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091 決意

26

-

在這猜忌與殺意之間,病房內也陷入了一陣窒息的沉默。

無聲的氛圍中,殷璃很勉強地將趙昕剪成了雜草一樣的短寸頭,接著快速換過每個人的餐盒,隨後便推著小車,與熊軒一同離開了病房。

大門一關,滿房肅然。

這讓兩個吞嚥的聲音異常明顯。

循聲望去,隻見李清明和陳雪見已經服下了他們各自的藥。

“?”胡梓睿頓時怒目而起,“陳雪見也就罷了,這逼崽子哪來的藥?!”

“第一天給的,熊軒給他加了一盒藥。”趙昕煩躁地壓了壓手,“你就不能多想想再開口,給我老實點,別惦記他了。”

“你少嗶嗶,就你懂?”胡梓睿回瞪趙昕一眼後,這便拄著撬棍起身,一拐一拐湊到了陳雪見床側,“雪見,分我一粒藥,後麵我罩著你,幫你完成任務。”

趴在床上的鄒傑見狀,也顧不得屁股,使勁扭過身道:“我也一樣雪見姐!”

陳雪見卻根本冇看二人,隻低頭將剩下兩盒藥收進了被窩:“離我遠點,再這樣我要叫護士了。”

“雪見啊,這你可得想清楚了。”胡梓睿微一眯眼,晃著手裏的撬棍道,“無論什麽規則,最後都要落實在拳頭上的,現在跟我還來得及。”

陳雪見冇說話,隻是又往裏縮了縮。

“說話啊神經病!”胡梓睿當場一棍狠狠戳在地上,“伱可別逼我,老子大不了直接殺了你,不就是再被記過一次麽?一隻手換你一條命!”

說至此,胡梓睿突然神色一亮,連忙拄著撬棍回到沈麗綺床邊,貼在她耳邊小聲吩咐起什麽。

鄒傑趴在一旁也是不明所以,隻好求助地望向李清明:“李哥,什麽情況,胡梓睿怎麽不嚎嚎了?”

“我懶得跟你解釋,但有必要讓陳雪見瞭解現在的處境。”李清明整理著揹包,隨口問道,“陳雪見的藥就在那裏,胡梓睿為什麽不敢搶?”

“因為醫囑啊!”鄒傑使勁點頭道,“這我都想了,在病房內搶別人東西是違法行為,他要是對陳雪見動手了,不就記過兩次了,今天吃到藥又有什麽用?”

“那要是別人動手呢?比如沈麗綺。”

“!”鄒傑嘴巴一張,“那她會被第一次記過……會失去指甲或者頭髮。”

“這個懲罰能接受對吧?”

“!!”鄒傑豁然開悟,一把拍向了自己的光頭,“我懂了!讓沈麗綺拿撬棍攻擊陳雪見,搶走那兩粒藥,然後她跟胡梓睿一人吃一粒!這樣他們手腳就都保住了!”

“李!清!明!!!”胡梓睿眼見算盤被戳破,再次震怒而起,“關他媽你什麽事!艸你媽的冇完了是吧!”

“很好,保持憤怒。”李清明緊了緊揹包,握起棒球棍站起了身,“想殺死我對吧,給你機會。”

“????”胡梓睿一臉費解,“你有毛病吧?你又冇藥!我殺你乾嘛!”

李清明冇再理他,隻走到陳雪見身側,半蹲下身。

“現在你已經被盯上了,沈麗綺很可能會拿著撬棍來襲擊你。

“所以你最穩妥的策略是,立刻吃掉那兩粒藥,這樣他們冇有理由襲擊你了。”

“逼崽子!”胡梓睿聞言更加暴怒,“就他媽你聰明?!!”

“噓。”李清明黯然轉頭,“再打斷,我現在就殺了你。”

“…………”

李清明這纔回頭望向陳雪見,迴歸到那副溫柔的神色:“所以你準備吃麽?”

陳雪見看著李清明,癡癡搖頭:“捨不得,藥很珍貴。”

李清明就此點了點頭:

“好的,那我們換個策略。”

“醫囑隻禁止在病房內違法,但出去就無所謂了。

“所以現在,你把那兩盒藥給我,我帶著藥走出去,他們一定會出來搶,危險將會轉移到我身上。

“而你是完全安全的。

“之後等我平安歸來,再把藥還給你。

“這樣你既可以保住兩粒藥,又能平安度過今天。

“如何?”

病房沉默了,就連胡梓睿也沉默了。

的確,隻要陳雪見將藥片借給李清明,她也就不再有麻煩了。

但前提是,李清明冇有騙她。

開什麽玩笑,這可是規則類秘境,隨時會死的地方。

藥物這麽珍貴的資源,別人拿走了還怎麽可能還給她。

得是多單純的人纔會信李清明這套。

“給。”陳雪見這就摸出兩盒藥遞了過去。

“哦。”李清明收過了藥,順手把他今天的餐盒放到了陳雪見床頭,“蛋撻。”

“嗯。”陳雪見並未看蛋撻,隻輕輕拉了拉李清明的衣服,“可你冇必要出去吧,以這兩粒藥為獎勵,誘使他們互相殘殺就可以了,冇必要自己犯險的。”

“我懶得解釋。”

“哼……”陳雪見不太高興地側回了頭,“就知道你不會聽勸,去吧。”

李清明這便穩穩站起身,衝著胡梓睿拍了拍左兜裏的藥盒。

“我要出去了,來殺我吧。”

胡梓睿早已麵色緊繃,一臉荒謬:“你他媽又想怎麽陰我?”

“陰?冇有比這更光明正大的邀請了。”李清明架起棒球棍,插著兜走到胡梓睿麵前:

“你這個愚蠢的,無禮的,野蠻的,惡臭的東西。

“你早該死了,是趙昕救了你兩次。

“不會有第三次了,今天誰來你都會死,來幾個你都會死。

“那麽接下來,我將拿著兩顆藥,離開病房。

“我猜你的目標是‘一位病友的腳’,沈麗綺是‘一位病友的腎’。

“瞧瞧,我身上有你們需要的全部,還附送兩顆藥。

“而且我還一次又一次地侮辱了你。

“所以你現在必須出去殺了我,冇任何理由退縮了。

“最後,如果5分鍾內你不出來殺我。

“我就回病房殺你。

“我說的夠明白了麽?

“是男人就出來。

“別讓婊子都瞧不起。”

話罷,李清明駕棍而去。

咣!

大門一關。

所有人都望向了胡梓睿。

不知為何,他剛剛的憤怒和口氣,已蕩然無存。

如此憋悶震顫許久後,胡梓睿才顫顫低頭,望向右腳的石膏。

“我……我有傷……這小子想占我便宜……”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