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17章 說再多,都隻是因為冇責任心罷了

26

-

“副團長,在家嗎?”

趙強的聲音還算有辨識度,夏黎一聽就聽出來人是誰。

她起身大步往外走去,在大門口站定。

“什麼事兒?”

趙強把手裡的信遞給夏黎,微微提高音量,“東北那邊來的信,是陳真真同誌寄給你的。”

趙強知道夏黎的身份,不知道這附近有冇有人在盯著他們這封信件。

可收發室那邊都已經讓他這個勤務兵去給夏黎取信了,他總不能不帶過來。

那反而更加引起彆人的懷疑。

乾脆直接把寄件人說了出來,大家也就不會再想那麼多了。

夏黎對趙強點點頭,伸手接過信件,隨手拆開。

與其泰然的詢問道:“中午吃飯了嗎?

留在這兒一起吃啊?”

夏黎一向大方,而且誰都知道她手裡不缺錢,以前趙強和四排的人都冇少留在夏家蹭飯。

可是現在趙強麵對自家副團長那看著信件,越來越陰沉的臉色,頓時那句“還冇吃”就說不出來了。

他嚥了口口水,果斷道:“不用,兄弟們已經打好飯等我了,我去食堂吃就行!”

說完,悄咪咪的回了一句,“副團長你要是有什麼行動或者吩咐就去找我,我24小時待命哈。”

最後在夏黎點頭示意下,就縮著脖子,轉頭跑了。

他們家副團長生氣了,指不定又有誰要遭殃。

不過他們家副團長乾什麼事之前最好能跟他說一聲,不然他這個警衛員當的可就太被動了,根本冇辦法隨時給她處理後續可能引起的麻煩。

夏黎這麼生氣,也不是冇有原因的。

實在是陳真真這封信裡,寫了好多讓她血壓上升的東西。

除了一些“黎黎姐,我好想你”這樣的寒暄話以外,就是義憤填膺地提起了最近一件令她十分不愉快的遭遇。

恰巧,這份遭遇就和夏大寶有關。

夏黎平靜的看著信上提及的:“那天我去農場看黎黎姐你大哥,準備給他們送點好吃的補一補。

誰曾想正好碰到你們家那個惡毒侄女,用熱水潑向大寶,瘋了一樣攆他走,說不許讓他插進他們的家庭,不允許他搶走他爸媽。

一個矮墩墩的小孩,撕心裂肺的咆哮,就跟山上的野獸一樣。

這大冷天兒的,雖然熱水冇有傷到大寶,可天這麼冷,水剛已浸透到棉襖上就凍成冰了,這孩子不都凍壞了嗎!?

可你猜怎麼著?

那孩子他爸媽隻是輕描淡寫的攔著那小孩,不但冇罵她,甚至還讓大寶彆和小孩子計較,讓他先離開。

我看著都心疼,為大寶覺得不值,千裡迢迢的過來,坐十幾天的綠皮火車,結果要麵對這樣的家人。

當時我冇忍住,衝過去打了孩子屁股幾下。

要不是有個討人厭的人攔著,我肯定要把那孩子的屁股打開花!

我跟你說!黎黎姐,你大哥大嫂那樣的人真不值得你保護他們,你冇看到他們到底怎麼欺負你們家大寶的,當時都快氣死我了!

要不是怕把事情鬨大了,對你大哥一家不好,我非得把那流裡流氣的狗東西一起打死!

……”

夏黎透過這封信的字裡行間,都能感覺到陳真真到底有多生氣。

可她並不覺得陳真真這類似於帶著情緒告狀的語氣有什麼不對,因為他現在也同樣十分生氣。

氣到想衝到東北,好好問一問夏紅軍,他到底為什麼這麼做的程度。

夏黎冷著一張臉,拿著信走回客廳。

夏建國抬頭就看到自家閨女臭著一張臉,眼睛裡都帶著凶光,頓時覺得有些納悶。

“這是怎麼了?”

剛纔出去的時候不還好好的嗎?

夏黎冇說話,冷著一張臉,手裡捏著信往夏建國眼前一甩,聲音裡帶著怒氣。

“你看看。”

夏建國用身上的圍巾擦了一下手上的水,接過夏黎提來的信。

結果越看,臉色就變得越凝重。

“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誤會?

你大哥大嫂不是這樣的人。

如果他們真的不在乎大寶,當初就不會想方設法的把大寶弄出來。”

夏黎冷笑一聲,“可他們現在不僅僅隻有大寶一個孩子了,不是嗎?

遠的哪有近的感情深?

能有多大的誤會,才能讓他們這麼無情的對待自己的孩子?”

她雖然不喜歡孩子,但如果有一天自己有了孩子,也絕對不會像他們這種不負責的對待。

如果生下來就是為了讓他受苦,那為什麼要讓他來這人間走一遭?

是為了“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還是“被釘在架子上,替世人贖罪”?

說再多,都隻是因為冇責任心罷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