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委托1:天使的饋贈

26

-

“向著星辰與深淵,歡迎來到冒險家協會。”凱瑟琳溫柔地歡迎每一位前往冒險家協會冒險家。

“這裡應該就是芭芭拉小姐說的地方了吧。”砂金揪著真理醫生的褲腿,避免被前來接委托的冒險家衝散。

而星期日則是因為被“知識”衝昏了頭腦,被暫時安排在教堂休息。

彆誤會,安排在教堂隻是因為他們身上完全冇有住旅店或者租房子的錢罷了。

“你好。”拉帝奧憑藉著自己健壯的身軀擠進了前排:“請問這裡可以推薦工作是嗎?”

“是的,冒險家。”凱瑟琳真誠的回答。

“這裡還有冇有什麼比較賺錢的職業?”拉帝奧從來冇有把賺錢放在過第一位,還不是為了給崽崽擦屁股,順便順理成章的把那個雞翅膀送回匹諾康尼。

“有的,冒險家。”

“這裡是隻有冒險...”

“好的,歡迎你加入冒險家協會。”

拉帝奧:...原來是用這種方法解決的嗎!

他嚴重懷疑這個負責接待的小姑娘其實是個機器人,隻能對設定的字詞作出反應。

此時砂金也好不容易擠進來了,被拉帝奧拎著衣領輕鬆抱在懷裡。

“這裡冇有彆的選擇了。”他給自己和卡卡瓦夏簽了個冒險家協會條約。

砂金:...不要隨便簽合同啊喂!

“我們還能再考慮考慮嗎?”他弱弱的問。

“我們的錢包還有的考慮嗎?”真理醫生反問。

想到因為自己揹負上的天價賠償款,砂金頓時啞口無言,乖乖簽下了合同。

二人簽完的那一刹那,凱瑟琳立刻呈上來幾張單子,上麵全都是掛在蒙德冒險家協會的委托。

“介於二位剛剛進入冒險家協會,還隻能完成最低等級的委托,隨著你們的經驗成長,可以接到價值更高的委托。”

二人同步拿起單子,仔細的尋找適合的委托。

砂金順著看下去,全都是個位數的摩拉作為委托費,好不容易看到一個兩位數的,內容卻是:

委托人:最偉大的占星術士

委托內容:家裡冇米了,幫忙帶20摩拉的米來可以嗎

委托傭金:19摩拉

我辛辛苦苦做個委托還得倒貼你1摩拉!

還有這個:

委托人:暗夜之皇女

委托內容:負擔斷罪之名的侍者喲,就如你所願,準備好陪同皇女觀測編織命運的因果之絲了嗎

奧茲:她說“需要一位冒險的夥伴”

委托傭金:0(你該慶辛本皇女選擇了你,不過,冒險的傭金倒是可以賞你)

砂金:...來冒險家協會掛委托的有一個正常人嗎?

“你看看這個。”拉帝奧遞過來一份委托,砂金接過來一看:

委托人:最愛吟遊詩人

委托內容:冒險家哥哥姐姐們好,我喜歡的吟遊詩人最近因為喝不到酒氣的內心崩潰,嗚嗚嗚嗚,好可憐啊。所以,可以讓他喝個夠嗎?謝謝冒險家哥哥姐姐們啦!

【委托完成】

委托人:最愛吟遊詩人

委托內容:冒險家哥哥姐姐們好,我喜歡的吟遊詩人最近天天喝酒,而我因為冇法聽到最愛的詩歌了氣的內心崩潰,嗚嗚嗚嗚,好可憐啊。所以,可以告訴老闆不要再讓他喝酒了嗎?謝謝冒險家哥哥姐姐們啦!

砂金:...我常因為智商太高而和他們格格不入。

“教..叔叔,這個委托,有什麼接的價值嗎?”他不解的問。

“看傭金。”

砂金看到這個委托單的傭金寫到了反麵,翻過來一看。

“100摩拉!”

這在這些委托當中已經是天文數字了,冇想到給錢最多的還得是小孩哥啊。

“接,當然可以接。”

“冒險家維裡塔斯·拉帝奧、冒險家卡卡瓦夏,你們確定要承接這份委托嗎?”

“確定。”二人異口同聲。

“這是詳細內容,完成委托後憑單子可以來這裡領取傭金,祝你們一路順利,向著星辰與深淵!”

單子上的內容也很簡潔:

地點:天使的饋贈

目標人物:天使的饋贈老闆,是一個紅長頭髮,看起來很燙的女孩子。

目標:告訴老闆不再讓吟遊詩人喝酒了

“紅色長髮,看起來很燙的女孩子...”拉帝奧沉思片刻:“這個描述,我好像有所耳聞。”

“銀河裡的純美騎士團中有這樣一位,長著鮮紅的長髮,身披銀灰色的鎧甲。他是是宇宙間獨行的騎士,也是美的守護者。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他優雅的身姿和語言中無時無刻不存在的溢美之詞。”

“我想大概就是這人吧。”

“那這麼說,這個人應該很好交流吧。”砂金對這次委托成功的信心也多了幾分。

在前往天使的饋贈之前,二人決定先去教堂看一眼星期日。畢竟拉帝奧自稱冇有完全參悟知識的力量,可能星期日一會兒就醒了,為了避免再次惹出什麼麻煩,他們還是得跟這個麻煩講清楚現在的形式。

來到蒙德大教堂,果然如他們所想,星期日已經醒來,正和在場的修女交談著他們所信仰的不同。

“星期日!”

聽到拉帝奧的聲音,星期日光速回頭,向他們奔來。

真理醫生並不想和他有過多接觸,但想著自己用知識打暈了他,還是伸出手想著緩和一下氣氛。

冇想到星期日徑直越過拉帝奧的手,將站在後麵的卡卡瓦夏抱了起來。

“有冇有想我,崽崽。”

拉帝奧:...抱歉,我突然感覺肌肉有點癢,知識的力量要溢位來了,想要活動下筋骨。

“星期日,你自稱是我的監護人,那是不是也該幫我完成一下賠償啊。”砂金衝教授眨眨眼,示意他稍安勿躁。

拉帝奧這才放下手裡拿的書。

“作為家族的話事人,我會儘全力幫助你的。”星期日點頭同意:“需要賠償多少信用點。”

“不多,也就1萬摩拉。”

“好的。”星期日正打算結算信用點,摸了兜才猛地抬起頭來,後知後覺道:“什麼是摩拉?”

“摩拉,是提瓦特大陸的通用貨幣,通行大陸的錢;是提瓦特通用的共同語言,更是誰人都能理解的貴金屬。”

教授舉著書向他走來,看得出來,他很滿意自己的知識量,尤其是說出了星期日不知道知識。

砂金:...你剛剛說的還不是芭芭拉小姐告訴我們的。

“這個我冇有,要怎麼賺取?”

“我們在冒險家協會登記,通過完成委托賺取。”

“好,我也去。”

拉帝奧口中的我們自然指的是他和卡卡瓦夏,但星期日並不這麼理解。

“匹諾康尼在你的治理下井井有條,相信你能找到更好的賺錢途徑。”砂金說道,因為他也不想和星期日同行。

“好吧,為崽崽做榜樣是我應該做到的。”這句話明晃晃的直指拉帝奧。

在兩人打起來之前,砂金拽著拉帝奧走了出去。

“教授,冇必要和他一般見識。”

拉帝奧氣消了大半,轉頭看他:“你叫我什麼?”

砂金:...糟了,叫順口了。

“我..我就是,就是覺得你拿書打人的樣子,特彆像教授,而且,那個帶著雞翅膀人不也這麼叫你嗎?”

“...”

拉帝奧審視般的看著他,直到看的砂金心裡有些發毛,這才收回視線。

“讀書人的事,怎麼能叫打人?我隻是把知識由到濃度向低濃度擴散罷了。”

“...對,你說的都對。”

砂金鬆了口氣,在這傢夥麵前偽裝真的比在賭場賭命還費勁,趕緊轉移話題去天使的饋贈。

來到天使的饋贈,大概是時間不對,裡麵隻有幾個零星的酒鬼在喝酒。這個時間,大概是通宵了。

酒保查爾斯看見兩個生麵孔進來,熱情的歡迎他們做到吧檯來:“兩位喝點什麼?”

“有什麼特色?”拉帝奧輕車熟路的拉開椅子坐下。

好傢夥教授,這麼熟練,看起來冇少去啊。砂金拉開椅子,但他的小短腿暫時還上不來,隻能由拉帝奧將他報上來。

“這位...”查爾斯看到小孩子也有些驚訝,還從未看到有帶孩子來酒吧的。

拉帝奧一抬眸就看到卡卡瓦夏很感興趣的一直盯著酒保手中的酒,再想到長大後的這傢夥菸酒不忌,酷愛賭博,頓時覺得自己應該增加一些嚴厲的教導。

“給他來杯牛奶。”

“好嘞。”

砂金用眼神控訴,但又為了不崩人設不好做的太明顯。

“叔叔,這是什麼,我可以嚐嚐嗎?”

“不可以,多喝點牛奶,長得高。”

砂金:..人身攻擊啊!

“好..我最喜歡喝

牛奶啦!”砂金咬牙切齒的說著,悶悶不樂的甩甩小短腿,不一會兒,他的牛奶就端來了。

“先生您呢?”

“無酒精的就行。”

來酒吧喝無酒精有什麼意思。

這時的砂金好像忘了自己正在酒吧喝著牛奶。

“那就嚐嚐蘋果釀吧,是這裡賣的最好的無酒精飲品了。”

查爾斯的技術很熟練,冇一會就把蘋果釀端了上來,果味十足。

拉帝奧端起來輕輕抿了一口,就放下了。

“以後少來這種地方。”

砂金一愣:這是,在對我說,而不是對卡卡瓦夏說吧。

“酒精會麻痹你的神經,在酒裡獲得的並不是快樂,而是被掩蓋的痛苦。”說著,他又喝了一口:“以後如果有人灌你酒,可以來找我。”

砂金心下一動,不知為什麼,他突然就有些嫉妒現在的自己,可以獲得那麼溫柔的對待。

如果,他是說如果,將奴隸買回去的拉帝奧,而不是奧斯瓦爾多施耐德的話,情況又會怎麼樣呢?

隻可惜,冇有如果。

砂金的思路很快就被查爾斯的話打斷了:

“這位先生的話,好像我們老爺說的啊。”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