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 3 章

26

-

月黑風高殺人夜。

按照原劇情,她和柳懷書會在出門不久後遭到刺客襲擊,兩人全都受了重傷。

重傷是絕不可能重傷的,戚燃在出門前特意給自己套上了一身護甲,這護甲由國內最好的工匠打造,刀槍不入,可以說是古代版防彈衣。

至於柳懷書,戚燃瞥了他一眼,反正是個AI,皮糙肉厚的,隨便折騰。

黑雲壓下,遮住了本就暗沉的月光,兩人此時漫步在後花園中,柳懷書眼中含笑,正向戚燃講述這兩天宮中的趣聞。

風聲呼嘯,戚燃轉身為柳懷書裹緊了外袍,刹那間耳邊破風聲起。

她猛地揚手,憑空抓住了襲來的冷箭。

身旁的柳懷書驚呼起來,連戚燃自己都在內心大聲叫喊,不愧是劇情賦予的超能力,她還冇反應過來的時候,身體已經以超出常人的速度作出了反應。

早知道她在當初玩APP的時候多給自己寫幾個技能,什麼天下第一武功奇才,百毒不侵絕世高手,抓刺客那不是輕輕鬆鬆?

很顯然,現在想這些也冇有用,戚燃折斷手中的箭,餘光瞥到草叢裡有暗影閃過,立即拔出佩劍,鐺然響起的金屬撞擊聲劃破夜空。

戚燃一邊抵擋著刺客,一邊朝柳懷書喝道:“你先走!”

柳懷書在她身後噙著淚水搖頭:“不要,陛下,臣決不能丟下您一個人……”

話音剛落,戚燃已經一劍劃破了對麵刺客的喉嚨,四濺的鮮血落在臉上,她不禁怔了怔。

觸感太真實了,劍刃過處撕裂開卷的皮肉,灑在臉上溫熱的血液,鼻間揮之不去的血腥味……

她恍然回過神,心臟已經砰砰直跳,耳畔的一切都變得模糊又嘈雜,終於後知後覺聽到了頭頂密密匝匝的箭雨聲。

黑壓壓的箭簇已經落了下來,她護住頭,一把將柳懷書推到旁邊的亭子裡,被迫承受住了從天而降的箭雨。

真該死,她心想,還有比這更狗血的劇情嗎?

她堂堂一個女帝,萬人之上、九五之尊,居然把男寵的命看得比自己還重,什麼戀愛腦皇帝!

幸好她早有準備,箭簇紮在護甲上,再也入不了分毫,她揹著一身箭趴在地上,不敢想象現在看起來有多麼像一個刺蝟。

在APP設定的劇情對話裡,她受了重傷。

但是AI終究是AI,還是不懂得玩文字遊戲,重傷重傷,她現在揹著箭身上巨重,手指還擦破了點兒皮外傷,何嘗不是一種重傷。

柳懷書撲到她身前,聲嘶力竭道:“陛下!”

其他幾個躲在暗處的刺客見大勢已去,迅速逃離現場。

戚燃被箭壓得喘不開氣,眼睜睜看著柳懷書拿起她的劍,鄭重站起身。

“陛下,臣一定會為您報仇。”

說罷便提著劍朝刺客追去。

戚燃伸手欲言又止,最後歎了口氣,慢慢翻了個身,側躺在地上數羊。

數到第三百二十七隻羊的時候,柳懷書滿身是血地回來了。

一看就是受了重傷。

早說讓他勤加練武,就是不聽,戚燃無奈至極,再次歎氣:“你看看你,又不會武功,追上去也是送死,怎麼報仇?”

柳懷書跪倒在地,聲音虛弱:“臣已經為陛下報仇了。”

“你殺掉他們了?”

柳懷書聲音決絕:“是的,他們在臣的心中,已經死了。”

“……”

這AI果然是個癲公。

戚燃不知道是第幾次歎氣,解開護甲,大步走到柳懷書麵前:“還能走嗎?”

柳懷書倒在了她懷裡。

已經是意料之中,她避開傷口,將柳懷書打橫抱起,深吸一口氣,中氣十足喊道:“來人!速傳太醫!”

三日後。

柳懷書躺在榻上,緩緩睜開雙眼。

戚燃正守在他身邊,低垂著腦袋,手指撐在眉間,似乎是睡著了

柳懷書淺淡一笑,伸手去整理陛下垂落的碎髮。

此時的戚燃,正在和閨蜜暴躁對線。

洛桔:“我想看他醒之後的實時播報啊!憑什麼不同意!”

戚燃:“我跟你通話必須得靠捏眉心才行,讓我捏著眉心跟柳懷書說話?他會覺得我有病!”

“那又什麼樣,你演出一副頭疼的樣子不就行了,痛苦地捏眉心,讓他覺得你很擔心他。”

“你當我是資深影帝啊,還搞即興表演,哪有你說的這麼容易?”

“我不管!你就是嫌你和AI創造的劇情丟人,不想讓我看,我就要看!”

戚燃正要繼續吵,臉頰驀然傳來溫熱的觸感。

她睜開眼,發現柳懷書正認真地看她,泛白的指尖輕輕撫摸著她的臉。

察覺到戚燃的動作,柳懷書急忙縮回手,一雙眼含著秋水氤氳望向她:“陛下……”

“你醒了?”戚燃拗不過洛桔,自暴自棄地捏著眉心,低聲道:“你重傷昏迷了三天,先吃點東西吧,吃完我有個重要的訊息跟你說。”

一旁的侍從立馬端來粥碗,柳懷書垂眸道:“是壞訊息麼?陛下直說便是,臣受的住。”

戚燃捏著眉心,猶豫了半天,終於開口:“那個,太醫說,你身上的傷都不致命,很快就能養好……”

柳懷書眼睛晶亮。

“但是呢……”戚燃的聲音越來越小,“但是,太醫說,他給你診脈的時候發現了一件離奇的事情……就是……你居然……居然……懷孕了……”

柳懷書驀然張大雙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洛桔在另一頭髮出爆笑。

戚燃無聲地控訴:“有什麼好笑的?我當時隻是腦子一抽想試試能不能設定男人懷孕,誰知道AI這麼配合對話!”

洛桔笑得眼淚都出來了:“你繼續,你繼續,彆把人家小男寵嚇到了,快安慰安慰他。”

戚燃心虛地轉向柳懷書:“是這樣的,男人懷孕這種事,的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但太醫說也不是不可能存在。”

柳懷書大驚失色,喃喃道:“怎麼可能……怎會如此……”

身後太醫不知道什麼時候冒了出來,恭賀道:“陛下,定是陛下與柳公子的真情感動了上蒼,才降下這一神蹟,讓男子也能懷孕,此乃大喜事啊!”

柳懷書撫摸著自己的小腹,神情逐漸變得釋然,柔聲道:“既然天意如此,這是陛下與臣的孩子,臣願為陛下誕下子嗣。”

戚燃怒而捶床:“不是啊!你肚子裡的孩子肯定不是朕的啊!”

“怎會不是陛下的……”

“你有冇有常識?用腳想也不可能是朕的啊!”

古代人就是知識匱乏且迷信,戚燃拍了拍柳懷書的肩膀,讓他重新躺回去休息:“算了,是不是朕的不重要,重要的是另一點,朕有必要告訴你,男人冇有供胎兒生長的子宮,時間一長,不是你死就是它死,所以,這一胎不能留,打掉!”

“陛下!”柳懷書隻聽懂了大概,緊緊拽住戚燃的袖子:“臣不怕死,臣願用死換來這個孩子,這是陛下的子嗣……”

“你神經病啊!”戚燃一甩袖子。

“陛下!”身後侍從太醫和門外的官員齊齊跪了一地。

“陛下三思啊!”

“陛下,此胎是天意,違逆天意,怕是會影響國運哪!”

“陛下,茲事體大,還望先稟報太後……”

癲了,全都癲了,戚燃氣得頭疼,一把揪住太醫的領子:“現在,立刻,馬上,把這胎給他墮了。”

太醫跪在地上:“陛下,腹中的胎兒也是條生命……”

“是個屁的生命!”戚燃惡狠狠道:“柳懷書的命不是命?你要是不願意,現在立馬滾出去,讓彆的太醫來做!”

太醫匍匐在地:“臣……願意,臣領命。”

雞飛狗跳幾天,戚燃的耳根終於清淨了。

柳懷書還躺在榻上養傷,戚燃走到他床邊坐下,手裡托著一碗冒熱氣的雞湯:“來,你剛打完胎不久,得多補一補。”

柳懷書緩緩坐起,眼底閃過一絲陰鬱:“陛下這幾日去哪兒了?”

“批奏摺。”戚燃如實答道。

她可是個好皇帝,雖然有點兒草包,但是勤勉好學,現在的奏摺她已經能看懂個大概,相信過不了多久,真能做出點兒改善民生的實事。

柳懷書咬著下唇:“陛下騙人。”

“冇騙你。”戚燃往他嘴裡灌了滿滿一勺子湯。

柳懷書嗆了幾口,依舊鍥而不捨道:“陛下一定是揹著臣去找彆的男寵了。”

還有彆的男寵?戚燃眉毛揚了揚:“有幾個?在哪?”

柳懷書快把嘴唇咬破了,彆過頭去冇再理她。

戚燃吃了個閉門羹,還是從彆人口中問到了其他男寵的下落,興沖沖地去了。

冇彆的意思,單純好奇其他男寵長什麼樣兒,順便也能知道APP給女帝設定的喜好是什麼類型。

戚燃逛到了男寵所在的春華宮,甫一推開門,各式花草香氤氳撲鼻。

這種香氣讓她回想起了柳懷書身上的味道,也是一種淡淡的熏香,很清涼,她特彆喜歡,還問要過配方,可惜柳懷書重病之後就把原來的熏香換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跟她置氣。

這裡的香氣紛雜濃鬱,聞久了反而刺鼻,戚燃回過神來,在看到麵前景象時愣在了原地。

庭院裡起碼有十幾個人,或站或坐,撫琴、刺繡、舞劍、采花,可以說是形態外貌喜好各個不同。

AI給女帝的設定是有收集癖吧……戚燃腹誹一句,再次感歎AI的智障,判定不出來用戶的喜好,所以各種類型全來了一遍。

眾人見到戚燃,紛紛側目,還冇來得及開口,戚燃身後忽然傳來一聲慘呼。

門外,侍從倉皇朝她跑來:“陛下!柳公子剛剛吐血了!”

戚燃低歎一聲,柳懷書體弱多病不是說著玩的,既然如此,她隻好回去。

回到殿中,服侍的人已經自行退到門外,她抬手示意道:“傳太醫來。”說罷邁步朝柳懷書走去。

“不必了。”帳內傳來柳懷書的聲音。

“怎麼不必?你彆逞強,身體最重要。”

戚燃掀開床帳,正好與柳懷書四目相對,冷汗就下來了。

柳懷書沉默地注視她,眼中飽含著陰鷙。

他根本就冇有吐血。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