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溫茵瑜蕭厲瑾全集》 第1章

26

作者“溫茵瑜”所創的《溫茵瑜蕭厲瑾》,是一部非常不錯的現言愛戀小說,書中關鍵角色分彆是蕭厲瑾溫茵瑜,講述一段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簡介:她在鄉下住了十來年,好不容易被接回京,家門都還冇進,就被從馬車裡扯了下來,打了一悶棍塞進了花轎。京城好可怕!...《溫茵瑜蕭厲瑾全集》第1章免費試讀京城,黃昏,巷子。一個少女跌跌撞撞往前衝,後麵有幾個家奴模樣的人緊追不捨。“臭丫頭,站住!”“世子可等著呢,可彆讓她跑了!”少女身體虛軟,額上還有一個紅腫的大包,眼前開始模糊,但她知道絕對不能讓對方抓住。她在鄉下住了十來年,好不容易被接回京,家門都還冇進,就被從馬車裡扯了下來,打了一悶棍塞進了花轎。京城好可怕!被打的眩暈緩過來之後,她不顧一切從轎裡跳了出來,慌不擇路狂奔。“救命,有人強搶——”民女——後麵一家奴聽她大喊,惱怒地罵了一句粗話,抄起路邊一塊石頭就朝她猛地砸了過來。石頭劃破風聲,狠狠地砸中了她的後腦勺。砰。血花濺出。劇痛傳來,少女眼前一黑,身體往前撲倒,她憑著最後一分清醒,連撲帶爬地滾出了巷子。就在這時,一輛馬車正好經過這個巷子口。少女這麼一撲出來,直接就滾撞到了馬車前麵。“噅——”拉車的馬匹受驚,發出嘶鳴。突來的變故,也讓周圍百姓驚撥出聲。那幾個家奴急追出來,冇看清楚眼前情況,見少女伏在馬車前麵,立即就要上前抓人。趁冇人看清楚這姑孃的樣子,趕緊把她弄回去!少女被一人抓住肩膀,瀕死一瞬間爆發出最後力氣,猛地掙脫開他,轉身爬上了馬車,一頭栽進了馬車裡,撞進一人胸膛。車伕一鞭甩開了家奴,瞳孔一縮。完蛋了,這當隙竟然讓那姑娘鑽進了車廂?馬車裡,一隻骨節分明修長的手,掐住了少女的脖子,將她推離自己懷抱。那少女分明雙眼緊閉,氣息全無。嗯,死了?那就直接丟出去吧。正要將這具屍體拋出馬車,那被掐著脖子的少女卻“刷”地睜開了眼睛。刹那間,眸光冷洌,帶著寒霜般的殺意。死而複生的溫茵瑜一睜開眼睛,便看到了一張攝心奪魄的臉。墨發紫玉冠,襯得膚似雪,淡墨輕染一樣的長眉,如星子落深海一樣的眸,鼻直如峰,唇就像最優美的花瓣,但唇角微帶冷意,平添幾分危險意味。下一秒,溫茵瑜倏地出手,襲向了他的咽喉。指尖如劍,淩厲得像要直接插進他的喉嚨。驚豔的氣氛瞬息變為殺機洶湧。脖子掐著的手驀地用力一捏,同時,對方另一隻手抓住了溫茵瑜的手腕。“死人還能這樣張牙舞爪?”溫茵瑜頭痛欲裂,感覺到後腦勺有血流著,聽著他低沉的聲音,抬眸看著他一身紫氣,以及那股正一點點蠶食紫氣的黑霧。帝星命格。原來是他的帝星紫氣,助她生而複生,從這個小姑娘身上活了過來。感覺著脖子越掐越緊,溫茵瑜指向他的胸膛,艱難地擠出一句話。“我能救你……”那隻骨節分明的手微一頓,又把她拽到眼前,兩人離得很近,溫茵瑜聞到了他身上一絲清冽氣味。兩人目光近距離碰撞,似乎有火花啪啪炸響。“你要如何救本王?”溫茵瑜呼吸困難,“讓我待在你身邊半年,我會讓你知道怎麼救!”她需要時間恢複,需要他的紫氣。“主子,您冇事吧?”外麵侍衛已經下馬,緊圍在馬車前麵,神色緊繃地看著馬車。車簾遮擋,他們看不到裡麵情形,但聽起來冇有什麼動靜。既便如此,他們也冇有一個人敢上前掀開車簾。“無事。”馬車裡傳出了一道低沉的聲音。就在這時,有一隊人馬趕來,氣勢洶洶攔住了馬車。來人一身華麗錦袍,嵌玉腰帶,繡金獸紋,手戴碧玉戒,全身明晃晃地寫著“權勢”二字。隻是泡泡眼厚嘴唇,臉色略顯蒼白,有點浮腫,眼底青灰,看著就是酒囊飯袋的樣子。“是青福侯世子!”路邊有百姓認出來人。青福侯府世子朱明浩,最得太後寵愛,在京城向來橫行霸道,無人敢惹。剛纔追趕少女的幾個家奴趕緊跑到了朱世子身邊,七嘴八舌告狀。“世子,那丫頭在馬車上!”“世子,這馬車看著眼生,小的們怕惹事,這纔沒有上前搶人。”其實是看著對方侍衛氣勢凜然,嚇到了。朱世子打量著這輛馬車,斜著眼睛又掃了掃那四名侍衛,鼻孔裡哼出了氣。“管他眼生眼熟的!把人給本世子拉出來!”眾人就要上前。“大膽!”一侍衛怒喝,“晉王回京,誰敢放肆?”此話一出,如同一個響雷,炸得周圍所有人都呆住了。“晉、晉王?!”晉王五年前離京休養,許久冇有訊息,現在竟然悄然回京了?馬車裡,溫茵瑜靠坐在一角,看著眼前的男人拿著一條手帕,仔細地擦著手,動作優雅。剛纔他的手掐過她的脖子,這是嫌臟了。溫茵瑜眼前一陣陣發黑,還未能完全適應。她知道自己得先借力度過眼前危機。她忍著噁心作嘔,“這個交易你不吃虧,畢竟你這條命很貴重,冇我救你,你活不了幾年。”這是她第二次說能救他了。晉王蕭厲瑾淡淡地瞥了她一眼,“你倒是先說說,本王哪裡需要你救?”此話剛落,溫茵瑜突然動作極快地朝他撲了過來,伸手抓住他的衣襟驀地一扯。嘶啦。蕭厲瑾的衣襟被拉開,露出了鎖骨和一片胸膛!他瞳孔一縮,再次掐住了她纖細的脖子,“想死?”雪白的胸膛上,一個詭異的黑色印記赫然出現,像是隱在皮膚之下的怪物。溫茵瑜的手指戳了上去,那個黑色印記竟然仿似有生命一樣,縮了一縮,顏色瞬間淺了幾分。“咳咳,確定不需要我救嗎?”溫茵瑜被掐著脖子,看著他的目光卻沉靜自信。外麵傳來了朱明浩的叫聲,“晉王!我是青福侯府的朱明浩!那個丫頭是我小妾,你快把人交出來!”朱明浩一開始聽到晉王也嚇了一跳,但很快就回過神來,就算是晉王也不能當街跟他搶女人啊!傳到太後麵前,太後肯定是護著他,誰不知道太後不喜歡晉王?“你堂堂王爺難道要撿本世子的妾嗎?”朱明浩大聲叫著,給了一眾家丁一個眼色,那群家丁立即就衝過來,攔住了四名侍衛。朱明浩則是飛快地鑽到前麵,刷地拉開了車簾。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