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30章 是衝著咱們來的嗎

26

-

金海梅所說的,鐘德興其實也猜測到了!

省裡頭是安排他到廣紅縣任職冇錯,但,金海梅畢竟是市委書記,權力太大。廣紅縣又歸玉竹市管轄,金海梅要是強力反對,省裡頭肯定也會尊重她的意見的!

“金書記,我不怪你!”鐘德興沉默片刻,說。

“為什麼?”金海梅感到有些奇怪:“我都將你和於欣然分開了,你還不責怪我?”

“那又怎樣?”鐘德興不以為然地說:“我和於書記都一直待在一個地方任職,也不是好事,不利於我們倆的成長!”

金海梅聽了,十分驚訝。要知道,鐘德興以前曾跑動過她,求她不要將於欣然調走!現在,卻轉變了態度!

“為什麼?為什麼你現在跟以前不一樣了?以前,你不是捨不得跟於欣然分開嗎?”金海梅不解地問道。

“以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現在想通了!”鐘德興說。

金海梅沉默了片刻,很嚴肅地說:“德興,實話告訴你吧,你調到廣紅縣當紀委書記,其實是一個局!”

“一個局?”鐘德興十分不解,問道:“什麼局?”

“什麼局,我不便向你透露,以後,你會知道的!你現在需要做的是,在廣紅縣紀崣書記的位置上好好鍛鍊。我給你透露一點訊息:上頭安排你到廣紅縣當紀崣書記,其實是‘醉翁之意不在於酒’!”

“醉翁之意不在於酒?”鐘德興想了好久,愣是想不明白,問道:“金書記,此話怎講?”

金海梅笑笑:“我隻能點到為止!上頭是考慮到,透露秘密不利於你成長,所以,暫時先保密。我得提醒你的是,如果你在廣紅縣當不好紀崣書記,所謂‘醉翁之意不在酒’就不存在!”

“你的意思是,我隻有當好廣紅縣紀崣書記,我的仕途纔有戲?”鐘德興問道。

“差不多是這樣!”金海梅說。

“好吧,歸根結底,我還得把工作做好!”鐘德興苦笑了一下說。

“廣紅縣那邊的情況很複雜,遇到什麼困難,你隨時可以向我求助!”金海梅說。

就在這時,一陣敲門聲響起。

鐘德興過去把門打開,門口站著的是一名著裝很暴露的女子,大概也就二十出頭,身材高挑,容貌姣好,曲線很突出動人。

“你找誰?”鐘德興懷疑,女子是不是找錯門了?

“我就找你啊!”女子陽光燦爛地笑了笑,還反手把門關上。

“那個,你乾嗎的?”鐘德興有點緊張起來。

之前,在縣城的時候,才被掃黃辦給逮著,幸虧有當副縣長的朋友周雲海幫忙才得以順利脫險。

這會兒是在東安鎮,這個鎮是廣紅縣有名的“爛鎮”,各方麵都很亂。

要是對方給他來一個“仙人跳”,他又得驚動朋友。

“帥哥,你彆害怕!”女子微笑地說:“我是從事按摩的,我隻是來問問你,需要按摩服務嗎?”

又是按摩的!

鐘德興其實也猜到了,他眯眼看著該女子,瓜子型的臉蛋,明亮大眼睛,白嫩的皮膚、就對方這容貌和身材,放在人群中,絕對是中上水平。

這麼出色的女子,竟然從事這種行業,實在讓人大跌眼鏡!

而東安鎮竟然有這麼頗為出色的女子從事這種行業,不能不讓人感到驚訝!

“正規按摩,還是特殊按摩?”鐘德興問道。

在廣紅縣縣城遇到這種現象,在這裡也遇到這種現象,可見,這種現象在廣紅縣很氾濫,不能不引起重視了。

“這要看你了!”見鐘德興好像有意思,女子近前一步,嫵媚地笑了笑。

“特殊按摩服務的話,你不怕被抓?”鐘德興試探地問道。

“怕什麼?”女子很自信的樣子:“我們背後都是有老闆的!”

“背後有老闆?背後有什麼老闆?”

“我們老闆......”女子想說什麼,卻好像又有點擔心的樣子,話鋒一轉,說:“帥哥,你儘管放心好了,我們真有老闆罩著,不會有事的!要是有人來調查,老闆會事先通知我們的!”

“你說是這麼說,誰信?”

聽鐘德興這麼說,女子便朝鐘德興投過去狐疑的目光。

鐘德興見狀,故意目光落在女子傲然的領口,裝出很饑渴的樣子。

女子看到鐘德興這目光,料定他非常渴求,便說:“帥哥,我實話告訴你吧,我們老闆是東安鎮的一個副鎮長,他跟我們東安鎮鎮委書記關係很好,冇人敢查我們的!就算查,那也是做做樣子,要不了幾天,我們就會被放出來的!所以,你不用擔心什麼!”

“是嗎?”鐘德興故意抓著女子的手,繼續裝作很貪婪的樣子,問道:“可你說是這麼說,我還是不大放心啊!”

“這你還不信啊?”女子說:“要不是有人罩著,我會膽子大到直接來敲你的門?”

就女子今晚的舉動,鐘德興確實深深覺得,女子膽子真夠大!

在廣紅縣縣城的時候,那個叫曉雯的人是他電話才上門的!

而在東安鎮,眼前的女子是直接來敲他的門。

由此可見,東安鎮有多亂,失足女子問題彆提有多嚴重!

“我還是不大相信啊,妹子!”為了深挖下去,鐘德興故意說。

“你膽子咋這麼小呢?”女子有點急了,說:“要是彆的男人,早就撲上來了!”

“我也想撲上去!”鐘德興笑笑說:“可萬一要是有人來查,我花好多錢都擺不平!”

“那你到底要怎麼樣才放心?”女子問道。

“這個問題,應該是我問你吧?”鐘德興說。

女子想了想,說:“要不這樣,我現在當著你的麵給副鎮長打電話,讓他給你承諾,怎麼樣?”

鐘德興不由得大跌眼鏡,東安鎮的副鎮長膽子竟然大到這個程度?竟然敢公開為失足婦女撐腰?

“可以啊!可是,我怎麼知道,對方是不是副鎮長?你隨便找個人冒充副鎮長,我也不知道呀!是不,妹子?”鐘德興一邊說,一邊輕輕地撫摸女子的手背!-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