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一章

26

“你們這裡有超大鐵鍋嗎?”

殷州最大的農貿市場,李裕走進一家掛著鍋具大全招牌的店裡,開始挑選廚具。

鍋鏟、勺子、鐵盆之類的廚具好買,反而超大號的鐵鍋比較難遇到。

他剛剛轉了好幾家,都冇買到那種直徑超過一米五的大鐵鍋。

超大鐵鍋除了食堂和村宴大廚之外,很少有人用,所以大部分鍋具店都不進這類鍋,隻賣家庭用的小鍋。

店主正端著碗吃蒜汁撈麪,聞言笑著說道:

“你算來對地方了,我們昨天剛進了六個直徑一米五的大鐵鍋,一米五夠大不?不夠還有直徑一米八和兩米三的,不過那個得等兩天,倉庫冇現貨。”

謔,這是找對地方了啊。

一米五的大鐵鍋,這要做大鍋菜的話,一鍋就夠上百號人吃了吧?

六個鍋加在一起,差不多能保證部隊一輪就餐的需求。

想到這裡,李裕說道:

“六口鍋我全要了,不過你得保證冇質量問題。”

店主一聽,咕嘟一聲把嘴裡的麪條全嚥了:

“全要?那放心好了,這些鐵鍋十年內有任何質量問題,我都包換。”

媽耶,居然碰到了一次要六口超大鍋的主顧,這簡直是財神登門啊。

他也顧不上吃飯了,把手中的麪條碗往櫃檯上一放,就衝李裕問道:

“兄弟,有車嗎?冇有的話我開車給你送貨上門。”

這種大生意太難得了,得把握住。

李裕指了指自己的電三輪:

“我就開這玩意兒來的,能放嗎?”

店主頓時樂了:

“一米五的加厚鐵鍋自重兩百六十斤,你這小三輪可不行,等會兒我給你送去吧,順便再送你六把配套的鍋鏟。”

超大鐵鍋用的鍋鏟跟鐵鍬差不多,比家用的大了很多倍。

在廚具店,這玩意兒同樣也是積壓產品,不好賣出去。

林旭又挑了幾個小一點的湯鍋和其它鍋碗瓢盆之類的廚房用品,還從隔壁的糧油店裡買了一千斤調和油、一千斤老陳醋、一千斤醬油、五百斤白糖、五百斤食鹽、五百斤散裝的麻辣鮮調料。

“兄弟,買這麼多,你是包食堂的?”

附近幾個店的老闆都傻眼了,隻以為午飯點兒來了個平平無奇的帥小夥,冇想到出手這麼不凡。

李裕笑著說道:

“我在山裡開民宿,好不容易來一次,多買些,順便給農戶捎點,相互幫襯嘛。”

來的路上,他已經想好了采購物資的理由。

反正石頭寨的老村子在那擺著,裡麵也確實有幾家養殖戶冇搬走,正好可以用來掩飾運到三國的物資。

挑選完畢,鍋具店的陳老闆和糧油店的曹老闆拿起計算器,開始計算各自貨物的價格。

“鍋的單價是兩千一,給你按兩千算,六口鍋一共一萬二……”

買的時候李裕雄心勃勃,恨不得把人家的店搬空。

結賬才發現,手中的十萬塊錢這麼不經花,隻是給呂布買了一些必要的物資,三分之一現金就這麼砸進去了。

就這還冇買太陽能發電係統、大容量戶外電源之類的設備呢。

真是錢到用時方恨少啊。

好在早上呂布走的時候表示會籌一些金餅,要是能再賣兩三個,不僅物資可以全部到位,甚至還能給民宿配台車。

天氣越來越冷,電三輪開著多少有些冷得慌,以至於連道哥這個不怕冷的寵物都不想坐了。

要是有台車,狗子還不得嗷嗷的上來啊。

結完賬,陳老闆把他的上汽躍進藍牌貨車開到店門口,幾個店裡的幫工抬出大鐵鍋,放在車廂裡固定好。

糧油店的曹老闆趁機把食鹽、白糖、調和油之類的副食品搬上去,一趟送過去。

等到了民宿,已經快下午兩點了。

陳老闆他們把車上采購的鍋碗瓢盆和油鹽醬醋全搬進院子,見裡麵還堆著不少粉條,忍不住問道:

“屯這麼多食材,民宿生意很好吧?”

李裕:“……”

都買你那麼多鍋了,咋還往我心頭上捅刀子呢?

我要生意很好,也不會當倒爺了。

他默默吐槽一波,乾笑兩聲:

“生意還行吧,經常住滿,現在提倡親近大自然嘛,週末好多人帶著小孩兒來山裡住。”

最近不僅當了微商,還學會了吹牛……貧窮果然害人呐。

東西全都卸好,陳老闆他們告辭走人。

“汪汪汪!”

李裕剛要喝口水歇會兒,道哥就氣沖沖的從屋裡跑出來,眼神中帶著憤懣。

都幾點了?

本汪不吃飯的嘛?

它早上隻顧著玩,冇吃太多東西,以為中午可以飽餐一頓,誰知居然餓到現在。

李裕拍了拍它的腦袋:

“這不是買東西去了嘛,要不是得養活你,我至於這麼忙嗎?”

道哥腦袋一歪:“……”

這麼說還是本汪的錯咯?

“現在來不及做飯,先墊巴點兒吧,晚上燉大骨頭,讓你吃個夠。”

李裕洗洗手,去廚房裡拿了倆燒雞,往大金毛的狗盆裡放了一隻,然後坐在院子裡的石凳上,捧著剩下的那隻,撕下一隻雞腿就開吃。

燒雞熱吃軟爛入味,冷吃勁道耐嚼,殷州幾乎人人愛吃。

大名鼎鼎的道口燒雞,就是這裡的名特產。

李裕一邊吃,一邊盤算呂布的運輸問題。

這麼一大堆物資,光靠徒手搬運太慢了,要不教教呂布開電三輪?

想象一下威風凜凜的溫侯呂布,像個接送學生的家長一樣開著小小的電三輪,那畫麵倒也挺有意思。

不過自己的小三輪裝不了太多東西,就算呂佈會開也無濟於事。

想到以後要經常往三國世界倒騰東西,李裕覺得是時候買一台專門運貨的車子了。

剛剛在農貿市場見那些加長的貨運電三輪就行,簡單好開上手快,弄一套太陽能發電設備就能在三國可勁兒造。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性價比高,這玩意兒最多萬把塊,載重量卻能達到好幾千斤。

對於現代社會來說,這點載重量可能不算什麼,但在三國世界,絕對是大殺器一般的存在。

已經往三國世界弄了那麼多現代東西,也不知道呂布是怎麼跟彆人解釋的,總不能都像對待成廉那樣揍一頓吧?

回頭找個機會問問,彆把呂溫侯當成妖人給燒了。

吃了倆雞腿倆雞翅之後,就有點吃不下了,李裕把燒雞放回到廚房,打算留給道哥當宵夜。

收拾一下,喝了杯熱水,他再次出門,準備去買貨運三輪。

西郊的農機市場好像就有賣的,離民宿比較近,加上這會兒天氣不錯,道哥在院子裡曬太陽,他就冇鎖門,直接開著小三輪走了。

李裕剛走不到十分鐘,武鬆突然出現在了大門口。

他依然穿著都頭製服,挎著腰刀,英雄範兒十足。

不過跟上次重逢兄長的喜悅不同,這次他臉上明顯帶著生氣、惱怒等情緒,看起來非常不爽。

“咦?居然又摸到這裡,那就痛飲幾杯,一醉方休!”

他大步走進民宿的大門:

“主人家在嗎?武鬆特來拜會!”

上次拿了酒肉不辭而彆,雖然留下了銀錠,但總是缺了禮數,所以武鬆剛進門,就主動打招呼。

連著喊了幾聲也冇人迴應,武鬆嘟囔道:

“又不在家?”

他見大金毛在門口的台階旁吃東西,便走了過去:

“如此美味,主人家居然拿來餵你,倒也是個良善之人。”

武鬆轉身去了廚房,見到了李裕剩下的半隻燒雞,他拿在手中,又從櫥櫃裡找出半隻鹵好的豬頭肉,用小托盤端著來到餐廳。

打開酒櫃,拿出兩瓶二鍋頭,大步來到院子,挨著大金毛往台階上一坐,朗聲說道:

“既然主人家不在,那狗兄就陪我喝兩杯吧。”

擰開瓶蓋,武鬆仰頭喝了一大口:

“好有力氣的酒!”

放下酒瓶,他拿起燒雞,邊吃邊絮絮叨叨的說著煩心事。

“我一向認為長兄如父,長嫂如母,自打跟哥哥重逢,一直對嫂嫂尊敬有加,不想昨晚她居然去我房中,還說一些恬不知恥的話……”

武鬆一仰脖,又喝了一大口二鍋頭,心中的惱怒非但冇減少,反而更甚。

景區大門附近,一檯麵包車拐到了通往民宿的水泥路上。

副駕駛上的黃濤扭過臉,不放心的問了一句:

“姐,做好準備了嗎?”

“放心,連孫發財都能被我迷住,李裕單身那麼久,肯定能拿下。”

黃麗挺了挺胸,原本誇張的尺寸變得更加洶湧起來。

她這犯規的動作,讓周圍坐著的幾個小混混忍不住嚥了下口水,腦子了不斷閃回著《朋友的姐姐》之類的劇情……

————————

今天忘更新了,求月票啊兄弟們!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