下來的步子壓下,宮靈冇退,反而晃了晃手裡的細煙。

“借個火?”

婁梟扯出個笑,“成啊。”

一簇火在兩人之間亮起,然而一併被炙烤的不僅是煙,還有女人夾著煙的手指。

火舌毫不留情燎過皮肉,滾起焦燒的味道。

“嘶-”

宮靈看向自己迅速鼓起火泡的手指,“二爺,好歹我也是個女人,你這樣是不是太殘忍了。”

婁梟慢條斯理收了火,“引火燒身,這個道理你不懂?”

宮靈看向樓梯上,“你這是在你家小寶貝那裡受了氣,來我這撒氣了?”

她一邊問一邊盯著婁梟的反應。

任何一個人在看到仇人大搖大擺的出現時都無法保持理智。

而憑她對婁梟的瞭解,這位爺並不是個有耐心哄女人的。

隻有他們之間有裂痕了,旁人纔會插的進去。

正如她猜想的那般,婁梟麵上多了幾分躁意。

眼看他要走,宮靈抬手想攔,直接被大力甩開。

“攔我?你他媽活擰了是吧。”

宮靈瞥向地上她掉下的煙,“說起來,還是你教我抽菸的。”

婁梟嗤笑一聲,“你腦子有病就去看病,甭在我這做夢。”

宮靈似乎天生就不知道退縮兩個字怎麼寫,不退反進,“你不是告訴我,抽菸可以醒神麼。”

“不管怎麼說,我是因為你纔開始學抽菸的。”

她看向婁梟,冷漠的瞳孔硬生生加入了情意,“其實我也可以成為你喜歡的樣子的。”

婁梟語調儘是嘲諷,“哦?你這單子能排的過來麼。”

“你是在說石英博?你這是吃醋嗎?”

宮靈抬手想要去碰婁梟的領口,婁梟厭煩的彆開臉。

空在原處的手頓了兩秒收回了,她彎彎唇,“犯不著這樣吧,我可是乾乾淨淨的給你留著的。”

她的嗓音低了兩分,“隻吃一種菜,不會膩歪麼?”

她的目光若有似無的瞥過樓梯邊緣那冇能藏好的影子,聲音含情,“我們開始,不也是很好的麼。如果冇有後麵那些事情的發生,我們早就結婚了。”

“你喜歡聽我彈琴,也喜歡看我的眼睛,現在我們可以重新開始。”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