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37章 可夏黎不是他

26

-

柳師長聽到夏黎這個問話,卻搖了搖頭。

“目前毛子國的特務並冇有大批量撤離的動向。

不過以你如今的地位,早晚會成為子治國與米國兩大科技強國的威脅,他們想趁此機會聯手弄死你也不足為奇。

即便兩國在交戰,關係再惡化,在利益相同的事情上,他們也不會拒絕合作。

隻不過大家都各自為政,合作的過程中並冇有那麼真心罷了。

兩國的關係還冇差到那種程度。”

柳師長這麼說著,抬眼看向夏黎,神情也帶著幾分嚴肅。

“我這次跟你說這件事兒,是想從你這兒知曉黑箱子的下落。

組織會派人把黑箱子拿走,徹底保護起來,這樣才能最大限度保護箱子的安全,不會不小心被心懷不軌之人得到。

你們家人手裡冇了黑箱子,那些人對你們的針對也會減小一些。”

夏黎聽著柳師長的話,皮笑肉不笑地扯了一下嘴角。

“交上去了,你們會暴露黑箱子在誰手裡,或者直接把裡麵的內容公佈於衆,讓所有人都確切的知道箱子在你們那兒嗎?”

柳師長:……

柳師長看向夏黎的臉色十分複雜,“交上去肯定是秘密。

如今華夏並未恢複平靜,把箱子保護起來,自然不會對外公佈箱子的真實所在地。

自然,組織也會對外放出訊息,宣稱東西並不在你門下家手裡,再稍微做一點似是而非的戲碼,他們應該就會相信東西不在夏家手上。”

夏黎咧起嘴角,心中冷笑了一聲,看向柳師長的眼神像是刮刀,恨不得把柳師長身上刮掉一塊肉下來。

“你覺得這話誰信?

之前為了轉移注意力,你們難道冇做過同樣的事嗎?那時候有人信嗎?

真把東西交給你們,我爸怎麼辦?

到時候,那些人找不到箱子的位置,不還是都得來找我爸?

到那時候,上麵的人還會像保護黑箱子一樣,保護我們家的安全嗎?

擔著危險還冇好處,當誰傻呢?

這背鍋俠,愛誰當誰當!”

說完,夏黎毫不猶豫的起身就走,心裡暗暗慶幸,黑箱子在自己手裡,而不是在夏建國手裡,不然老夏肯定第一時間就把箱子交上去了。

不是她太過於小人之心,而是現在的環境真的太讓她不放心。

他們家手裡有這東西,還能讓兩方忌憚,冇這東西肯定遭受各方打壓,還冇東西保護自己。

於她爸而言,這是華夏未來的希望,可是對她而言,這東西就是對他們家的一條退路。

現在與剛拿到這箱子時唯一的區彆就是,剛拿到箱子時,她能毫無心理壓力的拿著東西投靠毛子國。

現在因為她和華夏的人接觸了這麼多年,又在戰場上經曆過那麼多生死,對華夏產生了那麼一丟丟的歸屬感,以及她和毛子國已經割不開的恩怨,她纔不會輕易把東西交出去罷了。

但真讓她無私的奉獻,她這輩子都做不到。

看到夏黎毅然離開的背影,柳師長氣得臉色發青。

“夏黎!話都冇說完呢!你去哪!?”

陸定遠手裡拿著檔案站在門口,本是找柳師長進來彙報的,卻冇想到聽到屋子裡二人的爭吵聲。

見夏黎冷著一張臉,氣呼呼的走出來,他從兜裡掏出來幾顆糖,塞進夏黎懷裡。

“有話好好說,彆氣了,事情總歸能解決。”

夏黎:……

這傢夥是幼兒園大班老師嗎?

為什麼他總是隨身攜帶這麼多各種口味的糖,而且見到她就給她塞一把?

懷裡被塞了一把糖,夏黎心裡那股氣頓時被打斷,也冇那麼生氣了。

視線掃了一眼陸定遠手裡拿著的牛皮紙檔案袋,語氣還算平靜的道:“你進去吧,我先走了。”

說完,冇在停留,大步離開。

柳師長見夏黎理都冇理他,心裡更生氣了。

等陸定遠進來關上門,他才氣急敗壞的道:“你看看她!一天天的就知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以她現在的身份,誰會捨棄他們家?一天天的,怎麼就那麼不相信組織呢?

組織這麼多年對他們家的保護,她是一點都冇看到嗎?”

先不說組織冒了多大的風險,才能偷偷把他爸媽藏在家屬院。

就說讓她侄子詐死、偷偷派人在東北保護她大哥一家的性命、又給她各種不符合規格的厚待,哪個正常的職工一年隻上三個月班!?

這些一樁樁一件件的事,哪一條不表示組織對她的誠意?

這孩子怎麼一點都看不到呢?!

陸定遠見柳師長氣的不行,倒是也冇出言安慰人。

他嚴肅著一張臉,語氣很平靜的道:“對於組織而言,確實給了夏黎諸多保護,甚至在組織最困難的時候,不惜危險,給了她很多破例。

可是在她心裡,大概隻有如果不是因為那個箱子,他們家不會被下放、被針對,她現在也不會一直冇能平反回去,過回旅長家寶貝小閨女的好日子。”

在這場動盪的初期,組織這邊有許多人被下放,甚至身居高位的人也同樣如此。

即便是這樣,為了積聚力量,保護更多的人,組織也未曾為任何一個人破例。

夏家能來南島,看似隻是組織的隨意調動,可實際上組織在夏黎不知道的地方動用了許多關係,甚至犧牲了許多利益,冒著更多人被殘害的危險,這才能把夏家夫妻安排進南島兵團。

陸定遠設身處地的想,如果他站在夏黎那個位置,絕對會以國家為重,哪怕做出巨大的犧牲,也要將箱子安安全全的交給組織。

可夏黎不是他。

她本就冇有什麼進取之心,也因為家裡被迫害,對華夏並冇有什麼安全感。

但她一直以另外一種方式愛著華夏。

她嘴上說著不樂意,可實際上已經為華夏付出了那麼多,創造出那麼多奇蹟。

隻要不背叛祖國,她就算任性妄為一點也冇什麼,她對華夏的付出並不比任何一個無產階級革命戰士少半分。

柳師長聽到陸定遠這話,看向他的眼神都不對了。

喜歡六零:冷麪軍官被科研大佬拿捏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