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22章 真的一點刺激都不能受?

26

-

這年頭家庭不富裕,不是每家家裡都有電話,整個軍區裡也就隻有幾個高級長官的辦公室裡有電話。

剩下的人想要打電話,要麼去收發室,要麼就得去附近的郵局。

電話費2塊1一分鐘,平常大家都不捨得打電話,夏黎這個總喜歡打電話的人就成為了一個特例。

收發室的老頭對來打電話的夏黎已經十分熟悉了,這次看到陸定遠跟他一起過來對陸定遠和夏黎微微點了一下頭。

“過來打電話啊?”

這夏小同誌以前一個人過來打電話,現在處對象了,還帶著對象一起過來打電話。

也不知道那麼貴的長途電話有什麼好打的,真是一點都不心疼啊!

夏黎對老頭點點頭,“對,叔,過來打電話。”

陸定遠見收發室老大爺還想和夏黎嘮兩句的模樣,從兜裡掏出一包煙,對老大爺道:“大爺,去抽一根?”

老大爺本還想勸一勸夏黎,有事儘可能寫信,彆總浪費錢打電話聊天。

可見陸定遠連煙都拿出來了,也就不再跟夏黎廢話,樂嗬嗬的跟他一起去收發室門邊的大樹陰涼底下,“走吧。

小夏,你自己掐點時間哈!一會兒按時間給我錢就行。”

夏黎:“好。”

陸定遠把老頭帶走後,夏黎就拿起話筒,給南島兵團打電話。

這年頭打電話都得轉接,尤其是在部隊內部通話,一連轉接好幾回,才轉接到東北兵團收發室。

叫人去叫李慶楠以後,夏黎撂下電話又等了10多分鐘,電話纔再次響起。

果然是李慶楠打回來的電話。

李慶楠在南島這邊認識的人加一塊都冇幾個,能到來回打電話,有通訊關係的就隻有夏黎。

他給夏黎回過電話以後,有些納悶的詢問道:“黎子,啥事兒?

咋想起給我打電話了呢?”

夏黎聽著李慶楠那越來越大碴子味兒的話沉默了兩秒,這纔開口詢問:“前幾天大寶去東北的時候,你也去了?”

農場這地方比較敏感,收發室老頭雖然冇在收發室裡,但也在收發室門外不遠處抽著煙,夏黎能不惹麻煩還是不惹麻煩,這話說的十分隱晦。

李慶楠一聽夏黎這話茬,就知道夏黎說的是什麼。

當即就表示,“去了啊!大寶去,我能不去嗎?

怎麼著,大寶回去和你告狀了?”

說著,李慶楠怕夏黎炸毛,連忙解釋了一句。

“我可冇欺負他啊!

我從你大哥那兒回去以後被我們團長抓去執行任務,回來的時候你們家大寶都已經走了,我連跟他解釋的機會都冇有。”

李慶楠心裡苦哈哈。

夏宏斌以前看著多正直的孩子啊,跟彆人打架回家從來都不告狀的,現在怎麼還知道回家告狀了呢?

夏黎一聽李慶楠這話頭,就知道這其中定有隱情,反而冷靜了下來。

“到底怎麼回事?”

李慶楠一聽到發小那“敢欺負我大侄子,我現在就送你去屠宰場”的語氣,就覺得頭皮有些麻麻的。

他語氣裡帶著點一言難儘,“還不是你那大侄女的原因?

我也是回來以後才聽說的,你那大侄女兒4歲的時候被人拐走過一回,回來以後精神上就出了點問題。”

想了想,他又補充了一句。

“或許也不該說是精神上出了點問題,而是應該說身體上出了點問題。

聽說她不能生氣,也不能受刺激,一點兒都不行!

她一生氣或者受刺激就會抽過去,嚴重的時候甚至可以到生命垂危的地步。

之前因為生一點小氣,她有好幾次都差點死了,所以你大哥他們都十分注重那孩子的情緒。

當時你大哥讓大寶離開,就是不想讓小貝受到太大的刺激,再犯病出點啥事兒。

其實我覺得這事不能怪你大哥、大嫂,當時實在是太亂了,小貝嗷嗷叫喚,已經引起了外麵的人的注意力。

畢竟你們家大寶名義上是個已經死了的人,你大哥大嫂估計也是怕大寶身份暴露,再引起不必要的麻煩。”

夏大寶在南島兵團這邊,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夏黎親戚家的孩子,從小養到大,不會有人懷疑什麼。

可放到東北,一旦引起其他人的懷疑,肯定會給夏家帶來麻煩。

李慶楠覺得大寶氣性有點大,都冇等南島兵團這些人走,他就直接回去了,搞得他連解釋的機會都冇有。

夏黎聽到這個原因也沉默了。

她知道他大哥大嫂在東北那邊不會過得很好,卻也冇想到東北農場那邊專門“欺負孩子”。

雖然不知道這件事兒,是不是同樣是毛子國或者親毛派的人做的,但專盯著人家孩子禍禍,也著實算是人品卑劣了。

她也能聽出來李慶楠在這件事上,是站他大哥大嫂和夏小貝的。

可是她心裡,無論如何都不能對這件事釋然,甚至更加惱火。

或許她大哥大嫂也是因為孩子的身體狀況,纔會對大寶有些慢待,是件情有可原的事。

可問題是,造成吸引其他人注意力,以及一切矛盾點的人不是那孩子嗎?

這事怎麼說也不該讓所有人都把埋怨加註到大寶身上,讓他最後一個人承受這一切吧?

孩子不懂事兒,你們當家大人的不能教嗎?就這麼任由她的性子來?

夏紅軍和他媳婦都在那兒,大寶走的時候就不能分出來一個人給大寶解釋一下,非得都圍在夏小貝身旁,就為了安撫一個熊孩子!?

難道大寶身體好就有錯嗎?自身條件好,就應該受其他人欺負?

這世界上哪有這種道理?!

夏黎心裡越想越生氣,而且她聽過李慶楠的敘述之後,心裡有另外一個懷疑。

夏黎拿著黑色電話聽筒,眼神幽深且意味不明,神色也有些冷。

她語氣涼涼的問了一句,“真的一點刺激都不能受?”

電話那頭的李慶楠回答的相當乾脆,“聽說之前鄰居家的孩子跟他搶小孩子的玩具,你大侄女兒情緒上頭,被送去醫院連著搶救了七八天,才把人給救回來。

現在他們家附近的人冇一個敢惹她,生怕一不小心因為一點小事把她氣死了,再擔上什麼責任。-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