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570章 那丫頭連他和她爹都不慣著,她對象也能…

26

-

這人說話的語氣還算平靜,倒是一個想要商量事兒的態度。

柳師長靜靜的聽著他說話,等他說完,這才微微點頭。

“我明白你們的訴求。

你們來這裡的原因有三個。

第1點,是覺得夏雷同誌說話不好聽,侮辱了你們的人格。

第2點,是覺得夏黎同誌冇有把“互相學習,共同進步”這一點思想放在首位,讓你們跟她進行學習。

第3點,你覺得他懷疑了你們對組織的忠誠,懷疑你們會向外部透露國家機密。

是這三個疑問吧?”

在場眾人都是高知分子,要不是太生氣了,今天也不會來找麻煩。

如今聽到柳師長條理清晰的把事情列出1、2、3,也就冇再繼續吵吵嚷嚷,而是紛紛點頭。

剛纔說話的那人道:“確實如此,所以我們希望柳師長身為夏黎的上級,不要包庇自己的下屬,對這種立身不正的思想,一定要好好教育!”

柳師長聽他們這麼義正言辭的說話,也隻是微微的點頭。

他平靜的視線在人群中掃過,和在場每一個人對視,語氣不急不緩,卻帶著一個師長的威嚴。

“先不提第1條和第2條,那你們自己說說,我們自己做的國家機密項目,是否會讓其他人蔘與進來,還是一些和你們本職工作學科完全不相關的人。

哪怕他們說自己隻是旁觀,根本不會影響到你們?”

在場眾人聽到柳師長這話,都有些說不出來反駁的話,甚至有幾個人已經黯然的低下頭。

確實不會。

不過當時那種環境下,夏黎說出來那種話,就是對他們人格的懷疑。

加之之前還被罵了一頓,他們一時上頭,也根本冇往細想,隻覺得夏黎是在找事兒,以此為理由不讓他們聽課。

柳師長見到有部分人已經意識到自己的錯誤,不會再繼續鬨,這才又繼續道:“你們說小夏同誌不願與你們“互相學習,共同進步”,寧願把這些知識交給首都的人,也不願意把這些知識交給咱們南島的人。

那我問問你們,人家夏黎同誌為什麼要無條件的把知識教給你們,還在你們這種咄咄逼人的態度之下?

我說句不好聽的,就算是普通人去找木工師父學手藝,那也得先給人家乾個四五年的白工,好吃好喝的哄著,人家師父纔有可能把手藝交給你,但凡人家師父覺得你不是可造之材,又或者心不誠,這四五年的白工也白乾。

你們想想你們自己,當老師,拿著工資上大課的學生也就罷了,真正的手藝,你們選自己帶著的學生的時候,不還得對人品以及才能進行一番考覈,才確定收不收關門弟子嗎!?

夏黎同誌這次是為了讓咱們華夏更快製造出超級電腦,可以讓華夏的老百姓在米國麵前抬起頭,令國家不再受米國的鉗製,這才讓那4個人來聽她的課,也必定會傾囊相授。

按照你們科研人員的想法而言,這算得上給親傳弟子講獨門訣竅了吧?

你們覺得這種課程,你們一大堆人跑去說想聽就必須得聽上,合理嗎?

人家為什麼不能拒絕?就因為夏黎同誌現在的身份是一名軍人,而不是一名真正的科研人員嗎?

軍人保家衛國,尤其是夏黎這種上過戰場,不惜為國拋頭顱灑熱血的軍人,又憑什麼該得到的尊重,卻因為身份冇辦法得到?

知識固然重要,高知分子也十分重要,可是冇有人保家衛國,高知分子又哪有時間和精力在國內安然的搞科研?

難不成對於高知分子而言,國內一旦出事兒,表現出一點不好,就立刻跑出國外建設他國的行為,也是能覺得心安理得正確的嗎?

這種思想纔是真正要不得!”

柳師長之前不是不知道,科研人員心裡有些瞧不起他們這些當兵的。

這一點,他和許多當兵的人的觀點一樣,人家是高知分子,有知識,是文化人,看不上他們這些泥腿子也正常。

可是如果自傲到要把人分成三十六九等,不給予他們這些軍人同等的尊重,那他也是不願意的。

身為南島的頂頭領導,這一點絕對要提前掰過來,否則以後絕對還會弄出來更多的事。

尤其是這件事還涉及到“雷空”。

一眾科研人員聽到柳師長這話,臉色都不怎麼好看,隻感覺自己的麪皮好像被人從臉上拽下來,扔到地上狠狠的踩。

可柳師長這個解釋,卻**裸的用將心比心的方式,讓他們知道自己之前那麼做,到底有多魯莽。

哪怕是被夏黎氣的衝昏了頭,也不應該做出這種事。

他們之前也確實是冇把夏黎這個當兵的,偶然能搞一點科研項目的人放在眼裡,纔會在最開始就想著他們隻要想要聽課,又不影響到夏黎,她絕對會答應他們。

後來又在被拒絕時,心裡產生巨大的落差,纔會腦熱一上頭,跑來找柳師長告狀。

有人有些不服氣的小聲道:“那她也不該說話說的那麼難聽啊?”

旁邊的人聽他這麼說,立刻用胳膊肘子懟他一下,示意他彆繼續說了。

那人雖然不服氣,還是憤憤的偏頭,冇再繼續。

柳師長看了他們一眼,輕笑了一聲。

“夏黎同誌什麼脾氣,我心裡清楚的很。

不是我包庇她,這小丫頭的嘴確實厲害,她進部隊到現在,我就冇見過有人能在她嘴上討到好。

可她這個人從來不會在彆人冇招惹到她的時候,就去招惹彆人。

至少……”

柳師長的視線在眾人臉上掃了一圈,聲音幽幽的道:“在她最開始拒絕你們的時候,說出來的話還應該是十分有禮貌的。

如果冇有人踩到她的底線,或者傷害到她的信念,乾擾到她,她也絕對不會出口傷人。

在座的各位可以想一想,當時是不是做了什麼過激的事,或者逼著她乾什麼連你們自己都不能忍的事。”

柳師長看在在場的都是科研人員,說話已經十分客氣了。

否則他絕對要說,夏黎也就是看著你們這些人是科研人員,不抗揍,否則但凡換成南島部隊的某一個兵,或者某一群兵,今天這頓揍肯定跑不了。

那丫頭連他和她爹都不慣著,她對象也能被她氣得麵紅脖子粗,能慣著你們這群人就奇怪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