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19章 樂山大佛都得從座位上下來讓你坐!

26

-

夏黎聽到夏大寶這句話,臉色立刻變得有些難看,心裡的怒火也噌噌的開始往上冒。

她養了這麼大的孩子,夏紅軍到底臉哪有那麼大,這麼多年不養他,上來還給他委屈!?

很久以前她就和夏紅軍說過,如果有了小的,會不會忽略大的。

當時夏紅軍說不會。

可現在看看呢!?

這哪是不會委屈大寶,這分明是往死了委屈他!

夏黎深吸一口氣,狠狠的閉了一下眼睛,再睜眼時,她眼睛裡已經帶上了幾分凶光。

夏黎抬手揉了揉夏大寶的腦瓜頂,手心裡刺刺的感覺,還帶著人類的體溫,證明這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不是一具可以隨意對待,也不會傷心的行屍走肉。

大寶現在的狀態,讓她心裡也極其不舒服。

她說不出來什麼安慰的話,卻語氣十分認真的道:“你的家不是一直在這兒?

怎麼著,把我這當托兒所呢?”

夏大寶:……“噗嗤!”

夏大寶原本還一直十分傷心,可是聽了夏黎的第一句話,這些天一直壓抑的情緒就好像找到一個泄洪口一樣,一起迸發了出來。

他微微仰起頭,不讓眼淚落下來,僵硬的扯起嘴角,語氣中帶著幾分調侃。

“為什麼小姑姑你總有本事,把溫情的畫麵弄成想要吵架的模樣?

誰家會托我這麼大的兒?”

可說完這句話後,他的眼淚更加洶湧,哪怕仰起頭也控製不住眼淚從側頰流下。

他用袖子掩飾性的狠狠的抹了一把臉,聲音更加哽咽,“你這樣……

明明是做好事,嘴上卻說難聽的話,出去讓人家誤會怎麼辦?”

明明是脾氣最暴躁的人,卻總能在他最絕望的時候,向他伸出把他從懸崖底下拉上來的手。

她這樣,讓他更不知道要如何麵對他從小到大最愛,也一直認為他們會永遠最愛他的爸媽了啊!

夏黎看著夏大寶那哭的有些醜兮兮的模樣,心裡有些嫌棄。

暗道一聲孩子長大了,說話都開始有爹味兒了,居然還開始管上她怎麼跟人家說話了!

“我就想所有我煩的人都彆搭理我,這樣我的日子就清靜了。”

夏大寶:……

夏大寶冇忍住,哭著笑出了聲。

夏黎其實不太會處理家庭問題。

涉及到感情上的這些事兒,其實她都不怎麼在行。

現在也是一樣。

她抬手有些煩躁的揉了揉頭髮,煩躁的道:“說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想聽聽你的說法。”

夏大寶此時也冇什麼好隱瞞的了。

說來也奇怪,明明他小姑姑上戰場這麼多年,兩人都冇見麵,他平時和爺奶接觸的時間更多。

可要說有什麼心裡話,或者是覺得丟人的話,他和爺奶說不出來,卻並不排斥和小姑姑坦言。

他將他到東北以後的事,詳詳細細的和夏黎說了一遍。

冇有偏頗,也冇有帶上自己的情緒。

隻是像個站在畫外的人一樣,這是室外的和下裡講述他在東北時的遭遇。

夏黎越聽,眉頭皺的越緊。

陳真真是在夏大寶和夏紅軍他們家老二已經開始爭執的時候去的農場,隻看到了夏紅軍他們家老二用熱水潑夏大寶,攆人的過程,對之前的前因後果並不清楚。

可是夏黎聽著夏大寶的敘述,不但冇覺得陳真真因為大小姐脾氣而有所偏頗,反而覺得這件事更氣人了。

在夏大寶的敘述中,他到東北兵團以後,就被安排到了招待所。

當天白團長就派車把他送到了農場。

他當時滿心期待的拎著東西去看爸媽,和從未謀麵的妹妹。

他最先見到的是他爸

那時他爸見到他十分驚訝,左右四處警惕的看了一週,欣喜中帶著擔憂的帶著他一起回到他們現在的住所。

那住所不是他們以前住的那間用木板搭起來的茅屋,而是黃泥土牆的房子。

他進到房間以後,他媽見到他也很開心。

妹妹小小的,看向他的眼神帶著濃濃的戒備,可他當時並冇有多想。

他也是在那種環境下生活過的人,知道在那種環境下生活的孩子有多苦,性子變得和正常環境下的孩子不一樣也並不奇怪。

可他根本冇想到在他爸跟他妹妹介紹完,他就是她大哥以後,他妹妹會突然歇斯底裡的發起瘋來。

完全不顧其他,拿起手邊的東西就瘋狂往他身上砸,聲嘶力竭的怒吼,讓他滾出他們家。

她爸媽隻是她一個人的爸媽,離開東北過好日子的人,根本不配管他爸媽叫爸媽。

當時有些吵鬨,吸引了周圍人的目光,他爸想要阻止那孩子,可最終連堵住那孩子的嘴都冇做,而是讓他先離開,不要刺激他妹妹。

他能理解,在那樣的環境下,他爸可能不想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讓人知道他還活著。

可是他不能理解的是,他妹妹隻是一個五六歲的孩子。

他爸媽身為大人,想要阻止那孩子再輕而易舉不過。

哪怕是不教育她,堵上她的嘴也能停止這場歇斯底裡,以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力。

可是他爸媽什麼都冇做,任由那孩子將亂七八糟的東西扔到他身上,說著紮心傷害他的話。

甚至到最後幫著他妹妹,一起攆他離開。

夏大寶和夏黎並排坐在家門口的台階上。

夏大寶講述著在東北時的過往,微微仰頭望天,眼神中帶著化不開的茫然。

“也許是我想要的太多,也可能是因為以前我爸媽隻有我一個孩子,所以我還不習慣有一個妹妹分享他們對我的愛。

之前我也有想過,夏小貝隻是一個五六歲的孩子,我身為一個哥哥,當時應該讓著一點她的。

或許應該在她歇斯底裡咆哮、暴走的時候,和她好好講清楚,我並冇有要搶走他的爸媽,我們本就是一家人。

可是我辦不到,我辦不到在爸媽明顯偏袒她,甚至為了緩解她的情緒要攆我走的情況下,還依舊對他抱著包容之心。

那也是我爸媽啊!

大概終究是我太自私了。”

夏黎偏頭,視線淡淡的瞥向神情有些茫然,又傷感,好像一碰就會碎的大侄子,微微扯了一下嘴角。

語氣裡帶著幾分嘲諷:“你要真的能辦到,樂山大佛都得從座位上下來讓你坐!”

夏大寶:……-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